旧约故事第8合集…约瑟一哭相逢触旧痛

“我以主耶和华为我的避难所,好叫我述说你一切的作为。” (诗73: 28)‬

24.约一哭相逢触旧痛

Image result for “我以主耶和华为我的避难所,好叫我述说你一切的作为。”  (诗73: 28)‬

 

“我以主耶和华为我的避所,好叫我述你一切的作。”  (73: 28)  

正如瑟所言,埃及七年丰收。瑟命人遍地建粮仓储粮。他名声起,埃及除法老之外,无人不臣服。瑟做事却兢兢业业,深知是神在抬他。七年内,他埃及的妻子他生下两子,拿西(意忘苦),次子以法(意)。  

七个灾年接踵而至,天下大旱,尼河水几近枯竭,遍地赤野,庄稼收。百姓家中的余粮不到两年尽被吃磬,都而向政府求粮。瑟有条不紊,徐徐开仓卖粮,国很快充盈。  

瑟命令各地百姓到当地官府购买,既可保持秩序,又便于筹。只是国外求粮的必须亲自到首都拜见约瑟,既算,避免贪污,又控制出口总额  那天瑟正坐在府内理文,差役传报府外有从迦南来的外国人求粮。

瑟命差役到府后找到相关翻人一起进见。片刻后,十个中年男人恐低头进来,风尘仆仆,都是牧人打扮,领头的五十多,花白胡,他走近后一匍匐叩拜,瑟用希伯来求粮。  

二十年不然响起。那个瞬瑟的胸膛如隆冬湖上的冰面猛然被巨石透;心如同平静的河水突然掉下崖,瞬停止,之狂跳。那音瞬把他回二十年前那个午后,令他几乎要跳起跑掉。额头冒汗,白,双眼黑,短后回到现实,看到地上十人都俯首叩拜,旁的翻开始口

瑟再定睛看跪在地上的十人,本能的恐惧被冷静后的怒代替,他真的是二十年不的哥哥,他真的是欲他而后快,无情他到埃及,他生不如死十三年的哥哥  二十年前的梦今天真的应验了,他真的跪拜他。

神啊,今天一切你二十年前就告了我。二十年了,苦令我早衰枯萎,满脸沧桑,他们认不出我来了。他也都老了,鬓发斑白,满脸风霜,眼背弯,但心地是否也更加残忍?弟弟便雅悯为什么没有前来,道他付我一把他也害了  

想到弟弟不知生死,瑟用埃及厉声哥哥们说:“你声称来自迦南,来此粮,但我看你鬼鬼祟祟,分明是趁着埃及大旱,以名,察看埃及虚的探子!”  十个兄弟面面相 ,急忙解:“我不是探子,是十个兄弟,因家干旱,老父派我来埃及粮,以免我几十口家人活活饿死。”  父亲还活着?!他怎么不提弟弟?

继续呵斥他:“敢狡?你分明是看虚的探子!”  “大人,我真的不是探子,我是十二个兄弟。只是一个弟弟早逝,另一个弟弟被老父留在身。”  弟弟真的活着?或,他像当年人一用脱身之

瑟高声喝到:“你果然是探子,刚刚说兄弟十人,在又十二人。你只能一人回去,如果不把你弟弟来,如果不眼看到,你九人必然永被困在此,必然至死不得脱身。但是在,来人啊,把他们统统关到牢房中去。”  三天后,瑟再把哥哥提到府上。他因失眠而面容憔悴,二十年前的苦楚如突至的暴雨一样袭击他的内心。

他声音嘶哥哥们说:“我敬畏上帝,不敢为难。我如果只一人回去,你的家人必被饿死。

今天我放你九人回去,只扣留一人,这样下次必须带的弟弟我,我才会兄弟团圆,一起回家。”  十个兄弟叩瑟,彼此议论

大哥便们说:“今天我遭此厄,全是因当年我们对弟弟瑟痛下毒手。他苦苦哀求我放他,你居然狠心不听。我不要害他,可是你不听我,趁我不在了他。他必定死的极其悲惨。

今天这报应终到我们头上了。”  瑟听到里,离座而起,走到外面无人之,无声泣。然后他擦干泪水,强迫自己平静,再整理衣冠,命人把十个哥哥的粮袋装,再把他每人来的金放在粮食上面,扎好口袋。

然后他回到府上坐好,一言不,打量哥哥。哥哥看他眼睛通,吓得面如土色,以为约瑟改主意要,都伏在地上。片刻后,瑟打破沉寂,指着二哥西,大声道:“来人啊,把其中个一凶相,诡诈的探子起来,押到牢房中去。你再把其他九人出去,把外面装的粮袋放在他驴车上,速速离开埃及。”  完,拂袖而起,大步离开,再也没有回看哥哥一眼。     

 

25.二哭兄弟泯恩仇  …

 

Related image

 

“深哉,上帝的丰富、智慧和知! 他的判断何其难测! 他的踪迹何其难寻!” (11:33 )   

十个兄弟又来了,次他们带来了弟弟便雅  上次回的粮食吃完了,天下是大旱,了活下去,他只有来到埃及再次粮,也是了再次觐见埃及宰相,中的西  在瑟的府外,他们诚恐的等待召

却被一个官吏离官府,来到宰相的家邸。他面面相,上次到宰相仍心有余悸,二哥西缅还在牢中,怎么公事不,却去宰相家里?道要把我一网打尽,用家法私下严惩?他不敢多想,赶着驴车上麻袋里装着家的土特

又一路和路的管家着好,看他眼色,跟着了宰相豪的官邸。  官邸内绿树鸟鸣花香,院落别致,池塘添幽,仿佛世外桃源,完全没有外面干旱的影子。

埃及的家奴看到他是外国人,又是他最憎的牧人打扮,都鄙夷的看他,捏着鼻子开。他更加惶恐,却被主管领进一个饭厅内早一字排开了几餐桌,椅子依次好。主管仆人把拉到后院吃料,又一手,另几个仆人带过来大半年不的二哥西。他虽然彼此惊喜,却不敢说话,只有以目示意。主管又十一个兄弟洗,洗脚。  

一切忙完,正是晌午光,日光垂射,庭院内却绿荫依旧。

主管出去了,饭厅内只剩下兄弟十一人,他垂手而立,屏气凝神,心中忐忑,等待宰相露面。  静寂中,宰相威凛凛,抬脚饭厅,十一兄弟状,全部俯伏在地,低。他拿出家乡带来的乳香,蜂蜜,果等土特,双手奉献宰相。

又拿出双倍的粮,急切解道:  “我主啊,求你相信我上次真的是要粮食。我后来到了住宿的地方,打开粮袋,发现各人的在自己的袋子里,子的分量一点不少。

不知道是子放在袋里的。在我们亲手把它回来,又了足够的子来粮食。”  瑟听完没有答,示意管家拿走礼物和子,又低看地上跪拜的十一个兄弟,二十年了,第一次这样近的看他,近在咫尺,却仿佛梦中一恍惚。他保持平静,用埃及话问候他:“你的父,就是你的那位老人家平安?他?”  十一人再次俯首下拜:“您的仆人,也即我的父,他平安,健在。”  

瑟低定睛看弟弟便雅,二十年前分别不到十的孩子,今天却是表堂堂的青年了。当年的分离以只是小别,却做梦也想不到二十年后会这样重逢。弟弟神色正常,看来哥哥没有为难他。瑟强住内心的激到:“你向我所的最小的弟弟就是?是的?我儿啊,愿上帝你!”  便雅,和瑟四目相接。

那个瞬间约瑟仿佛从弟弟上看到了母活着慈怜的目光,也仿佛看到了二十年不的父息。

那个瞬瑟仿佛再次看到了自己经历的种种磨。他转头对管家:“入座”,完快步走了出去。  

紧闭双唇,走一个自己的房,关上房门,支撑不住,倒在床上痛哭,又怕外人听,就捂住双,努力咬住下唇,却涕泗横,全身不可抑制的抖。片刻后他克制住自己,努力平复下来,擦干眼泪,洗净脸,整理好衣服,深深的呼吸,慢步走出,回到饭厅

饭厅内管家已经让十一个兄弟坐好,围绕一排桌子,按照瑟早上的吩咐,从至幼排列。瑟独坐在上首的一个桌子前,看着十个哥哥和弟弟拘但融洽的吃。当年他何曾这样安静融洽的一起吃顿饭啊。  

管家根据瑟安排,命仆人端上一道道丰盛的酒肉菜,每次却便雅五倍多的量,其他十个兄弟却一同仁。瑟暗中察,没有看到哥哥们对弟弟有任何异的眼神。他稍微放心,却更加念千里之外的老父

算着,有五年干旱,到父,必把他接到埃及,而那之前,必先把弟弟留在埃及,这样再想法速速把父来,就没有后了。

十个哥哥,尽管你不知道我是瑟,我却仁至尽的款待你,我因敬畏上帝不会复你,明早就送你回去迦南,估今生再也不会相这顿饭,算是行,也是永别吧。  这样想好了,拿起酒杯来,向十一个兄弟敬酒。

也赶拿起酒杯酒。瑟放下酒杯,心情也稍松起来。他个眼色,主管走到近前。瑟在他耳边轻轻的吩咐了几件事情。  瑟的哥哥却没有想到,几句吩咐,因上帝的介入,永的影响了他的一生,也影响了人类史。    

 

26.三哭往事付泪中  …

Image result for ( 创‬ ‭49:8  )‬

 “犹大啊,你的兄弟必美你, 你的手必掐住仇颈项,你父的儿子要向你下拜。权杖必不离犹大,治者的杖必不离他两脚之,直等细罗来到,万民都要归顺他。” (  49:8  )  

太阳没有升起,空气清新,十一个弟兄坐在驴车上,向着方的家乡扬鞭而去。经过大半年,他聚了,来了沉甸甸的粮食,西从牢中出来了,小弟便雅也平安的来又平安的回去了,家中的老父如果知道这样好的果,肯定要放心的笑了。  想到家中的老父和妻儿,再扭看着沉甸甸的粮袋,他不由自主的笑了。

昨天做梦也没有想到被埃及宰相到家中吃午,起初他担心害怕,每口都吃的战战兢兢。但吃到最后宰相也没有难为,反而是不断家里的情况,尤其是老父。他虽然   不解,但也没有多想。吃完,管家已把后院吃驴车上,上他们带来的空空的粮袋已被装得鼓鼓当当。他宰相,辞别出来。  没有想到第二次粮会这样顺利。管家甚至嘱咐他今早就离开。起了个大早,趁着凉快,他出了城门,上了官路,路上只有他驴车,西方高大的金字塔也渐远了。这样走下去,十天半月就可以回家了。  清晨的安静突然被打破,背后有急促的蹄声来。

头张望,看到了皇家用的高头马车而来,卷起漫天土。他驴车赶到官道旁给马车让路。  马车迅即赶到,却在他们驴车停下来。他兄弟正在纳闷,宰相的管家已从马车上下来,昨天温和的笑脸变成威的怒容:  “宰相昨天盛情款待你,你居然趁人不偷了宰相祭祀用的杯!你怎么行出如此事?”  兄弟面面相,没有想到管家会如此冤枉他

分辨到:“大人怎么能这样讲呢?我千里迢迢来到粮,第一次粮的子不知何放在了我的口袋里面。我们这次把那笔子都一起来了,又怎么会偷宰相的金杯或者杯呢?我断断没有偷。”  管家依旧怒容面:“你不知道宰相可以知未来?他差我前来追赶你道会冤枉你们吗?”  “大人,你既然如此,就搜好了,你若在我任何人的上搜到杯,就当场杀死他,我其余兄弟也情愿做宰相的奴隶。”  

 “就这样办,不我在那里找到杯子就抓他奴隶,你其他兄弟可以安然回家。”完,管家朝手下使个眼色。手下人开始搜老大,先是搜身,再打开粮食口袋,却没有找到杯子。他依次搜下去,直到第十个兄弟,都是一个果,没有杯子。兄弟着眼色,等他搜完小弟便雅,就可以重新上路了。  

便雅的粮袋被打开了,主管手伸粮食里,抓了几下,突然从里面拿出沾杯。

他大声:“果然你。来人啊,把起来,拉回中。你其他人,走吧。”  十一个兄弟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目瞪口呆。便雅最先打破沉寂,大哭道:“哥哥,我真的没有偷杯。主管大人,我是清白的。”  哥哥也流下眼泪,他因痛苦而撕裂衣服,仰天长叹主管:“我情愿随着弟弟一起回去奴。”  

日近中午了,完公事,却没有离开官府回家吃,他在等着主管回来。昨天他招待十一个兄弟,悄悄告主管把杯埋在便雅的粮袋中,好依把他“抓”回来,先兄弟聚,再接老父亲团圆  

果不其然,主管一行人回来了。瑟看到便雅先是大喜,看到十个哥哥又大惊。他怎么也一起跟着回来了?正想着,主管着便雅走上堂来,他十一个兄弟扑通一起跪下,满脸,一言不状,故作忿怒到:“你们为何行此事?你可以逃掉不知我可以知未来!”  

听到宰相的斥,四哥犹大抬起来,看看小弟便雅,想到自己死去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又想到来前和老父的交托,他主意打定,对约到:“我主,事已至此,我如何自清白?是神在惩罚先前的罪。

我主,既然你在我弟弟粮袋中找到杯,我所有兄弟甘心做你的奴隶。”  完流下泪。瑟又是一惊,急忙到:“我断不会如此行事!藏了杯子,就作我的奴隶。

至于你,可以平安回到你那里去。”  犹大近前,对约:“我主,求你允我再多一句,不要震怒。个小弟是我父年老所得,生下他后他母就死了,他的哥哥后来也死了。我父为怀念死去的妻子和儿子,把弟弟日留在身,他的老命在是和在一起了。次我们带他来,  老父万分不舍,只是因您定要他,老父才放他前来。

我来前老父担保一定会弟弟平安回家,否我担当一切后果。如今,弟弟如果不能回到父那里,白发苍苍的他定会悲悲惨惨下到阴去了。在,求你把我留下,我弟弟奴。让这人和他哥哥一起回家吧。”  

看着四哥犹大悲苦的表情,瑟仿佛看到自己二十年前苦苦哀求哥哥。想到二十年不的父独自在家苦等,想到死去的母和自己独自在埃及奴的辛酸,瑟再也把持不住,未等翻开口翻,他大声左右:“你紧统统退下去!”  人刚刚退下,瑟看着自己的兄弟,放声大哭:“我就是瑟!”  哭声震天,震惊了殿内外的埃及人。   

 

27.雅各全家赴埃及  …

Image result for “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因为他听了我恳求的声音。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他就得帮助。” (诗‬ ‭28:6 )

“耶和当称的,因他听了我求的声音。耶和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他就得帮助。” ( 28:6 )  

一百三十的雅各像孩子一笑了。三十多年了,他第一次开心的笑了。  三十多年前妻子拉儿去世后,他得不苟言笑,二十多年前瑟“死去”后,他更是少言寡。痛苦中,他只有向神倾诉,三十年来神却一言不

怀疑神是否因他的罪撤回了祖父的应许,或者因此抛弃了他的全家。苦接踵而至,似乎是他的报应。女儿被强奸,妻早逝,大儿子与母通奸,老二老三残暴屠城,老四和儿媳乱瑟突然死去,利也撒手而,只留下他苟延残喘。神啊,你我祖的应许过去二百多年了,我仍然没有成大族,仍然没有土地,甚至生存都成问题,不得不两次派儿子到埃及粮。  

,十一个儿子居然都好好的回来了。西和便雅居然一起回来了。

居然坐着埃及的马车驴队回来了,居然穿着埃及的服装,满载着埃及的粮食和特回来了。  雅各看平安回来,惊喜交加,看到他白白胖胖身穿新衣却困惑不解。他十个兄弟一起跪下,雅各:“父请宽恕孩儿的不孝不

瑟弟弟没有死,他活着。他在是埃及的宰相!”  雅各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瑟被野咬死已二十三年了,怎么会活着?!听着儿子流泪的悔和详细的描述在埃及生的一切,雅各死去的心慢慢活回来了。孩儿啊,你们这些年害苦了我,也害苦了瑟。

可是,不管怎瑟他居然活着!  雅各咧开没有牙的嘴,抖着雪白的胡,像孩子一的笑了:“居然是真的!我儿活着!我要趁着我没死,赶到埃及去他。”  “父,弟弟瑟告,我要全家一起搬到埃及去定居,因为饥有五年才会去。还说,法老应许把最好的土地划分居住。”  

雅各的心沉了下,我么老了要再次离开迦南?我一子不都是在搬家?迦南不是神应许给我祖我父和我的后裔的?我一旦离开了,能再活着回来?神啊,你的应许如何实现  儿子看到父犹豫,:“弟弟和我重逢后,这样嘱咐我:你不要因把我到埃及而怨恨自己。

上帝借你的手差我先到里,是在世上存留余种,拯救你,保全你的性命。这样看来,我到里来的不是你,而是上帝。”  听到里,雅各突然想到瑟小候做的异梦。

梦今天真的应验了。神啊,你没有忘我全家,今天的一切,你早有预备。雅各儿子们说:“既然如此,一起到埃及去找瑟,全家团圆吧。”  一家人就那起行了,雅各着66个子和他眷,向着埃及出。走了两天后他停在别示巴夜。别示巴是离开迦南前的最后一个大城。

当年祖父伯拉罕曾住在里,父以撒也曾里打井放牧。在星光下,雅各流在井怀念死去的父,也献祭神,将羊羔在篝火上,抬看烟袅袅消逝在夜幕中,追自己在片土地上飘荡月,也数算神在自己的各种祝福。 

 “雅各!雅各!”  “神啊,我在里。” 沉思中,雅各听到了神的声音。三十多年后,神再次说话  “我是上帝,你父的神。不要害怕到埃及去,我必使你在那里成大族。我要和你同去埃及,也必定你回归这里。瑟必要手合上你的眼睛。”  星光下,雅各俯身下拜,老泪淌下,滴落在干涸的土地上。别了,别示巴,别了迦南,神啊,感你,我虽然不能眼看你的应许成就之日,但我的儿必然能够重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