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6合集...神助雅各见兄长

“ 我们压力重重,却没有崩溃;心里困惑焦虑,却不绝望; 遭受迫害,却没有被遗弃;被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林后 ‭4: 9)

17.神助雅各   

重重,却没有崩;心里困惑焦,却不望; 遭受迫害,却没有被弃;被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林后 4: 9)

黑暗中有人扣住雅各的肩膀。雅各大惊,猛然转过身来,星光下看到一个身材高大,面色朗俊的男子。凭着直雅各知道那是神派来的天使。

天使突然扣着自己双肩,道他知道自己有半夜逃跑的打算是要告自己如何付哥哥?那天使却不说话,只是紧紧扣着雅各双臂,力,试图把雅各掀翻在地。

困惑的雅各本能反制,也上前抱住天使后腰,使其不得力,却也没有能力攻,只有在僵持中强的保自己不被摔倒。

野中他就那僵持着,如同两座石雕。雅各汗水大滴滴下,感力气几乎耗尽,但他仍持。河水不急不慢的哗哗流着,繁星却渐渐隐去,出曙光。雅各却似乎忘了一切,忘带领四百勇士前来的以,忘了河岸的妻子儿女,忘了身处绝境无可施的自己。

天使却要完成前来的使命,他要碎雅各的奸略。僵持中,天使出一只手,扣住雅各大腿,往外一旋,各崩一声,将雅各的大腿骨从大腿里脱臼出来。雅各瞬失去平衡,疼痛使他失声大叫,如房屋崩塌坐在地。但在地上他仍然抱住天使的大腿,不其脱身。我去吧,因天亮了。

你需要你哥哥去了。” 天使俯看着雅各。“你不祝福我,我就不你走。”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雅各。” “你以后不要再叫雅各了,你要叫以色列(意),因你跟上帝和人角力都得了。” “告我你叫什么?” 雅各仍然不放手。“什么你要知道我的名字呢?”天使完,祝福了雅各,然后离开。

阳升了起来,雅各瘸着腿渡河。等候在河的利和拉切尔看到丈夫来,焦的神色稍微安定下来。因通宵未睡,他双眼布,眼神却没有了昨天的焦躁。半夜不,他似乎消瘦了不少,花白的头发湿漉漉油腻腻的沾满尘土,右腿一瘸一拐,手里撑着牧羊杖慢前行。雅各把妻儿分成三,最前面两个使女和四个孩子,中是利和她六个儿子,最后是拉切尔和她儿子瑟。安排妥当后,雅各走在最前面,妻儿跟随自己。

升高了,野上起移柱,向北移。以扫带领四百壮士,前来迎接弟弟雅各。他昨天遇到了九牛羊,每队领头的仆人都重复一句:“些是你仆人雅各要送他主人以的礼物,他自己就跟在后面。” 每次听到这样,就像春天的河水冲刷他冷藏了二十年的恨之冰。起初冰块坚硬如,那二十年的恨他何曾忘怀,否他怎会带领四百壮前来。但二十年后,人未曾相,弟弟居然九次把慷慨大礼送自己。是自己太睚眦必

弟弟逃亡在外二十年付出的代价不大?母去世前念念不忘的不是弟弟?母入葬弟弟却毫不知情,不足以人慨叹吗这样想着,以一行走近了雅博河畔。他抬头观看,有一个须发花白的瘸腿男人独自走在路上,行速慢。以加快脚步走近,出来是二十年不的弟弟雅各。雅各也出了哥哥,他站在原地,附身下拜,拜七次。

看到弟弟风尘仆仆满脸倦容,看到二十年霜在他上留下的桑刻痕,看到他卑微地附身下拜,不由悲情满怀,泪水然流下。他快跑上前,抱住附身在土中的弟弟的颈项,扶他起来,放声大哭。

雅各也涕泗横流,身体因激而站立不,二十年了,手足之情因自己当年的狡于一旦。二十年后的重逢居然这样令人唏嘘不已。

神在二十年,却是始在自己最无助伸出援手。良久之后,两人情绪渐渐平复,雅各把身后的妻儿引。以扫请雅各回到自己的属地西珥。雅各却:“我主知道孩子们还小,而且我要照料正在哺乳的牛羊,如果整天赶路,牛羊会累死。

倒不如我主先走,我迁就牲畜和孩子慢慢走,我在西珥与我主会合。”以听了也有道理,就自己带领壮士原路返回了。

雅各站在原地,看着哥哥一行人向南走。他沉吟半晌,把所有仆人召集在一起,合成一,命令大家向西而行,渡南北流向的旦河,再跨山谷,继续向西,入迦南地,回到他二十年前逃跑途径的城邦示。他在示的城外扎下来。

雅各没有想到,他虽然积虑摆脱了哥哥以患,示个陌生城邦,却有一个巨大的灾横亘在雅各面前。        

 

18.兄弟示剑报深仇  … 

 

Image result for “说谎言的,你必灭绝; 好流人血弄诡诈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诗 ‭5: 6‬ )

 

说谎言的,你必灭绝; 好流人血弄诡诈的,都耶和所憎。( 5: 6 )

,是座古城,也是人名,意石肩,因城外西各有一座大山,如同双肩。它地交通要道,直到今天仍然繁。南通迦南,北达加利利,东处约旦,西,是家必争之地、也是商之途。

雅各带领妻儿和仆人,来到城外,看到里人来人往,流不,看到了商机,牧养的牛羊肯定会很快转换成金,就在城外扎下来,花了一百块银子从当地的首的父那里下一土地,作自己的地,并在那里打了一口井。后人称雅各井,历时四千年,保留至今。

那日,雅各的十个儿子清早外出牧羊,篷内只剩下雅各和两个妻子,并最亲爱的幼子瑟和独女蒂娜。瑟性格像爸爸雅各,喜室内独,不喜外出放牧。雅各因为约瑟最小,又是拉尔的独子,就宠爱他。

蒂娜是利所生,年方豆,秀眉目,身材婀娜。因家里有11个兄弟,却没有一个姐妹,她自幼学会了自己玩耍,慢慢形成了温安静的性格。那日哥哥都出去放牧了,篷内安静下来。

她走到外面,向示城内望,看到街道上熙熙攘攘,男男女女各色服,走来走去。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面,看得眼睛直,就央求妈妈带城看热闹亚暂停下剪羊毛的作,看看可的女儿,又朝城内望去,轻叹口气,叫来一个女仆,带领蒂娜城,并反复嘱咐她前一定要回来。

蒂娜开心的答着,一路笑着跑走了,女仆在后面跟着去了。正午了,雅各正在篷外将羊毛打捆,突然那城的女仆惊慌失措跑来,她黄,头发凌乱,眼含泪水,扑通跪在雅各面前,哇的大哭起来。

雅各看她,心中异,惊:“蒂娜呢?” “她,她,她在街上,被城内的首,强行把她走了,我一路跟,示把她拖自己家里,把我推倒在外。

我在外面听蒂娜的惨叫。她,她被示了。呜呜...”刹那,雅各的胸膛如被茅刺透,他口却痛苦地不能声。久后他勉强用平静的声音:“蒂娜人呢?”被示剑锁在家里。他家兵丁众多。我只有跑回来告事。”    

 

19.南途中丧爱妻  …  

Related image

“你必预备的心,也必耳听他的祈求 。” ( 10: 17 )

雅各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如同陌生人。他眼睛冒着野般的怒火,上肌肉因复仇的快感而扭曲,手中的利凝着血,身沾满鲜血,散着血腥之气。

从小到大不是跟着自己放牧牛羊,不是一直苦但平静的田园生活,不是从没有见过残暴?怎么他体内可以爆出如此可怕的性!他怎么不和任何人商量,就全城的人下了如此毒手?

神啊,你什么允如此重负压我肩?是我的罪孽太多?你什么我陷入如此境?是我咎由自取?你看,我北是舅舅,刚刚逃离了他二十年的榨。

南是哥哥,或许对我余恨未消。我周全是异族,他很快会听到今天示被屠,肯定会剿我们这些老弱孺。

神啊,你早先弄瘸了我的大腿,可是今天即使我像年人可以逃命,我能往哪里逃呢?即使我如今可以逃命,我也断然不会,因我心的妻拉怀有身孕,我绝对不会弃她而去。

第二天凌晨,当雅各独自在篷内祈祷,神雅各:“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你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从前你逃避你哥哥以候,向你显现的那一位。” 雅各走出篷,向南望去,几十里外是伯特利。

几十年前,自己匆匆逃到那里,在星空下,在梦中看到神站在天梯之上。自己祭奠的枕之石还竖立在那里?自己当初许过的愿今天不是被神成就了?当初我不是应许“我必定以耶和做我的神”? 神啊,你是我祖我父的神,也是我的神。

我不应该为钱财在示多年,果孩子受到里的宗教影响,我女儿召来厄运,也百姓来横,更是忘了你要我回到父家的命令。神啊,求你重新带领我。雅各召来所有家人,们说: “你要除去你外族人的神像,你要洁自己,更的衣服。 我要起程,上伯特利去;我要在那里神筑一座祭,他就是在我遭患允我的呼求,在我所行的路上与我同行的那一位。”

儿子看着父亲严肃色,服的摘下了耳和身上挂着的各神像,交雅各。一家人在晨光中启程了,雅各尔坐在最平骆驼之上,因她身孕已重。示却令她紧张异常,胎格外繁,逃离的路上她一直叫丈夫守在自己身,因她害怕突然有伏兵追

她先前随着丈夫两次被追赶,已如惊弓之。周的城邑却没有人追,因神把兢之心放在他心中。伯特利到了,仍然是一片野,夜晚的星空和几十年前一样灿烂。雅各到了自己起的枕之石,他重新躺在旁平整的巨石之上,仿佛回到当初的夜晚。

星空下,神再次向雅各显现: “你的名原是雅各, 但以后不要再叫雅各, 以色列才是你的名。”神又重复当年雅各的应许:“我是全能的神, 你要繁衍增多, 必有一国和众国从你而生, 又必有很多君王从你而出。

赐给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地, 我要赐给你, 我也要把赐给你的后裔。”是啊,父所在之地是伯利恒,是希伯,是别示巴,那里是自己生之地,我要回

况且妻子拉尔随临产了,不能逗留在野无人之,一定要赶到一个城邑。雅各再次启程,向南而行。中午分,伯利恒的城清晰可了,坐在骆驼上的拉尔突然痛苦的呻吟起来,雅各看到她坐着的地方一片濡湿,知道是羊水破了。

上停下车队,叫搭起临时帐篷,接生的女佣扶拉去。雅各守在篷外面,听到妻子痛苦的呻吟。时间如漏,日头渐渐西,妻子的呻吟声却渐渐低落。雅各不知是好是坏,内心焦急,却毫无法。

突然,接生婆大声叫到:“不要害怕,你又生了一个儿子。” 雅各听到了儿的哭声,他赶紧进篷里去。白,头发被汗水打湿,身下的褥子已渗透血。她美的眼睛因虚弱而眼神散,怜地望着丈夫,仿佛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在井遇到他。

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再陪着他走下去了,夜晚也不能再温柔的体他了。她看着雅各怀中的儿,轻轻:“我哀之子。” 再看下丈夫,永远闭上了美的眼睛。雅各大声哀哭,他从来没有这样痛哭,将来也不再会。他心的拉尔早早的离开他而去了,他的思念一直深藏在心,临终前才再次提到。

他看着怀中的腹子,看到了拉尔的眼睛和面容。雅各在痛中得到了安慰,透泪水,轻轻的叫他:“便雅” (意我右臂之子)雅各抬望天,神祈祷:“神啊,我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我儿子中只有几个刚刚成年,有一些只会牧羊的仆人。我怎么能把自己的女儿救出来呢?耻辱我又如何忍受呢?” 雅各环顾四周,利和拉尔坐在地上,已哭成泪人。他急派一个仆人跑去把牧羊的儿子叫回来。

偏西了,雅各的十个儿子与父一起坐在篷内。他为愤懑青,咬牙关,却一言不。他面坐着刚刚赶来的哈抹和儿子示。哈抹雅各:“我儿示剑爱慕你家女儿,求你将她嫁我儿妻。你家众子与我的女儿也可以彼此通婚。同住吧!看,地都在

面前,你只管在此居住,做买卖产业。”父亲刚刚说完,示接着:“但愿我在你眼前蒙恩,你向我要什么,我必

任凭向我要多重的聘金和礼物,我必照你;只要把蒂娜妻。”雅各仍沉吟不。沉静中,雅各的二子西突然平静道:“你若想娶我妹妹,只有一个条件, 你和全城内所有男丁必行割礼。

把我妹妹嫁不行割礼的民族,是我们绝不可忍受的耻辱。”西缅语落,三子利未也嗓音洪亮的道:“你只有这样做,我才会和你通婚,我财产就如同你自己的一

如果你不行割礼,我只有着我的妹妹离开里。”雅各仍然没有说话,他其他儿子却一起响。示听了,和父会意对视,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利,先把蒂娜霸占了,他当然不敢怎。却没有想到只要行个简单的割礼,他全家的牛羊也会慢慢落入自己囊中。

忍住微笑,异口同声答第二天即全城行割礼。第二天,蒂娜仍然被困在示家中,被他蹂。在傍晚雅各听到了确切消息,示全城内的男丁果然都行了割礼。

第三天,示城内异常安静,街上不一个男人。第四天清晨,城内更加静寂,男人下身仍然一片血,躺在床上,女人已被脾气作的男人使的精疲力尽。

雅各几天来心力交瘁,心疼女儿却无可施,只有在心中默默祷告。他天早晨因疲累,稍晚走出篷。日两杆之高,他不由向示望去,那里有他四天未的女儿。

篷,他看到二子西和三子利未向他跑来,他各手提长剑,全身如被血雨泼过,散血腥之气,他身后是憔悴的蒂娜。雅各大惊,两个儿子:“你如何这样?蒂娜如何在里?”“我把全城的男人全了!活!活凌辱我妹妹。

兄弟两个趁着他行完割礼身体虚弱,今天一大早到城内,从示起,挨家挨杀绝了所有男丁。以此报应行!”雅各听了,不由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