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57合集…亡民异乡遇真神

“洞悉人心的上帝知道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是照着上帝的旨意替圣徒祈祷。” ( 罗 8:27 )  

159.亡民异遇真神  …

“洞悉人心的上帝知道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是照着上帝的旨意替圣徒祈祷。” ( 罗 8:27 )  

因苟安而沦丧,或因失醒? 

假先知哈拿尼雅言,犹大在两年之后要战胜巴比果两个月后暴亡。听见这事的人倒也不以意。西底迦王继续我行我素,祭司照常腐,假先知们继续拿好话唬弄百姓钱财,百姓也就无需悔改,照常跪拜假神。  

次年夏,一个傍晚,巴比境内的迦巴河畔,水声潺潺,芳草萋萋,一群被的犹太人来到河,女人打水做作了一天的男人们则枯坐在河岸上,望着流逝的河水呆。被后,五个夏天去了,些曾族、王公、官、富、祭司、,曾在耶路撒冷光无限的人,却落成奴隶,在异国他乡终作,直至死去。  

起初,耶路撒冷令他有切肤之痛,常在梦中重回故土,突然惊醒后又忘身在何,家人是他活下去的支点。可是,去年耶利米先知捎来的信们彻望了。

七十年啊,七十年后他的子才有可能重新回到耶路撒冷。而代人呢,就只有死后埋在的命运了。  

望中,他不后悔呢?在耶和惩罚之前,他幸自己暗中的孽一次次从天网逃脱。次数太多、日子太久之后,他不以神真的不以然。可是,灾难终于降,如脱不了的梦罩住他

们终于明白,神先前的沉默不是默,而是在耐心等待他悔改。  

可是,等明白一切都太晚了。失去的,再也不能挽回。他虽然活着,可是已被神抛弃,再也不能回到圣殿敬拜耶和  夕阳之下,迦巴河水潺潺南逝,河呆坐的男人之中有一祭司,名叫以西刚过而立之年。因血气方,就更加痛悔,当年耶利米先知在圣殿谴责祭司的画面,一遍遍在他中回,那他虽然听明白了,却没有悔改。于悔改了,可是已太晚了。  

忽然,一从北刮来,卷起遮天蔽日的土,男人从沉思中惊醒,叫起老婆孩子,一起钻进的房屋中去了。以西心情郁气坐在原,很快被浓雾土吞没。  突然,土之中噼啪作响。以西循声望,只一片巨云如同着火一般,从天外来,将周照的如同白昼。那巨云渐渐飞近,中心闪烁的光亮如同出鞘的宝样夺目。  

以西其光,正要眼,忽然看到从那云光中出四个活物,如同炽热的火炭光,它在奇特:每个活物各朝一方,各有四翅膀,两翅膀振翅行,两翅膀静止住身体;每个活物都有四面孔,分别狮脸、牛鹰脸。它们联合成一体行,各朝一方望,并不转头行起来随心所欲,快如闪电

下面又有飞轮,随着他一起移。它们飞行之,有火苗在它不断升  以西心知看到了异像,忐忑不安,那四个活物得更近,以西看到其上有一个洁白如冰雪的天穹,晶莹闪烁。天穹之上有一宝石宝座,宝座之上有一人形,由彩虹环绕,上身如熔炉中的金属目,下身如升的火焰璀璨。  

是神的荣耀!以西不敢再看,俯身于地,惶恐不安。  宝座上的声音:“人子以西啊,你站起来,听我说话。我派你去那悖逆的以色列人中,他至今仍背叛我,但不听不听,你都要把我的,好叫他知道神的先知始在他。” 

 “神啊,你要我告什么呢?”  一只手伸向以西,那手中拿着一本打开的卷,卷的两面写了哀息、悲痛的  “人子啊,你要把得到的吃下去,吃下这书卷,然后去向以色列人传讲。”   

 

160.先知失睡街  …

上帝手使用街艺术 “候快到了,其就是在,真正敬拜父的,要用心灵按真理敬拜祂,因找的正是这样敬拜祂的人。” (  4:23 )  

巴比,迦巴,初夏的微吹起,以西步履跚,眉头紧锁,回到同胞

四个天使宝石宝座走了,以西沉浸在看到的异象中。

神的荣耀居然会离开耶路撒冷的圣殿,居然会蒙羞的流民显现,不但如此,神居然委任自己做先知:  “人子啊,我立你做以色列人的守望者,你要把我告。”  告什么呢?道要告们书上写的那些哀痛之词吗些亡国奴想听哀痛之词吗  

七天后,神却差遣以西往巴比腹地的平原而去,那里有更多的被之民。平原之上,以西再次看到异象,和七天前在迦巴看到的一模一。神不再叫他用醒人,而要他做身体力行的先知,用自己的苦痛指示人那将要来的灾  巴比的平原上,人开始注意一个奇怪男人的举动

他半裸上身,披,左卧在街头尘土之中,身边竖着一块烧出的城,上面依稀画着耶路撒冷的城,他又用泥捏出攻城的各样营垒和器具,晒干后在城的四,自己像个元帅调度攻城的部,将泥移来移去,如同千要冲城去。

开始不解其意,就由,他却不说话,只是身而卧,着地上的城和四周的泥块发愣流下眼泪。  

们纷纷打听人来,有认识他的,前是圣殿里的祭司,名叫以西刚刚三十,不久前在迦巴边见到了异象,低思考了七天后,离开了妻子,自己来到平原上犹太人的聚集地,开始做莫名其妙的事情。  于是好奇的人越来越多,都要来到他旁看个究竟,慢慢有老者看出究竟,莫不是耶路撒冷要再次被?犹大不是已臣服于巴比?不是有人先后两次被到巴比伦吗有第三次?  

众人吃惊的是,他每天吃一的食物,每天早晚两次,定从地上爬起来,从身一个袋子里取出二两粮磨的粉,色黄褐,和土几乎无异,用水和成面糊,用手拍成一,然后用地上的干牛生火,再把面烤在火上烘熟,急撩撩的吃了,再喝下一碗水。吃喝完了,他便重新左卧在地,重复先前所  

不解其意,道耶路撒冷被困吃喝西?一天去,一周去,一月去,他每天重复着同的日子,仅仅不同的,是他日消瘦下去,头发越来越身的土随着汗水干,像甲糊在身上。甚至狗都要开他走路了。  

整整一年去了,人们渐渐对他失去兴趣,也渐渐了,以这辈子到死都会这样。再一个月去,他突然不再朝左卧,而是调转身体,朝右卧。“你的左胳膊于麻了?”

有人笑着他。他却仍然弄着地上的城和泥。那城一年多去,一次次被泥块击打,竟然没有了棱角。  

再四十天去,以西突然站立起来,本来漠不关心的人眼前一惊,重新聚拢过看。只他形容枯槁,好像从坟墓中爬出的没有透的骷须发如从泥塘中拖出来晾干的麻。

他因久不行走,步,似有千言万,却口无言。

他的眼睛却依旧明亮,看着周的同胞,心中似有汹涌的海浪,于冲破他眼眶的堤,泪水涌了出来。  他走出人群,不一又回来,手中拿着一把快刀,人一惊,下意退后几步,圈子更大了,以西一手拿刀,一手扯直头发,将头发齐根割断,放在脚前,直到割下所有头发。依,他又割下所有的胡 

 众人屏气看,只他把割下的须发摆齐,再分做三份。他把一份用火着了,放在城之内,又把一份砍碎了,撒在城四周,最后一份,他像扔麦秸一,一缕缕抛在空中,落在人脚前,又很快被吹到远处这样做完,以西走出人群,低离开。

  “喂,你这样一年多,就这样走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有人他。  以西环顾众人,他的舌被神住,直到日期足。他没法说话,但他多么盼望些人也能听到神他心中言啊:  “就是耶路撒冷!我安置她在万邦之中,被列国环绕,但她背我的律法,拒我的典章。

她作甚于列国,我必向她施行空前后的惩罚。因你用可憎的偶像和行玷我的圣所,我凭我的永恒起誓,我必毫不留情地除你

三分之一的人要死于 荒瘟疫,三分之一的人要死于刀下,我必把其余的三分之一分散到各地各方,并拔刀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