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56合集…三人火中遇神子

“明亮的晨星、黎明之子啊,你怎么从天上坠落下来?你曾想,‘我要升到天上,把自己的宝座设在上帝的众星之上,使自己与至高者同等。’ 可是,你必坠入阴间,掉进死亡的深坑。”  ( 赛 14:12-15 ) 

156.三人火中遇神子  

“明亮的晨星、黎明之子啊,你怎么从天上坠落下来?你曾想,‘我要升到天上,把自己的宝座设在上帝的众星之上,使自己与至高者同等。’ 可是,你必坠入阴间,掉进死亡的深坑。”  ( 赛 14:12-15 ) 

火中的神迹  巴比城外,杜拉平原如一巨大而平整的展在大地之上

毯的中心,有棋案,案上的方格被五彩缤纷的色彩填

初夏的,斑的色彩便如湖面上的漪,慢慢散开去。  身穿彩服的各族百姓,从一大早就集合到了里,站立在划定的区域,不敢稍,如同只会喘气的木偶,都齐齐着前方高台上的尼布甲尼撒王,和他身后一座高大的塑像。

那塑像被布蒙着,蒙布随猎猎作响,下面的塑像便如同活物,更着高深莫   王在宝座上如同睡着了,一,双眼却如站在山上吃后的猎鹰,俯着山下唾手可得的物。率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莫非王臣。天下已定,当之急是要巴比的王朝世世代代昌盛下去,直至子子孙孙。既然上帝借着那个但以理把神的奥秘启示出来了,那就巴比不但做金,也做金身吧。谁说天意不可?天意既已知,命运当然可以靠自己改  

想到里,王将目光收回,转头看宝座高台下的一个巨大火窑。那火窑已被的通,如巨从地下伸出头颅开巨口,射着熊熊火舌。

几十个士兵站在上口,往里不住填充着燃料。王站在王座的宰相点示意,时间到了。  丞相向前,走到高台外,伸出双掌,向下按。台下几十万的会众齐齐挺直了腰杆,如同地上的庄稼突然蹿高了一寸,每个人的表情都严肃起来。

不知道等待的刻是什么,但知道那个刻要来了。 

 “各族各邦的子民啊,你们侧耳听,眼看,天下有比我王更加英明的?天下有比吾巴比更加昌盛的国度?如果有,你指出来吧!”  宰相洪亮的声音在台下众人的耳中穿梭:“一切道是出于偶然?我们难道不谢护佑我的神明

看,我英明的尼布甲尼撒王们竖起了多么宏的神像!”  宰相猛然回头转身,望向那高大的塑像。众人的目光追随望去。抖的蒙布拉突然被从下砍断,蒙布徐徐滑下,如一片巨大的云片落地。

一道金光倏忽起,仿佛落下的云片扯破了天幕,从幕后流出璀璨的金液。无人敢惊呼,但每人都下意开嘴巴,又被金光刺得眯起眼睛。一座通体的金像立在天地之  

“看到神像的你有福了!”宰相的声音再次响起,人仿佛从浅梦中被惊醒,目光却却仍然流在金像的精美细节上。“你们认真听好了,奏乐马上就要响起,王有令:曲一旦响起,所有人上下跪,朝金像叩拜,既表明你的虔,又恩蒙神的庇。若有不跪不拜者,会立刻被扔进这火窑之中,以做戒。”  

每个人都似乎感到了烈焰的灼,他每根神绷紧起来,恐怕紧张而失。寂静中,曲突然响起,整个平原上如同一片庄稼被突然砍平,众人刷刷跪倒,地上升缭绕土。警的士兵着。  

突然有人大叫:“里有三人没有下跪!”  人的心狂跳起来,恐怕自己被拎了出去,他不敢望,眼睛的余光看到三人被推着登上高台,来到王前。  

居然有人公然挑衅王尊,尼布甲尼撒被怒火燃的眼睛几乎失明,却依然看到了三人犹太族的相,原来他是但以理的友,刚刚被提拔巴比省的部  “你们为什么不朝金像跪拜呢?”  “王啊,我唯独敬拜造天地万物的真神耶和,祂禁止我跪拜任何偶像。” 

 “道你不怕那熊熊的烈火?你的耶和能救你免于不死?”  “王啊,我无需此回答你,我若真被扔火窑,我所事奉的上帝必从你手中搭救我

即或不然,王啊,你要明白,我也不会祭拜你立的金像。”  烈怒使王暂时。片刻后,王身,宰相大吼:“将那火窑烧热至平的七倍!再把他去!”  

火窑的门被关小了,木柴被塞底槽,箱被用力扯起来。火苗如舞的眼蛇要逃出蛇穴。六个强壮的士早将三人放倒在地,捆住手脚,再每两人抬起一人,走到火窑旁,等门被打开,好把三人扔窑内。 

 火窑内的火可遁,如无数只火蛇彼此吞咬。宰相看火几乎要将火窑爆裂,赶命人将火门打开。火如岩从火山口射出来,六个士来不及惨叫,就被烈火罩住,向前扑倒,死在窑口,他手中的三人一跌入窑内。士兵尸体的焦糊味慢慢升起,尼布甲尼撒的怒火随之也慢慢消逝,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着看火中的静。  

突然,他从王座上起来,着宰相大叫:”我们刚才捆住扔火窑的不是三个犹太人?我怎么看到他居然活着,在火中走来走去。不但如此,有第四个人陪伴他相如同神的儿子!”  

宰相和众臣都看到了火中走的四人,不由呆若木色惨白。尼布甲尼撒强作静,走到窑下面大喊:“至高上帝的仆人沙得拉,米煞,伯尼歌,出来吧,到里来吧。”   

但以理的三个朋友从火中走出来,他的衣服没有糊味,头发没有焦,皮肤没有烧红  尼布甲尼撒心中升起恐惧之情,他身,面台下的会众,出了肺腑之言:“三人敬拜的上帝当受称!祂差遣天使拯救那些信靠祂的仆人。三人无王命,宁死也不供奉祭拜其他神明。在我下令:不何民何邦何族,若毁谤沙得拉,米煞,伯尼歌的上帝,必被碎尸万段,他的家必沦为废墟,因没有别的神明能这样施行拯救。” 

 

157.病入膏肓犹大衰   …

言可以延一个国家的衰亡 “耶和华说话了,你要留心听,不可傲慢。” ( 耶 13:15 )  

尼布甲尼撒如一,率领军队再次西征。  自从做完那个金头银身的异梦后,他先是起金像,以立国威,又恐怕埃及是取代巴比身,于是连续三年征伐埃及。

最后一年,他长驱直入,越河,已看到远处的金字塔了。可是,他的宿,埃及法老尼哥,不但没有溃败,反而如眼蛇被逼蛇穴前出致命反,巴比伦军队四散逃命,一路逃回巴比  一晃三年去了。

三年来,令尼布甲尼撒切齿的,不是埃及那条眼蛇,因它只剩在蛇穴附近桓的余力。令尼布甲尼撒切齿的,是小小的犹大居然见风使舵,在三年前就投靠了埃及,不再巴比伦进贡次,尼布甲尼撒再次出兵,他要直逼耶路撒冷,生擒那个背信弃雅敬王。  

耶路撒冷城被包了,城内沸沸扬扬,巴力神庙里挤满了占卜的百姓。各的先知来到了圣殿院内,等着人们给几个后,再大声言。

  “百姓啊,昨晚耶和的异梦到我。你不要惊慌恐惧,耶和必像曾经驱述人一样驱些巴比人,因耶和必不们沦入外邦人的手中。”  着的听众神色稍,但仍心有余悸,就另找一个先知,再交上几个小继续听类似的安慰。  

人群中突然响起尖厉的喊声:“耶和华说:那些本像牧人照羊群一的人有了!因残害散我的子民。到那些先知,我的心破碎,我的骨头颤抖,好像不酒力的醉里到是拜偶像之人,他用权力。我没有差遣些先知,他却妄自行,我没有们说话,他却乱发预言。”  

大惊,循声望去,看到人群中一个枯瘦的中年人仍在大声呼喊:“耶和华说:看啊,我要付那些假先知,他们谎称我托梦,并四,用弥天大把我的子民引入歧途。其我并没有差遣他,也没有委派他,他们对我的子民毫无益是耶和华说的。”  先前的先知面露怒色,慢慢人身。有人:“你是呢?耶和明明有启示了,道耶和华对你有什么别的启示?” 

 “你不可再有耶和的启示,因把自己的当成祂的启示,曲解你永活的上帝万之耶和。所以耶和华说,你我的警告,宣称有我的启示,我必底忘,把我赐给的城邑抛弃。我要使你蒙羞受辱、臭万年。”  

众先知色一五彩斑,无人敢回应说话。寂静中,有个百姓怯怯道:“那耶和怎么启示你城的福呢?”  “耶和如此:我必摧毁这城,它的痍必令路人惊惧、嗤笑。我必使你人的困之下陷入境,吃儿女和友的肉。看啊,灾必降在城及其周的村庄,因们顽固不化,不肯听我的。”  

众人震恐。突然,有人在人群外面喝道:“不是那个被雅敬王追的耶利米?你不是藏起来逃命去了?怎么又有胆子到里大放厥惑人心?”  人们纷纷让路,来人是圣殿的管祭司巴施哈,身后跟了一群当班祭司。

巴施哈冷冷住耶利米,转头对身后的祭司们说:“我狠狠掌嘴,叫他胡!”  亮的耳光响起,耶利米不再说话,抬望天。巴施哈再吩咐道:“把他捆到便雅门那里去夜。

等我禀报给王,等王置他。”  雅敬王却不再有精力分心事,他惧交加,没等尼布甲尼撒破城,就一病不起,很快死去,年三十六,做王十一年,至死没有向耶和悔罪。其子雅斤位,年十八  尼布甲尼撒继续围城,三月后,雅斤开城投降。

尼布甲尼撒直入圣殿,见识了但以理每日清早朝着里祷告的耶和圣殿,拿走了所门四百年前打造的金器和各宝物。他还掳走了雅斤和他母及妃,并众臣,有勇士和各种能工巧匠,共一万人。  

众多被的英俊中,有一个二十的年祭司,名叫以西。巴比并没有像八年前待但以理一样优些祭司,而是将他们锁在人群中。这样,耶路撒冷留下的只是些老弱病残,包括耶利米。  尼布甲尼撒离开前,立了雅敬的弟弟西底迦做傀儡王,年二十一。犹大重新做了巴比的附庸。  

一日,耶利米来到凋敝的圣殿,犹大的前途哀哭。突然他看到两筐无花果放在神的殿上。一筐肥美嫩,另一筐腐臭难闻  神耶利米:“耶利米啊,你看什么?  “无花果。好的甜美,坏的透。神啊,是什么意思呢?”

 

158.真假先知  …

相互矛盾的教的? “上帝就是非不辨,去相信那些虚假的言, 使一切不相信真理、反喜的人都被定罪。”(  帖后 2:11-12 )  

巴比河畔的犹大人聚集了起来,等着与祖国来的大使相些亡国奴被后,在城中各处为巴比人做苦工,他流泪思念家,却不知今生是否期。

次祖国的人来了,虽然是品来朝拜尼布甲尼撒王,但也准与他  在巴比的陪同下,两位大使来了,与众人默默流泪抱,又把众人关心的家近况一一告。最初的激平息下来后,众人落座,大使拿出一封信,信是耶利米写的,由西底迦王授权,尼布甲尼撒王已目,并同意大使众人。

安静下来,大使清晰的声音念道:  “以色列的上帝,万之耶和所有从耶路撒冷被到巴比的人:你要建造房屋,耕种田园,娶妻生子,并子女娶妻夫,使他生儿育女,好在那里人丁兴旺,不致人口减少。你所住的城市求福祉,向耶和祷告,因的福祉有于那城的福祉。”  

里安静的如同夜晚的湖面,只有大使的声音如雨滴落下。  “耶和华说:你到巴比七十年期后,我要眷,成就我的应许,把你们带回家园。 我本意不是要降祸给,而是要,使你们对未来充希望。那,你必呼求向我祷告,我也必垂听。 你们寻求我,就必寻见。我必在流放之地招聚你回到故土。

是耶和华说的。”  房内响起惊愕后的息。七十年,算有回家的盼望,可是自己却看不到那一天了,只能死在异国他  “以色列的上帝、万之耶和华说:不要被你的先知和占卜者欺,不要听信他做的梦。他以我的名义对们说言,其我并没有差遣他

到耶路撒冷留下的余民,万之耶和华这样说:他得不能吃的无花果,我要使他们饱争、荒和瘟疫之灾,以致天下万国都惊惧不已。我曾屡次差遣我的众先知去警告他,他却始悖逆不听。“  

内再次安静下来,国内的余民有什么原因不悔改道他承受的灾难还不够多?虽然不解,他却接受了上帝借耶利米出的言,并与大使垂泪道别。  

犹大王西底迦做王第四年,耶路撒冷休养生息,慢慢又恢复了生机,但圣殿更加凋敝,巴力神庙的香火反而更加兴旺。一批先知却开始活在圣殿,言巴比很快就要亡。  

这样一日,一个叫哈拿尼雅的先知来到圣殿,周聚集了一群百姓,大声言道:“以色列的上帝、万之耶和华说:我必折断巴比王奴役你。两年之内,我必把尼布甲尼撒从耶和殿中到巴比的器皿取回来,我也必把犹大王雅敬之子雅斤和其他被之人回来!”  

人群中响起一阵欢呼。哈拿尼雅面露喜色,正要继续说下去,忽有一人走上殿,披,脖子上着一个木,如拉磨的驴头,大声道:“以色列的上帝、万之耶和如此:我用大能的臂膀造了大地和其上的人类和万物,我想把大地赐给谁赐给谁在,我要把你的国家交我的仆人尼布甲尼撒,田野的走也要他管

不要听信些假先知人的言,什么被的器皿很快就要从巴比运回来了。你不可听信他言,而要臣服于巴比王,以便存活。何必使沦为废墟呢?”  

众人大惊,有人出是耶利米,几年去,头发灰白,形容更加枯槁。哈拿尼雅大笑,走近耶利米,从他脖子上摘下木,高高起,摔在石上,木两段。哈拿尼雅厉声:“耶利米,你个只会说丧的家伙,口吧。耶和如此:两年之内,我要照折断尼布甲尼撒加在列国上的,正如地上的木轭这般。”  众人再次大叫,鄙夷的看耶利米。耶利米不再说话,低离开。  

几日后,耶利米找到哈拿尼雅,:“哈拿尼雅,听着!耶和并没有派你来,你却使些民众相信你的谎话。因此,耶和华说:我要把你从世上除掉,你今年必死,因你背叛了耶和

哈拿尼雅听了,仍然哈哈大笑,不置一  两个月后,初秋,哈拿尼雅暴疾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