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55合集…梦的解析

“若有人夸耀,就让他夸耀自己认识我是耶和华,知道我喜欢在地上凭慈爱,公平和正义行事。这是耶和华说的。” ( 耶 9:24 )  

154.梦的解析

“若有人夸耀,就让他夸耀自己认识我是耶和华,知道我喜欢在地上凭慈爱,公平和正义行事。这是耶和华说的。” ( 耶 9:24 )  

梦的解析春天来了幼拉底河水被岸郁郁葱葱的绿草染成湛色,平的流巴比市中心

流而下的游船上坐着王公和贵妇们隐约的笑声从雕花窗口出,随春一路南下。

河道两边渐渐挤满高大的塔形建筑,格各异却落有致。船上的人怡然欣着城内的景,却不知道城内的人也悠然将游船看成了景的点  

着,越河岸,向绿色城堡一的空中花园的密林深处飞去。在巴比的角楼之上,一个年人在朝西的窗户边祷告完后,站起身来,凭窗向西眺望,开的巴比城之外,绿色的原野尽,是起伏的群山,和天的云朵和在一起,如同走空中。

山的那是耶路撒冷,却只能在梦中到。  他口气,回身,向房中的桌走去。他的三个朋友也刚刚祷告完,正坐回等他入座。

桌上开着一卷,他们过去几天反复了几次,却是不明白其中一些的意思。这书是有人从犹大偷偷来的,由先知耶利米口述,被他的弟子巴

原稿被犹大王雅敬了。耶利米和巴逃避开雅敬的追,又将神的启示一字不差重新写下来,从此被抄写传读,一路流到巴比 

 “我要把你的国家交我的仆人巴比王尼布甲尼撒,田野的走也要他管。整片土地要得荒凉可怕,他要臣服于巴比王七十年。”

其中一人念到里停下,抬头问仍然站着的年人:“但以理,你怎看,道我掠到巴比伦还不够道整个犹大都要于巴比之手?”  那站立的男子也坐下,思考片刻后:“我从犹大王到巴比,只有几十人,被巴比训练做他的官吏,或是耶和等犹大悔改的警告吧。从耶利米先知的言来看,犹大却不会悔改,直至亡国。

虽然我不知道天何,但肯定再也不能回到祖国了。”  

四人一,都望着窗外的飞鸟发呆。另外一人将卷翻到后面,指着一,念道:“我要赐给合我心意的牧人,用知与智慧牧养你

在地上繁衍昌盛的候,人不会再提及耶和柜,不会再把它放在心上,不会再感到需要它,也不会再造一个。是耶和华说的。”  他停下,不解地自道:“几句什么意思呢?耶和柜是我与神立的凭,放在我圣殿的至圣所内,被天使保。合神心意的牧人牧养我之日,耶和怎么要我不再提及柜呢?牧人何才能拯救我亡国后的百姓呢?”  四人再次陷入沉思,却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又翻看别文。

门突然开了,巴比王的护卫长亚略大步走。他看着四人,面露色,口中的好似溪水被巨石堵住,等起伏的胸口平息后,道:“尼布甲尼撒王刚刚,全国所有的智者、士、巫今日要全部入,等明日一早全部押赴刑无赦。

属于智者,也在被之列。你一下,跟我走吧。”  空气在四人的胸腔内瞬凝固了。自被后,他略相已三年有余,以往相都是以礼相待,怎么今日突然就是死刑的消息。  

沉默中,但以理站起身,对亚略躬身道:“请问,王因何要死国内的智者士和巫呢?我自从入未做冒犯王的事情。”  略眼中闪过歉意,他回头让身后的士到门外警,然后走近桌,低声:“是因王昨晚做了一个噩梦。他今早醒来,心神不宁,就叫来中的士和巫,叫他们为他解梦。” 

 “是他解出梦的意思惹王震怒?”  “不是。是王不告自己做了什么梦,而是要他不但出梦的内容,要解出梦的意思。” 

 “除了神,能做到个呢?”   “今早的也是这样回答王的。王听了震怒,叫人上把那几个士拉出去凌了。之后,王余怒未消,发谕旨要死全国的智者士和巫。我因此奉命前来。几位收拾一下,跟我走吧。” 

 “可否限拘捕之日到明早?我信奉的耶和在今晚会将王的梦启示我。” 但以理平的声音里透露出几分定。  

略狐疑的打量但以理。他素知他四人每日清早朝着耶路撒冷向耶和虔敬的祷告,也见识过在王面前答如流各钻问题。可是这样解梦,世上怎么可能有人做的到呢?但是,出于尊敬,他决定给这四人一个机会。  “但以理,你随我入宫见王,求延期解梦。王若可,你可保命活到明日。”   

 

155.奇石碎金成高山  …

人不屈不地要改天意 “世界,和其上一切的私欲,都要去,但遵从神旨意的人,要永远长存。翰一  

晨光越过宫檐,投射到高大厚的湛宫墙,但以理跟着护卫长亚略走巴比

宫墙上整排列着各的金色浮雕,仿佛一醒来,要从上的阴影中跳而出,扑向行人。  但以理却无暇欣赏这恢弘的皇建筑。

他随着略跨门,向尼布甲尼撒的政殿走去。生死攸关的上到了,昨晚,他和三个朋友在略走后,跪在一起向耶和祷告,求神将尼布甲尼撒做的梦和梦的含启示出来。

在夜深人静,但以理眼前出异象,如同白日做梦一栩栩如生,眼目睹了尼布甲尼撒前晚所做之梦。神又向但以理启示了梦的含   

所以天一早,但以理就叫人去找略,好随他觐见尼布甲尼撒王。  宝座内的尼布甲尼撒看着略身后的但以理走殿内,不由欠身打量他。

四海之内,他已踏平所有国家,述,了埃及,住了南部的波斯。巴比疆域辽阔,境内无虞,他却被前晚的怪梦搞得心神不宁,已经连续两晚辗转难眠。败敌容易,解梦却于登天。脚下的个犹大俘怎么可能知道梦的内容呢? “

你能将我做的梦和梦的意思告?” 王声音低沉,如死神在阴鼓面。  但以理躬身,:“天下没有任何智者、士或巫可以解答王所的奥秘,但天上的上帝却能揭开任何奥秘。王啊,你在床上所梦之事,是事关将来的奥秘,揭开奥秘的上帝已把将来的事指示你。祂又将此梦启示我,以此王知道梦的意思和王的心事。并不是因我智慧人。” 

 “你且先把我做的梦出来吧。” 王似乎不耐了。  “王啊,你梦一个高大宏、极其明亮的雕像站在你面前,相貌可怕,有金的的胸和臂,的肚腹和大腿,的小腿,和半半泥的脚。你正在看,一非人手出的石突然来,打在塑像半半泥的脚上,那双脚被粉碎。

、泥、、金也随即粉,犹如夏天麦上的糠秕,被吹得无影无踪。但打碎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整个大地。”  王的面色惨白,如同覆上一寒霜,他眼睛圆睁,如同再次看到那个梦境,又仿佛在喃喃自:“你怎么知道梦!我正是看到了些!”  “王,就是梦的内容。在我再王解梦。 王啊,你是万王之王,天上的上帝已将国度、权柄、能力和尊荣赐给你,也将居住在各地的世人、走禽交在你手中,你管理,你就是那金

在你之后,必有另一国兴起,不及你的国强大,即那的。之后,将要治天下的第三国,是的。再接着,的第四国,能垮打碎列国,正如垮打碎一切。”  “那半半泥的双脚呢?”  “你看半泥的脚和脚趾,表示那将是一个分裂的国,虽然它必有一般的力量。半半泥的脚趾表示那国必半强半弱。你看见铁和泥混在一起,表示那国的民族彼此混通婚,却不能团结,正如和泥无法混合。”  

王的渐渐红润起来,自己在上帝眼中居然是世界上最强悍的王。

浓须下似乎有了笑意:“那来的石又做何解?”  “你看非人手出的石打碎泥、、金,表示在以上列王治的候,天上的上帝必立一国,它永不亡,外族无法其政权,它却要垮消列国,并且永远长存。就是王所做之梦和梦的含梦是真的,解是可靠的,因为伟大的上帝已把将来之事先告了王。”  殿内如同吹,大臣中的寒蝉,不敢稍,恐怕引起尼布甲尼撒的注意。但以理目不睛,看着王座中的王。

缓缓从宝座中起身,走下殿,来到但以理面,俯身下拜,再起身,大声道:“你的上帝真是万神之神,万王之主,奥秘的开启者。靠着祂,你居然能揭开个奥秘。”  但以理依然平静地:“完全是神大能的作。祂熟知深奥之事,洞悉暗中情,有光与祂同住。”  

王于是赐给但以理供物和香料等重礼物,又拜他做巴比的省,又管理全国的智者,留在在中做官。巴比向王提起和他一起祷告的三个朋友。王就拜他做巴比的不同部,管理具体事  但以理拜后回去了。尼布甲尼撒仍旧坐在王座内,浮想翩。

耶和居然把祂的奥秘向自己透露出来,巴比居然是世无双的金个金多久才会被胸取代呢?怎才能巴比煌世世代代昌盛下去?  他沉思着,冥想着。突然,一道火花闪过他的海,他从宝座中立起身来,大臣询问到:“我有多少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