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54合集…先知预言险丧命

“你要省察且明白,背弃你的上帝耶和华、不敬畏我是多么邪恶、痛苦。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耶 2:19 ) 

151.先知险丧命  

“你要省察且明白,背弃你的上帝耶和华、不敬畏我是多么邪恶、痛苦。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耶 2:19 ) 

什么宁愿抱灾也不改弦易 

 “你居然把耶和的殿当成贼窝?”  圣殿门口的喧本来如春雨洒落湖面,瞬却被冬寒冻结,人静默下来,转头寻找声音来,看到一人背殿门,正朝着涌入的百姓大声喊。他穿着洗得褪色的祭司袍服,白皙的面容不三十上下,因脸颊额头上冒出微的汗珠。

  “你是?在里干什么?” 于,围观的百姓中有者打断人,大声质问。人流如溪水在里堵住了,渐渐汇成一个水潭。人们纷纷,响应长者的诘问  “我是希勒迦的儿子,名叫耶利米,来自便雅境内拿突,是那里的一位祭司。神在十八年前呼召我,做祂的先知。  

人群中爆议论如水星到滚的油面。他这样纪轻轻,就号称做神的先知十八年!也他嫌在下做祭司太乏味,门跑到圣殿来人了?  

“喂,耶利米,神有什么要你告我什么等我的新王雅敬刚刚登基,你才有话说?”  围观的人都笑了。

他被在中,如投入水中的一,人群离开他五六步,像一圈圈水,向外漾开去。 

 “万之耶和如此:你要改自新,我便里安居。你不要相信那言,反复:‘我了,因是耶和的殿,是耶和的殿,是耶和的殿。’”  又一个怒的声音响起:“你下佬,哪里知道我们该敬拜耶和?你看不到我穿着新衣着祭物,圣殿也被先王西一新?”

  “倘若你真的改自新了,就应该彼此公平相待,不再欺外地人和孤儿寡,不再滥杀无辜,也不再跪拜其他神明。倘若如此,耶和在此安居乐业

然而,你竟相信那些空洞的言,一偷盗、谋杀、通奸、起假誓、向巴力献祭,一来到圣殿,站在神面前自我安慰,重复那言,自己平安妥了,然后继续去干那些可憎之事。”  一时间没人说话。如果上反,就等于承自己被中了。沉默中,于有阴沉的声音:“你不要胡言乱。我们现在好好的被埃及保着,日子在安得很。” 

 “耶和如此:你们为什么忽忽西去呢?你投奔埃及必蒙羞辱,就像从前投奔述一。我的所作所一再提出警告,你却充耳不;我呼,你却不回。因此,我要像付示样对付你的殿,付我赐给的土地。我要把你从我面前赶走,好像从前赶走你的弟兄以法人一。”  

们骚动起来,更多的人聚拢过来,如虫扑向盛夏之夜的灯。他如湍急的河流遇到路的岩石,咬牙关,圆睁双目,出的怒气几乎一个火星就可引燃爆炸。

个无名小,竟敢在圣殿门口,亡国之言。不但是羞辱众人,更是亵渎上帝。  人向他去,如群冲向沙浅的。耶利米看到周围丛林般鼓起的拳,面露惧色,双手抱上眼睛。突然,圈外有人喊:“祭司和先知来了。”  人群开了一个窄,如有巨水面,水花又上合,喧沉寂下来。

首的祭司身穿乳白的袍服,上下打量耶利米后,冷冷道:“派你到里胡言乱!” 

 “我是耶和的先知,耶和要我到百姓说话....”  的一声,祭祀身后一个先知地跳出来,狠狠扇了耶利米一耳光:“谁说你是耶和的先知?我怎么不认识你?” 有人在人群外围惦起脚尖,喊着:“抓住个放肆的家伙,我见过他在耶路撒冷的街上说过类似的

怎能与耶路撒冷相比,耶和柜不正在圣殿里面?”  众人的拳重新舞起来。祭司与先知以目示意,身后的几个班祭司上前几步,扭住耶利米的胳膊,按住他的脖,推着他迈圣殿的南门,一路向圣殿前院走去。身后的众人跟随着,如大拖曳出的水  

几个人却从圣殿的门那里大步走来,大声喊道:“你先且住手!里因何乱?” 领头的祭司和先知止步,扭向左看。

来人是王的几个近臣,首的是沙番的儿子希甘。十四年前,希甘曾眼看到女先知勒坦先王西亚发出同言。今日,当有人告他圣殿外有人出亡国,他不由一怔,于是匆匆赶来。  

领头的祭司对亚希甘:“死!因刚刚听到了,他城要被毁灭。”  

耶利米起脖子,抬头对众人:“你们刚才听言都是耶和差我的。你要改邪正,听从耶和这样祂必施怜,取消本来要降的灾。”  祭司,先知和众人不再说话,都定睛看希甘。

希甘沉吟片刻后,祭司和先知们说:“人不死,因他是奉耶和的名们说话。先王希西迦政期,有个先知弥迦了类似的言,但先王敬畏上帝,并没有死弥迦,反而百姓悔改。于是耶和的灾没有到他。你留下人在里,各自离开吧。”  耶利米站在原地,如重新被放入水中的,大口喘着粗气,残霜般的恐惧留在上。他看着希甘,不知所措。希甘上前,:“你跟我来。

才你差点命了。你道不知道,一个叫的先知因了同言,被王追,把他从埃及抓回来掉。”从那之后,希甘便把耶利米当作朋友。 

 

152.师徒撰书发预言  …

你曾错过这些最后的警告 “要洗去你内心的邪这样你才能得救。你心怀恶念要到何呢?”( 耶 4:14 )  秋风飒飒,在院子角落卷起枯黄的无花果落叶。虽然只是午后,昏暗的室内却点燃了油灯。  耶利米坐在床沿,定定望着方逶迤的山岭,仿

微的声音,不时缓慢又清晰地出几句。一个年人坐在床凳子上,低耶利米的口述。他叫巴,是耶利米的弟子。 

 “大地哀、田野的植物枯萎要到何呢?由于地居民的罪,野飞鸟灭绝了。他:上帝看不的行 。”  桌上的羊皮卷已写了厚厚一了。巴将笔蘸碗里的墨水,在碗沿上抿一下,再重新在羊皮上写下清秀均匀的字迹。  

真是多事之秋啊,一年内居然生了如此多大事。巴比向幼拉底河西的迦基米施发动,那本是埃及固守金的要塞,既扼住了巴比的咽喉,又守着埃及在河西的广疆土。巴比伦军队突然向洪水一冲开了要塞,埃及军队如木屑被吞噬,全覆没。  

巴比人如幼拉底河决堤崩岸,浩浩荡荡一路向西向南,绕过犹大山地,着海岸大路,一举荡平沿海城,然后继续,直至将埃及赶回沙漠以西。从此埃及龟缩回自己的传统领地。

  “我俯瞰大地,空虚混沌;我仰望天空,毫无光亮。我眺望群山,大山在抖,小山在晃。我四下望,只杳无人烟,飞鸟绝迹。 我到处查看,只良田荒野, 城邑变废墟。些都是因耶和的列怒。”  耶利米嘶的声音慢下来,巴悄悄逝去眼角的泪水,室内只有笔尖与羊皮摩擦的声音。

是他最后的希望了。犹大已如被砍去左臂,雅敬如再不感到生死之痛,那真的没有醒他了。  

役,如果不是巴比的新王匆匆回国奔,埃及或许难覆之。即使如此,巴比王在撤途中,仍不忘直奔耶路撒冷,如入无人之境。雅敬不敢抵抗,恐,迎接尼布甲尼撒入诉说先王希西家接待巴比使者,和西埃及军队等事。  

尼布甲尼撒少言寡,目光如古井里的寒星,下半张脸覆盖的黑须浓密如同铸铁。他入圣殿,索要了圣殿内珍的器皿,又将王室族中身端体正、相貌英俊、博学好的所有青年回巴比,好教他巴比言和史文化。那些青年中,就有巴的朋友但以理。但以理等人坐在囚内离开,巴站在人群中向他含泪道别。他是一去不复返了。

  “犹大人的家里充诡诈,就像子装满鸟雀。他,吃得肥胖红润, 却做尽坏事,不孤儿申冤,也不为穷人主持公道。耶和华说:‘我怎能坐不理呢? 我怎能不惩罚这样的国家呢?地方生了一件人听的事,就是先知乱发预言,祭司徇私枉法,我的子民却以此为乐。但当最后的局来临时,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巴录边写别喃喃自。耶利米继续说道:  “耶和华说:‘我们设立守望者,提醒你听号角声。’ 但你:“我不听。” 因此神:‘列国啊,你要听!众见证人啊,要留意些百姓的局!地啊,听着!我要降灾祸给

是自作自受,因没有听从我的,拒遵守我的律法。’”  天慢慢黑了下来,油灯曳几下,爆出剥的声音。油快完了,巴完了耶利米最后的一句。耶利米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向外眺望。城内已燃起点点炊火,踞在各街角的巴力神像如峥嵘的巨,俯瞰整个城市。耶利米沉思着、不再说话  

等墨迹干了,将最后一羊皮卷起来,封好,并排放在桌上,抬头问道:“父,我下的,要给谁看呢?”  “是犹大亡国前最后一次机会了。要找机会给约雅敬王听。” 

 “有什么法可以王听到呢?” 

 “我要等明年禁食的日子,在耶和的殿中向犹大各城来的人宣上耶和。那祭司必会前来没收此雅敬王也因此有机会到此

但愿他会像先王西,听了神要降犹大的灾,便改邪正,神便会再一次赦免犹大的犯和罪。”  “父,你四年前在圣殿些被他打死。

次万万不可再去了。所以,可以完成此事呢?”  耶利米来,看定巴:“你。” 先知  …

 

153. 先知书...忠言不但逆耳,

也会引来身之耶和华说:“我们设立守望者,提醒你要听号角声。” 但你:“我不听。” (耶 6:17 )  

冬日的似乎被僵了,横的青石版街如无水的沟渠,只贮满凄冷的空气。寒如蛋清罩住地上的一切,又把暗淡的日光反射回静默的空中。耶路撒冷的居民都在屋内避寒。是全国禁食的日子,整个城市不但没了炊烟,更没了街上的人流。

只有从圣殿来祭司们隐约祷声,如烟在空中消散,逝而去。  

雅敬坐在冬的王座上,俯瞰窗外空的城市,又不将目光收回,望着脚下的炭火盆呆。是他新建的冬刚刚在秋天完工,建在王的南面,既避开了骨的北,又尽量延了日光的照射。个冬天却比往年寒冷,偌大的殿虽然华丽,却仍靠炭火取暖。他的兴之情早消逝了,也慢慢注意到设计的不足,他在考如何在修建夏宫时加以弥  

隐约之中,不远处的圣殿院内来喧的声响,不似往常静,他要派人去看,一切又安静如初。他便再次回座位,继续构思夏设计  

升高了,忽然内侍上,有大臣求雅敬坐直身体,等来人来。门开了,一股寒气将盆中火苗激得扑朔起来。一行来人神色紧张首的是内务总管以利沙,禀道:“王,刚刚不久前,有人在圣殿内基利雅的房外大声喧嚷,引得不少人围观维护秩序,我将那人带进我在内的书记处,了解情。

原来,人在圣殿内大声诵读的是一本。”  “哦?什么上写的什么?” 雅敬不知一本会何惊如此多大臣。 

 “那中内容有些冒犯,也是我第一次听到,故此我把留在我的了。”  

“什么书让众人如此慌?” 王将头转向犹底:“你去将那速速取来,我倒要耳听听。”  犹底是年的官,匆匆离开了。  

不一,犹底手中捧着一卷回来了。王示意后,他在王面前的面坐下,将卷放在上面。黑墨透的羊皮浸洇出道道阴影,如血液在横的脉中无声流 

 “你将打开,我倒要听听这书中到底些什么?” 王犹底  犹底将卷展开,徐徐念道:  “耶和华对耶路撒冷如此,我得你轻时对我充满热情,我如新娘新郎一般,跟随我穿越野,穿越不毛之地。我把你们带进这肥沃之,享受迦南丰美的物

但你一旦立足,便玷此地,使我的产业可憎之地。  “虽然列国被我除,虽然他神根本不是真神,但没有一国更的神明。

但我的子民呢,却把自己荣耀的上帝作了无用的假神。天啊,在震惊栗、大感凄凉。因我的子民犯了两罪:他离弃了我活水源泉,又自己挖了不能蓄水的破池子。”  

犹底的声音抖起来,他眼睛的余光看到王拔出了腰一柄快刀,不到一尺,闪烁着寒光。立的众人心跳加速起来,却无人敢于声,他分明看到了王因怒而抽搐的嘴角,和他手中微微栗的刀尖。  “耶和华说西的儿子,犹大王雅敬啊,你有了!你以不公不的手段建造宏的殿宇,却克扣工人的工。你建造开的房,安装敞的窗上香柏木,再涂上漆。

道你如此就能出王的气派?你父也吃也喝,但秉公行困苦之人申冤,所以他凡事利。而你,却一心贪图滥杀无辜,横征暴。”  

犹底突然停住,抬看王。王手中那把快刀正向他伸来,他出于自尊和臣卑,没有动弹,却被王眼中的寒气激得毛骨悚然。雅敬紧盯犹底刚刚读过的羊皮,如饥饿紧盯无助的羊羔。他将刀子从那羊皮上狠狠划,如子撕开羊羔的喉

割开的纸缩卷在桌上,如羊羔四脚朝天。王另一只手拿起那片羊皮,扔脚下的火盆。火苗地旺了,一股焦糊味随着青烟升起。  “王,这书是先知耶利米口述耶和话语,由他的弟子巴下来。是不烧为妥。” 站立着的几个大臣低声告。  

“哦,你不要停继续念下去。” 王似乎如梦初醒,抬看着犹底  犹底的声音继续响起来,如深夜浅雨后,屋檐滴下均匀的雨滴。  

“耶路撒冷啊,你在山上和田跪拜偶像,像无耻的人与情郎苟合,出淫声浪些可憎之事,我都看了。耶路撒冷啊,你有了!你什么候才肯自洁呢?  

“趁着你的上帝耶和华还未使黑夜降,趁着你们还未在漆黑的山上倒,赶快把荣耀归给祂。否,祂必使你期望的光明变为幽暗。

如果你为骄傲拒不悔改,我将独自哭泣、泪流面,因耶和的子民将要被,南部的城邑将要被,犹大人都要被,无一幸免。

我要把你的国家交我的仆人巴比王尼布甲尼撒 ,田野的走也要他管。整片土地要得荒凉可怕,他要臣服于巴比王七十年。”  

刀光又闪过桌子,刚刚念完的卷被割了下来,扔火中。  “子耶利米,他不但以神的名字咒自己的同胞,巴比王是耶和的仆人。什么候以色列的人成了耶和的朋友了!” 雅敬住火盆中的余烬,咬牙切齿,如同看耶利米成的骨灰。  

犹底的声音继续响起,王却似乎失去了兴趣。他醉酒一的眼睛只完的卷,每看到有巴掌一片,就机械地用刀割下,扔火中。  

于安静下来,犹底面前的桌上不再有卷,只留下了道道刀痕。王长长舒了一口气:“哦,你于念完了?原来耶利米和巴这样一本荒唐的破来吓?哈哈!我倒要叫人把他速速捉来,好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