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53合集…圣殿重修现古卷

“我的子民犯了两项罪:他们离弃了我这活水源泉,为自己挖了不能蓄水的破池子。”(‭‭耶‬ ‭2:13 )

148.圣殿重修古卷  …道就这样完了

 “我的子民犯了两罪:他离弃了我活水源泉,自己挖了不能蓄水的破池子。”(‭‭ 2:13 )  

连绵的阴云如厚重的灰色棉被,将睡不醒的冬日捂在下面。它的哈气却透棉被,零零星星落到地上,慢慢下一薄雪,和石街上的寒霜混在一起,整个城市如冻结的湖面凝住了。  

圣殿里却出各样铁器与石器的撞声,凄冷的空气中如有无形的琴连续敲打。圣殿院内的雪却早被除干,如巨大的冰面上开出一片方形的湖水,几百个工匠群来回游曳,有条不紊地修葺着圣殿。  

他坐在王之内,望着窗外的薄雪飘飘洒洒落在院中,想着心事。周音被下落的雪花吸走,室内格外寂静,从圣殿来的叮当声却得更加清脆圆润。他脚下的炭炉偶尔剥爆出飞溅的火星,将他从沉思中拉回。他的目光便从窗外向炭炉,但心思很快又融入到隐约的黑紫火苗中去了。  

他一大早派出去的回来了。做的事情太多,他每天一早都要布置任,派人出去。父亲亚扪虽然只做王两年,但他两年内在各地修建的巴力祭舍拉神像,自己足足清除了六年。  

被刺杀时,他才八,虽坐在王位,却懵懂无知。只有母将耶和他。到了十六,他如暗室中的种子破土而出,开始被耶和吸引,如嫩芽本能渴望阳光。母的教虽然零碎,但他看各地异教的神像渐渐如身上的疥腥臭堪。二十岁时,他下达命令清除它。如今六年去,外地的神像基本被清除,他于可以集中精力修葺圣殿了。  院内来脚步声。他从炭炉移开目光,定睛看来人,果然是他先前派去圣殿的三个官

三人在门口落肩上的薄雪,恭敬屋,首的管名叫沙番,禀道:“王,按您吩咐的,我去圣殿了大祭司希勒迦,他去房称量各地民众奉献的子,交圣殿的工,好支付在圣殿里工作的木匠、石匠,并施工用的各种材料。大祭司都一一照了。圣殿很快就要然一新。不,大祭司在房里取,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个。”  

西王定睛看沙番手中的西,原来是厚厚的一卷,被一根皮束着,皮如秋天的落叶枯黄皴,其边缘向外卷起,露出里面隐约的字迹。

他起身道:“是何?”  沙番的声音抖起来:“王,是古卷,是耶和的律法,是摩西在八百年前下的神的话语。自我的先王拿西起,就从没人读过了。”  王在炭炉旁重新做下,眼睛里闪烁着湿的火光,似乎融化了眼膜上蒙着的一薄雪。圣殿的修复,大祭司的发现,摩西的律法,耶和话语。自他孩童起母就反复提到的律法在居然出在他的眼前。  “上写了什么?你坐下,把我听。”   

沙番了,在桌前坐下,放在桌上,解开封皮,打开卷,开口念道:“以下是摩西以色列人。”  院外的雪继续飘飘洒洒的落下,炭炉内的火苗仍在隐隐约约曳,沙番清晰的朗如温的雨滴落在湖面,王一坐着听,双眉而舒张时紧缩,目光望向院外,仿佛看到了摩西去世前在旦河东亲先祖们讲话  “看啊,遵照我的上帝耶和的吩咐,我把律例和典章,好在将要占的土地上遵守。

些律例和典章,因为这样外族人目睹你慧,并听闻这些律法后,必,‘这伟大的民族真有智慧和明!’  “你慎,耶和在西奈山的火焰中们说话时,你没有看任何偶像,所以不可堕落,不可自己制造任何形状的神像,无男人女人、禽走、爬虫类。”  院外的雪住了,正午的日露出惨淡的廓。王的额头渐渐渗出汗水,他双眉紧锁,双拳微微抖,但一言不,静听沙番渐变诵读  “天啊,留心听,大地啊,听我

愿我的教如雨降下,愿我的话语如露滴落。当初至高者万国产业,依照天使的数目,万族定疆界。但以色列属于耶和,雅各是祂的产业

在寂无一人的野,在野嘶吼的荒原,耶和找到他,看,保,如同保眼中的瞳仁。  “但以色列吃喝足,膘肥体壮后,就得意忘形,背弃他的上帝,藐的磐石,反而去拜外族的神明,令祂恨,又行各可憎之事,惹祂怒。他祭拜的不是真神, 却是鬼魔。

如生在所多玛长在蛾摩拉的葡萄的葡萄粒粒有毒,串串苦的酒如眼蛇的毒液。   “耶和华说,‘我把一切存起来,封入我的仓库。申冤在我,我必报应候将到,他必站不住脚。看啊,他的日子近了,他的末日来了。’“  王猛然站起,出痛苦的呻吟。沙番不由住,定睛看王。

王已是满脸汗水,面色涨红,仿佛在酷暑被暴晒。他双手抓住王袍,痛苦如胸膛要爆开,啦一声,把王袍从胸前撕裂。  “八百年前的律法竟然言了我今日的光景。我今日所不正是耶和痛恨之事!而我做了何止一年,十年,一百年!”  三个官一言不。室外雪的反光映照着他惨白的色。

之后,王慢慢平静下来,潸然泪下,声音喑三人:“你出去,民众和整个犹大去求先知关于耶和华这书卷上的。耶和的烈怒已经临到我,因没有遵守这书卷上的教,没有履行这书卷上的吩咐。犹大,道就这样完了?”    

 

149.先知忠心  …祖先的罪孽会由子承担 

“你要洗自己,停止作,不要我再看行。你要学行善,追求正,帮助受欺者,替孤儿辩护申冤。” (  1:16-17 )  

午后的雪披着暗淡的日光,日头则躲在薄云之后,依旧睡眼惺忪。圣殿内各的敲隐约传来,她却置若罔,独坐在室内,静等着来人。

她一生的光如漏、默默消逝,但在个即将来刻,她却要如黑夜中一点亮,虽稍瞬即逝,却要因此入史  她等的人来了。

五人叩门,屋,致礼。她入座。落座寒暄后,来人首的道明来意:“今日清早,我在圣殿的房内发现一本古卷,于是在王面前从至尾将书读了。

王恐怕中耶和的咒诅临到犹大,于是特派我们寻找先知,好求耶和可否避开此。我你是神的先知,全心依靠耶和,也屡次传讲神的话语,因此门前来,教。”  她看着五个来客,其中有大祭司希勒迦,内务总管沙番与其子希勒。她轻叹一声,犹大的罪累了几百年,如体内的毒瘤随会崩破,可犹大百姓不但不其痛,反而沉浸罪中,继续我行我素。 

 沉默中,神的话临到了她,如山泉流到山崖,成瀑布泻:“耶和如此,‘我要照犹大王所的那上的一切,降灾难给这地方及里的居民。

背弃我,别的神明香,制造偶像惹我怒,我的怒火要在地方燃不止息。”  五人骤变,面面相。神再也不犹大机会了,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和子的末日。巢之下,安有完卵。人若死了,他的躯干怎会不朽  “万之耶和的葡萄园就是以色列,祂所钟爱的葡萄就是犹大人。祂希望看到公平,却只看见杀戮;祂指望看到公,却只听冤声。” 女先知眼含泪水,看着窗外的残雪,低声叨念,如歌如  

大祭司希勒迦听出她在背先知以赛亚句。王的祖父拿西不正是因赛亚劝诫,将他活活砍做数段。而耶路撒冷城内的冤案案,又怎堪尽数。  “请问们该如何回复王?” 沙番擦去上的冷汗,求女先知。  女先知收回目光,看定沙番,缓缓说:“耶和华对王如此:‘你既听到我对这地及居民的警告,知道地要受咒诅沦为,你便在我面前卑悔改,撕裂衣服,向我哭泣。

我因此垂听了你的祷告。我会你平安入土,到你列祖那里。

你不会看到我要降给这地方的一切灾。’”  西听完回,凝眉沉思良久,最后打定主意,要百姓最后一次悔改的机会。他出命令,召集全国所有老、祭司、先知,并耶路撒冷的居民,不论贵贱,到耶和的圣殿聚集。  

圣殿院内被挤满了,人按照分站立在不同位置。王站在圣所高台的两根柱之,把在殿中发现的律法众人听。

书读完之后,王站在柱旁,代表自己和百姓与耶和,要全心全意跟随耶和,并遵从上的一切命和律例。民众无于衷,但口上答  

之后,王又命大祭司率手下清除圣殿内一切偶像及祭捣毁殿内男庙妓的房屋,烧灭众先王献太阳神的战马战车。耶路撒冷全城和郊外的各偶像和丘全被捣毁,每个跪拜假神的祭司尽被死。  之后,西亚亲驱车来到伯特利郊外,那里有臭名昭著的一,由三百年前以色列的第一位王耶波安手建造。

西亚捣毁这处后,看旁山坡布坟墓,又命人掘开坟墓,取出其中骨骸,将骨头砸碎后焚在祭的石堆之上,以亵渎这地,防止后人重建。不走到一坟墓,上面立着一石碑,碑文似乎述一段故事。王不由纳闷询问左右。  

一个臣下出其中原委:建成之后,耶波安在前献祭,却被耶和从犹大派来的一名先知当面谴责。那先知看王毫无悔意,只好原路回家,却在路上被一个老先知回家中,以致被子咬死,埋在老先知的墓穴中,老先知死后与他同葬一,正是此墓穴中埋葬的二人。  

那臣下又:“那先知波安言,今日应验了。他曾这样说:‘祭啊祭,耶和华说,必有一子生在大家,名叫西,要在你上面些献祭的祭司,在你上面焚人的骨。’”  西听了,耶和敬畏之心油然而生,又墓中的先知磋不已,令人保护这个墓穴,不得破坏。  西于是人回京。路冒出了绿草,春天快来了,逾越快到了。他要回到耶路撒冷,筹逾越 

 

150.埃及北伐新王  …

你一意孤行的候,是否没有听到耳的警告?

耶和华说:“尽管尼尼微力强大,人口众多,但必被除,化为乌有。我的子民啊,我使你受了苦,但必不使你们长久受苦。”  (鸿 1:12 )  

埃及大境犹大。将军汇报情,西在王座中沉吟思考。  

幻,威霸广袤土地的述帝国居然在三年前于巴比穴尼尼微大城居然被巴比伦联军攻破屠城。先破叙利、后以色列的血腥述人居然也有被血洗的一天。一个名叫那鸿的先知出的述必亡的言,居然成现实。而述欺几百年的犹大居然得以静观亚述的惨  

想到里,快意的血液再次涌上西的大,引起他微的眩  

述争霸几百年的埃及人,在战败后迅速吞并了其留下的地,一直将力范北推到幼拉底河畔,直接与新霸巴比伦对峙。

犹大因素来靠埃及抵御述,倒也不在意重新藏在埃及的羽下。竟,与残暴的述相比,老牌旅埃及几乎可以算得上仁了。  

可是,次埃及北上,居然要去与犹大的宿述的残,以合力与巴比在幼拉底河畔争霸,一来除去巴比伦这个新患,二来平分巴比的广袤土地。  

想到有卷土重来的可能,西亚浑身燥,他站起身来,向西望去,仿佛看到埃及军队滚滚战车卷起的漫天土。不,他不能埃及和述的图谋得以施,他不能残暴的述死里复活。他要自上,率军挡住埃及的军队,好巴比伦杀尽每一个残余的述人。  

,埃及军队着沿海的古道,一路向北,已耶路撒冷。西亚带兵北上追,在古战场米吉多平原布,迎从西而来的埃及大  

埃及王尼哥没有想到犹大从中做梗,于是派来使者,对约西亚说:“犹大王啊,我与你素无恩怨。我今天前来不是要攻打你,乃是要路攻打方的人。

上帝已吩咐我要速速完成此事,你不可与上帝作,免得祂毁灭你,因上帝与我同在。” 西辞退使者,继续排兵布。于是两

西披挂甲,自冲。不料一只冷箭射来,穿透甲,重创约西  西急被送回耶路撒冷,却伤势过重,不治身亡。其子哈斯位做王。  

犹大因此大,撤回到耶路撒冷。埃及军队却无心追,全速行向幼拉底河西岸的迦基米施,以述残述残部却失去了最后的希望,巴比强大的兵部将残余的述人团团围住,如同割麦一,从容不迫将束手待的士兵一个个砍翻在地。迟迟赶到的埃及军队,只好折  

述,个繁荣了达两千多年的帝国,从此底从人类史中消亡。它曾经显赫无比的尼尼微大城一度成为传说中的神,直至1843年才被法国考古学家挖掘发现,重天日。它的图书馆世界上最久的古迹,其中的王史也因此在英国博物中被世人浏览  埃及王尼哥三个月后重新路犹大,想到西机,尼哥怒火中

他率军进入耶路撒冷,将做王三个月的哈斯拉下王位,到埃及成哈斯王因此成犹大史上第一个客死他下囚。

尼哥又立他的哥哥以利雅敬做傀儡王,他新名雅敬。尼哥走前余怒未消,了立威,索要黄金七百两,白七千斤。  

雅敬虽傀儡,但年只有二十五,倒得有埃及的庇,不再有后,于是趁机向百姓钱财,凑了埃及王,又将搜刮的多余的金用于殿,征派全国百姓流做苦工,除了口粮,并无工

他又惦记起各种异教的奢靡淫侈,于是将父亲约西亚毁坏的各神像又立起来。  犹大百姓日子越来越熬,只剩得去附近神庙里与庙妓偷得一和安慰,日子在苦了,就把年幼的孩子死在欣嫩子谷里的邱上,以平息内心的望和无助。这样又到了犹大的逾越期,百姓照例着牛羊,或提着子,去耶和的圣殿献祭聚会。  

圣殿门口虽然熙熙攘攘,倒也井然有序,出的人偶尔点致意,却不喧、以防堵塞人流。  

突然,有个声音大喊起来,如同初春的天空响起一惊雷:“出圣殿的犹大人啊,你听,耶和如此:你要改自新,我便里安居。然而,你竟相信那些虚幻的言。你偷盗、谋杀、通奸、起假誓、向巴力献祭、拜假神, 然后来到殿,站在我面前自己得赦免了,然后回去继续做可憎之事。

在你眼中,敬拜我的圣殿,道竟成了贼窝!”  众人大惊,齐齐转头循声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