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51合集…犹大新王洁圣殿

“以法莲像鸽子一样愚蠢无知,向埃及求救又投奔亚述。他们有祸了,因为他们遗弃我!他们要毁灭了,因为他们背叛我!我要救赎他们,他们却向我撒谎。” ( 何 ‭7:10-11 ) 

143.犹大新王洁圣殿  

“以法莲像鸽子一样愚蠢无知,向埃及求救又投奔亚述。他们有祸了,因为他们遗弃我!他们要毁灭了,因为他们背叛我!我要救赎他们,他们却向我撒谎。” ( 何 ‭7:10-11 )

王朝覆的根本原因 

冬意料峭,日影西斜,年三十六哈斯躺在中病榻之上,面容枯槁,形同朽木。他望向朝西的窗,夕阳已沉到窗之下,惨淡的余投向房,并一寸寸向屋角偏移,如最后一个朋友与哈斯道别。  哈斯无声的了口气,日不多了,他偏看儿子希西家立在床,又陷入沉默。父子两人感情淡漠,无

希西家儿些像几个哥哥,也被哈斯拿去死献巴力。幸希西家的母亲亚比雅先一步,将他从火中救了下来。

哈斯忌惮比雅的父是祭司撒迦利雅,也无可奈何。  哈斯没有想到,自己做王仅仅十六年就重病不起,他想起祖父西和父亲约坦的丰功伟业,有些困惑,什么承的强盛国力如同自己的身体,这样快就衰了呢。他膜拜的叙利神明什么不能保佑自己的身体和国家?他供奉的述王收了那么多品,怎么也不派人候一下?  

哈斯却忘了当年如何拒赛亚的祝福,也不再有清晰的头脑认真反思,他沉入昏迷,当夜死去。

生前的行,他没能与列祖同葬在一坟墓。  希西家年二十五,正腊月。他一登位,即在正月初一来到圣殿,出新令,命祭司重开殿门,点燃圣火,清洁圣殿,恢复圣礼。

赛亚站在众祭司中,看到凋敝混乱的圣殿,其中不知多少圣器被被哈斯拿走献给亚述王,不由暗暗垂泪。洁工作从初一忙到十六,圣殿于整一新,却也错过了正月十五的逾越。逾越不知有多少年没有了。  

正月十七,希西家再次来到圣殿,众祭司已将各种献祭的牛羊准妥当。王下令献祭,大祭司率众祭司宰牲物,代表百姓向耶和献上了罪祭,包括七只公牛,七只公羊,七只羊羔,七只公山羊,将它的血洒在祭上。  之后,王又下令献上燔祭,祭物被献上声大作,众人声高唱大卫谱写的歌,庄重穆的歌声随着祭上的油烟袅袅  

之后,王又吩咐利未人用大和先见亚萨 的诗词颂赞耶和;他喜地大声颂读篇。众人凝神听,并在束后低祷告。  

圣殿的开启,希西家和众首领满心喜悦,大得安慰,于是决定补过逾越,并派使者向犹大全地,并北部以色列各支派出邀信。以色列各支派却嗤笑希西家迂腐落伍,辞退使者,只有少数听说这事的人跟随使者来到耶路撒冷。  

二月十四黄昏落日,余已尽,推了一个月的逾越如期行。圣殿内祭火光熊熊,希西家与众首完自己,来到圣殿,藉着大祭司宰了逾越的羊羔,用火烤了,与无酵和苦菜同吃。

全城百姓也各自在门楣上涂抹了羊羔的血,在家中将羊羔烤熟,吃完后坐在一起守夜,念六百多年前神在逾越节击杀埃及子,却拯救以色列人。夜深人静,早春的月从升起,慢慢高,将如水的夜色洒在城内。  逾越后,耶路撒冷继续庆祝除酵七日,祭司和利未人吹奏的圣乐缭绕全城。

希西家命祭司宰成千上万牛羊,供百姓吃筵七日,又献平安祭,且百姓向耶和华认罪。看到全城歌声笑,希西家又将日延七天。

耶路撒冷自所门献上圣殿之后,从未有过这样的盛大日。祭司们为每个来到圣殿献祭的百姓祈祷祝福。  后,人来到犹大的城郊,将遍地的异教偶像、神柱、香、祭全部捣毁,民由此然一新。之后希西家整并恢复了全年祭祀的各个期和各种礼这样,因犹大从王到百姓的悔改,神就涂抹了犹大的罪孽,并重新祝福他  

希西家做王第四年,忽有来,北国以色列王何细亚暗中与埃及盟,中断了向述的朝述王立刻囚禁了何细亚,并趁其国内无王,挥师南下,大肆戮,如破竹,攻取了以色列外国土,又将首都撒如孤困在中  城内民恐惧述人的残暴,城不出,希望拖延日等待埃及的救兵。

埃及却龟缩述毫不忌惮埃及的威,反而索性将撒死死困住,并不攻城。  希西家听完情,冷汗直流。以色列必是因朝贡亚致国力枯竭,才在望中与埃及盟。而犹大国何不因向进贡,已同国力衰微了呢?  十几年前述因父亲亚哈斯的计谋了叙利,犹大前面只剩以色列个天然屏障。

而一旦以色列不,犹大将如羸弱的母鹿,何以面对张开血盆大口的述狂呢?   

 

144.兵城下攻心  …

公开被人羞辱的滋味 “我在你施行毁灭,如从前毁灭所多 和蛾摩拉一,使你像从火里抽出的一根柴。尽管如此,你仍不向我。是耶和华说的。” ( 摩 4:11 )  

北方以色列的情不断来,希西家寝食安,唯有常常到圣殿,与以赛亚等祭司向神祷告。述如洪水将以色列淹没了,只有首都撒如一片孤舟,在漩中苦苦扎。述并不攻城,却将城死死住,静等孤舟沉没。 

 撒可守,只有死撑。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半年去,城内开始出粮荒,老弱病残相继饿死。  一年去,守城的将士看到的仍只是城外蝗虫群一述士兵,士气动摇  

再一年去,城内如同覆盖了一白霜,所有的绿色都不了,所有的木完了,甚至死尸都被吃的只剩了白骨,但百姓已饿死大半。  

述人却仿佛忘了此行的目的,好像要在里定居下去。又一年去,撒三年,成一座死城,孩子的哭声没有了,母的哀消失了,甚至月色都照不透罩着它的黑暗。  述人仿佛突然睡醒来,大的走到城下,开始攻城,城门然倒塌,激起腐臭的土。城内死尸狼藉,偶尔有幸存者如骷坐在路,看到于侵入的人,眼神不再恐惧,反而有从地回到人的欣喜。 

 以色列因为历时二百年的悖逆,至此亡国,应验了上帝藉何西阿、阿摩司等先知出的言。  述人把以色列全境的幸存者集合起来,全部迁往述境内,如同把树连根拔起。途迁移中,大部分人又倒在路,据述的史料记载,只有二万二千人到达述。

述再把述本地人迁往以色列。些移民来了各自的宗教信仰,又慢慢通婚融合,被泛称人。从此犹大歧  

希西家听到以色列亡国的消息后泪流面。他痛哭自己在以色列被困没有能力去解救同胞,也痛哭神应许的以色列十二支派从此失落了十支。

因着这场历经三年的苦,他全心求上帝的帮助,成为历史上最虔的犹大王,甚至超  上帝也因此格外眷他,帮他击败了入侵的非利士人,从他的瞭望塔到城,一直打到加沙及其四境。犹大的国力慢慢复,以色列亡国八年之后,希西家与非利士和埃及盟,中断了自父就开始向述的朝  

述王大怒,挥师南下,攻犹大。  希西家没有料到军队如此迅猛,其几十万大一路南下,如群吞噬了沿海的非利士几大城,一举击溃了埃及的军队,然后转头北上,眼就推到离耶路撒冷几天路程的拉吉城。  

希西家大惊,急派使者到拉吉,向述王求情:“我已知罪,请罢兵,我会足王的任何要求。”  使者回述王索要两千斤黄金和两万斤白,限期交付。

岁岁,犹大早已国空虚,希西家无奈之下,将圣殿殿门和立柱上包着的黄金用刀刮下,凑好分量,又从国中挪出白,一起送给亚述。  述王收到品,并不情,而是派出手下最得力的三名将,分军进逼耶路撒冷。城外百姓闻讯,潮水一城内避

军队须到城下,扎在城南外的上池附近,一来便于取水,二来可以随时斩条通往城内的水源。  耶路撒冷城,三个述将高声喝叫希西家前来对话

希西家羞于露面,派来了三个文官代表。三人匆匆登上城,首先告官兵保持沉默,然后走到墙边,俯身向城外的述将军赔礼道歉。  

城下的一名述将大声喝道:“你的希西家王藏哪里去了,你去告他,大的述王如此,‘你因何如此自信? 以靠空就可以战胜亚述的军队吗?你靠着埃及就敢背叛我?看啊,你倚靠的埃及不是你握在手里的一根芦,反倒把你的手刺透了。’”  

军说里,哈哈大笑。城上的三个文官和众将士一言不。将军话锋,直城上众人  “道你倚靠的是你的上帝耶和?看看你的希西家王吧,他要你到耶路撒冷的祭前敬拜上帝,他自己反倒把圣殿的立柱和殿门破坏了。

哈哈,我以述皇帝的名向你担保,你如果能找出两千名兵,我就白送两千匹战马。更何况我来攻打、毁灭这地方,不正是耶和的意思?正是耶和吩咐我这样。” 

 “求你用亚兰语跟仆人们说话,我都听得懂。求你不要用希伯来跟我们说话,免得城上的人听。” 城上三个大臣于开口,低声祈求。 

 “我来到道只是几个人说话吗?我也是在城上的所有人的。你有什么区别,到最后不都是要吃自己的屎,喝自己的尿?哈哈!”  述将更大声用希伯来话说:“你不要再蒙希西家欺了,不要听他胡什么耶和必拯救你

述王如此:有哪个国家的神明能从我手中救他的国家?你的神救了撒亚吗道他能从我手中拯救耶路撒冷?” 城上不再有人说话,三个大臣咬牙关,一言不  “你们认真听好了,述王们说,‘你要跟我和,出来归顺我,就可以安心吃自己栽种的葡萄和无花果,喝自己井里的水。以后我会去一个地方,和里一有五谷和新酒、蜂蜜和葡萄。

若听我的,必得存活,不至于死。”  城上的人如木偶般站立着,一言不,任凭山将他须发吹乱。 犹大绝处得神助  …

 

145.犹大绝处得神助...生死关头绝望的呼求

 “我是陶泥,你是窑匠,你手造了我。耶和啊,求你不要大烈怒,不要永远记着我的罪。” (  64:8-9 )  

早春的裹挟着山上残雪的寒气,将零的落叶吹偏僻的街角。天色已暗,城闪烁着起伏的火把,男人都在那里轮值守城,们则躲着家中,省着每一份体力。撒困三年后陷了。

次,述人要困耶路撒冷多久呢?  

夜色中,四个人穿幽暗的街道,走圣殿,守门的祭司忙将他们领进内院。院内的灯火在夜曳,将四人身上的麻衣晃得如野地里干的枯草和泥皮。他都不说话,其中一人被祭司带进一个室,另外三人随着其他祭司到圣殿的后院去了。  以赛亚早就听到了来人的脚步,他已等了很久。

上帝次没有他出去找,而是他静等。  

门开了,身披麻衣的三人面色凝重,走坐在以赛亚对面,以赛亚默默地看着他  

三人首的  “王派我来到里,他,‘今天是遭、蒙羞、受辱的日子,就像盆,母却无力生。今日白天,述王派来的将放声辱永活的上帝。

你的上帝耶和若听那些,或要惩罚。所以,们这些苟活的人祷告。’”  以赛亚雪白的胡微微抖,他目光越过对面的三人,仿佛看到三十多年前与希西家的父亲亚哈斯在上池对话。那哈斯若听了神的告,哪里会有今日?但耶和挡骄傲的人,却给谦卑的人。  

赛亚收回目光,三人:“你回去,告主人,耶和如此,‘你不要因述王那些亵渎我的而惊惶。我必惊扰亚述王的心,他必听到一些流言而匆忙回国,并在那里死于刀下。’”  

城的述大将希西家城不,亦不投降,而城外并无发现通往城内的水源,亦不知城内存粮多少。因不知虚,他无奈中回拉吉与述王商破城之策,决是急攻是久  述王却已移兵至拉吉西的立拿,在那里阻断埃及刚刚新派出的增援大述王听了北方的战报,不禁大怒,犹大居然希埃及的援

但他无法分身,也无法两线,于是修一封,派将回去交希西家。  王内,使者将述王的信呈希西家。信上:“不要被你所倚靠的上帝愚弄,什么耶路撒冷必不会被述王攻陷。你肯定听过亚扫灭列国之事,道唯独你能幸免? 我先祖毁灭的列国,哪个国家的神明救百姓于水火了?”  希

西家辞了使者,手中拿信,站起身来,低向圣殿走去。殿上两根高大的闪烁着斑的夕阳,不久前刮刀刮下上面的黄金,不可避免的留下了道道划痕,如无数舞的短,刺痛着希西家的双眼。  

他走祷告室,将述王的信放在桌上,双膝跪地,低祷告:“坐在基路伯天使之上、以色列的上帝耶和啊,你造了天地,唯有你是万国的神。耶和啊,求你耳垂听!耶和啊,求你眼察看!求你听听述人辱你的。我的上帝耶和啊,在求你从述王手中拯救我天下万国都知道唯有你是耶和。”  

惨淡的夕阳透,斜照着希西家跪伏在地的身体。他却听不到任何回音。良久后,他站起身来,走到殿院,慢慢朝王走去。夕阳已月初升,今晚是逾越,城内却无人祝。突然,有人在身后高声叫他:  “王,且等片刻。”  

希西家回身来,看到一个勤的祭司正大步赶来。“你有何事?”王  “以赛亚先知派我前来。王才的祷告,耶和听到。关于述王,耶和如此,‘安的居民藐、嘲笑你;耶路撒冷的居民朝你逃的背影摇头。你在侮辱、亵渎谁呢? 你不放在眼里、高声叫的是呢?

是以色列的圣者!因你向我怒,你狂傲的话传到我耳中,我要用住你的鼻子,把嚼放在你嘴里,使你原路返回。’”  希西家双眼如寒星闪过,急忙道:“请问这事何成就?”  

“耶和如此晓喻:希西家啊,我要赐给一个兆,你今年要吃野生的谷物,明年也要吃自然生的,但后年你要播种收割,栽种葡萄园,吃园中的果子。犹大的幸存者要再次向下扎根,向上果。”  当晚,月色如水,城内城外的人都沉沉睡去。

神的天使却游走在述兵。清晨,,城上的守看到了中的异常死寂。哨兵回军营中全是死尸,倒篷内或哨所下。

一共有十八万五千述士兵命。  立拿的述王闻讯震恐,慌忙撤,跑回尼尼微。是他最后一次征伐犹大,因他回国后被两个儿子弑在祭庙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