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50合集…犹大百姓心蒙油

 “要使你们歌唱的声音远离我,因为我不听你们弹琴的响声。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 摩 5:23-24 )  

140.犹大百姓心蒙油  …

 

Related image

 

 “要使你们歌唱的声音远离我,因为我不听你们弹琴的响声。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 摩 5:23-24 )  

干了坏事却没有得到神的惩罚,你先不要得意西王死了,全犹大震惊。

虽然其子坦在西得大麻病后,已经执政十年,人忧约坦是否有其父的智慧和魄力,是否可以应对各国的觊觎  人担心的包括北部的以色列。以色列政局不,在去的十二年,以色列居然更替了四个王和四个家族。  

十二年前,耶的四世子撒迦利登基,但因和其祖上一跪拜假神,仅仅做王六个月就被手下沙当众死,应验了神的言,耶家族做王只到第四代。而沙龙仅仅一个月后又被大将米拿现杀死。

米拿现为了防止重蹈覆,大肆戮,屠城抵抗的提斐,不但不放孩童,甚至将所有的孕肚腹剖开,以后患。这样凭着残暴的治,米拿得以做王十年,但却遇到了述帝国的征伐。米拿现为了退,命国内富翁每家捐出一斤白,一共七万五千家凑出三十七万吨白述王拿到子,而退兵。米拿死后,其子比加轄位,但仅仅两年后,即被其大将比加诛杀  比加足智多,登基后即与北近叙利亚联盟,抵抗方的强敌亚述,同不断迫犹大加盟。

 

Related image

 

西王病逝,犹大百姓心忡忡,不知火何时临头。更多的人开始跪拜假神,富人更加不手段搜刮钱财,法官们贪图贿赂故意判案件,弱者如寡和孤儿的生不如死。  圣殿凋敝,祭司沉溺于醉酒后的快感,献祭更加流于形式。

但仍然有少数忠心敬拜耶和的祭司在圣殿殷勤侍奉。日,一个年祭司名叫以赛亚独自在圣殿勤,做完一切工作后,便跪在金香前,向耶和默默祷告。

想到犹大和以色列往日的荣光和今天的颓废,他一祷告,一边叹气,一流泪。  原来,两年前,一个名叫阿摩司的犹大牧羊人受到耶和的默示,到以色列去,警告神要到的惩罚,反被当地的祭司赶了回来。阿摩司却将神默示的记录下来,以赛亚因此得以看到神的可怕言。

关于以色列,神如此言:“以色列家啊,你野四十年,是将祭物和供物献我呢?你抬着自己所造之摩洛的幕和偶像的,并你的神星。所以我要把你们掳到大士革以外。是耶和,名之神的。”  

明明是要亡国的言啊。以赛亚迫切祷告,求神改百姓的心意,好避免言中可怕的果。

 

Related image

 

突然,地面晃起来,如海浪中摇摆的船面。地震了!以赛亚睁开眼睛,惊慌中俯在地上,却无可抓握。圣殿中突然又充奇异的声音,如海浪汹涌,又如大。以赛亚正不知所措,忽然看到前面至圣所的帷幕拉开了,至圣所内金光四射,耶和坐在宝座之上,袍裾如波浪遮蔽了圣殿的地面。耶和的王座左右,各有一个天使撒拉弗侍,分别有六个翅膀,两个遮脚,两个遮,两个翔。他又彼此呼喊:  “圣哉!圣哉!圣哉!万之耶和;他的荣光充全地!”  因他的呼喊,圣殿的根基瑟瑟震,圣殿内充了云烟。以赛亚吓得面如死灰,埋俯身在地,低声哀哭:“哉,我死定了,因眼看到了万之耶和,又因我常说污秽语,又住在同样污秽的百姓中。” 

 一个撒拉弗到以赛亚,一手拍他肩膀,一手拿着一个香上取下的炭,:“看哪,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就赦免了。”  以赛亚用炭沾了唇,平安立刻如溪水流入内心。

 

Related image

 

他听到耶和如浪的声音回:“我可以差遣呢?们报信?”  以赛亚心想神必然有好消息同胞,急忙道:“我在里,差遣我吧。” 停片刻,他又:“我要告什么呢?”  “你去告诉这百姓:你听是要听,却不明白;看是要看,却不得。要使百姓心蒙脂油,耳朵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耳朵听,心里明白,回转过来,便得医治。”  

赛亚听了,半晌无,他虽然不是完全明白,却听出神不会立刻些悖逆的百姓,反而要放任作继续,拜假神的继续拜假神。可是,这样是个尽,百姓才能醒悟呢?以赛亚终于开口道:“这样要到何呢?”  

“直到城邑荒凉,无人居住,房屋空无人,地土极其荒凉。并且要等到耶和将人迁到方,在境内撇下很多的地土。”  "神啊,你我什么凭据?”  “你要与你妻子生下一子,你要他起名叫施雅述(意余民回)。” 

 

141.昏王巧辞拒真神  …

 

 

什么宁愿苦苦扎,也不求上帝 “你信心若不定,必无法立。” (  7:9 )  

赛亚带着儿子向城走去,耶路撒冷的街道冷冷清清,行人寥寥,落叶随着秋风飘零。最近犹大军队与入侵的以色列和叙利亚联军,十二万将士死,城内几乎家家有青壮年命。

和妻子们见不到死在战场的儿子和丈夫,都面泪水到郊外的山巴力香。她幸自己住在耶路撒冷,因北部境有二十万女和儿童被联军掳走。  以赛亚向上城走去,自上次他在圣殿到耶和华显现,近二十年去了。

西王去世后,他的儿子位,其人正直,敬畏上帝,不但抵御了以色列和叙利亚联军的入侵,还击败入侵的亚扪人,们进贡。可惜啊,他仅仅四十一就病逝了。他的儿子哈斯刚刚继位做王,就兵于叙利。而部的以和西部的非利士也借机发动攻,从西南三个方向攻城略地。犹大于四面受的境地。  哈斯王啊,你何不像你的祖父和父敬畏上帝呢。

路陡峭起来了,以赛亚停下来,等落在后面的儿子赶上来。哈斯王啊,你何不但不挽回跪拜巴力的百姓,反而们扩建香和祭庙呢?你何不求耶和的怜,反而将你的幼子一个个死在巴力的祭上呢?  “父,我快到了?”  “快到了,就在前面”,以赛亚指着前面的一个水渠,那里站着一行人,都是官的打扮。

一个人被环绕在中,穿着王服,年纪轻轻,正站在渠询问左右人水的供应问题

  “哈斯王,你不要恐惧惊慌,反而要沉着警惕。”  哈斯猛然身,又惊又。没有人敢当众这样和他说话的,更何况是陌生人。他看着以赛亚和他身后的孩子,厉声:“你是?”  “我是耶和的先知,叫以赛亚是我的儿子,叫施雅述(意余民回)。” 

 

Related image

 

 “以赛亚,施雅述,施雅述……”,哈斯似乎在琢磨余民回的意思,然后道:“先知,你来里干嘛。”  

“耶和话对亚兰王利汛和以色列王比加入侵犹大,的是裹挟百姓推翻你的王位,好他比勒的儿子做王。但他两个不完后冒烟的木橛子,他图谋不会实现。因叙利强不色,大色强不利汛,以色列强不,撒强不比加。六十五年之后,以色列将支离破碎,不再国。”  “那我应该怎么?”  “你要捣毁巴力的神庙和山上到的香。你要求耶和的帮助。”  

哈斯低了退,他已把几个幼子死献巴力,他舍不得白白死去。香如果捣毁,也会惊民众,失去民心。  “神的话刚刚到我。向你的上帝耶和求个征兆吧,或在天上,或在阴。神必定应验。” 以赛亚的眼睛熠熠亮。  

 

Related image

 

哈斯于抬起赛亚苦笑一声:“太晚了。我不要耶和的征兆,我不要探耶和。”  以赛亚愣住了,哈斯居然会婉拒上帝的帮助。

他望向不远处的圣殿,又望向城外的山长长叹口气,似乎哈斯,又似乎着别人,:“大的后裔啊,你们认真听!你消磨百姓的耐心不够,要消磨耶和的耐心? 因此,主自己要一个兆,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他起名叫以内利。”  

看到哈斯无于衷,以赛亚继续说:“耶和必使述王攻你的日子到你和你的百姓,并你的父家,自从以法离开犹大以来,未曾有这样的日子。”  

看到以赛亚哈斯苦笑着左右:“耶和的先知除了来凶信,能有什么呢?我们还是依行事吧。”  按照哈斯的计谋,特使着从圣殿里拿出的金礼物,向方的强国述王求援,并答应纳贡称臣。述王正愁没有借口,于是顺势出兵。人个个凶残如豺豹,一吞并了外的叙利死了亚兰王利汛。以色列大,比加跑回撒后,被臣下死。  

哈斯闻讯,哈哈大笑,他幸几个幼子没有白白死献了巴力,又幸没有听从以赛亚的建这时述王来了邀函,要他去大色共庆胜利。 

 

142.犹大弃神逐虚幻  …

 

Image result for 耶和华的话成了命命令令、。”

 

何人追逐虚幻?,耶和成了命命令令、律律例例、里一点、那里一点,以致他走路仰面跌倒,摔,落网,被捉。” (  28:12-13 )  

哈斯来到叙利国都大色,朝见亚述王,俯首称臣,感他不但解救犹大被困之,甚至了叙利国。哈斯又将重的品送给亚述王。  述王面若死水,目如寒星,如子吃倦的打量在附近悠的的羚羊,对亚哈斯提出了短但苛刻的进贡条件。

哈斯不敢背,唯唯诺诺的答下来,告辞离开。  哈斯第一次来到大色,借机游玩了一番。想到自己的计谋一石二,不但削弱了以色列,而且保存了自己,他心得意然自己掉了叙利。他看,看到街道上林立的各偶像,比耶路撒冷干巴巴的街道不知有趣多少,不由心中暗自羡慕。  

 

Related image

 

哈斯一行人不知不色的神庙,是由无数根白玉柱拱的恢弘建筑,庙内端坐着巴力的金像,它前面是一个华丽的祭。信徒白衣白,正络绎向祭坛摆放供品,再向巴力跪拜。  

哈斯仰详汉白玉上雕刻的各精巧神像,不由啧啧称奇,转头对身后的官员说:“叙利不愧文明古国,从些石雕就一,不似我耶路撒冷的圣殿,只是石堆在一起。

怪他去百年一直欺以色列,因的神庙更加壮,他的信徒更加虔。你看巴力的祭,何等精美,不似我的祭,只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炉灶。”  

哈斯与述王道别后,踌躇志回到耶路撒冷,百官列迎接,哈斯在迎宴会上兴致勃勃,大在大色所起他的神庙,更是赞叹不已。大祭司也在席,听到里,起身众人在后到圣殿献祭。哈斯听了一怔,缓缓说道:“也好,也好。

 

Related image

 

耶和华这次没有派人阻计谋施。”  有先知听了,附和道:“叙利的信条简单明了,易于信徒遵守。不似耶和的律法,竟命上加命,令上加令, 律上加律,例上加例, 里一点,那里一点。人无所适从。”  众人皆已大醉,听了不由哈哈大笑。  提前离开,到圣殿去做准。不一哈斯率众官来到殿门口,等候的祭司将他大门。

哈斯猛然注意到院内矗立起一座新华丽精美,居然与在大到的祭一模一,毫无二致。  哈斯情不自禁走到前,左右打量,眼中泛起泪花,回头对乌亚说:“得你如此有心,居然与大色的原件一模一。从今以后,我在耶路撒冷就可以向叙利的神明祭拜了,也必被他们护佑。”  

原来,陪同哈斯到大色神庙的官看他如此钟爱那里的祭,就找画工真描下来尺寸,又派人提前回国,交给乌

 

Related image

 

赶在哈斯回来之前将祭仿制出来,立在原来祭的后面。  哈斯喜新的祭,当即在其上献祭。又嫌原来的祭碍事,命人将其挪开,把新的祭放在其原来位置,这样圣殿外的祭被取代。

哈斯对乌亚说:“要在座大上献早晨的燔祭、晚上的素祭,王的燔祭、素祭,国中民众的燔祭、素祭和奠祭,燔祭牲和平安祭牲的血也要洒在上面。原来的铜坛仅仅供我个人求之用。” 遵命而行。  

哈斯因每年向述王进贡,国库渐渐空虚,只好将圣殿院内用于蓄水的铜车打碎,做了金给亚述。了避免述王的嫌疑,哈斯又自己身,挪走了殿内他盖的走廊,也封了他从外面殿的用入口。不但如此,他在耶路撒冷到处设立从大色学来的祭,又在犹大各城建立香祭拜的庙宇。  

 

Related image

 

述王却不。凭着述人的血腥残暴,他那已将两河流域之内的大部分土地入囊中。犹大进贡的金珠宝,好似将野兔送饥饿子。子打量着犹大,早已垂涎三尺,但它不能一蹴而就,因横亘在它和犹大这块肥肉之的,有一根骨,以色列。  

赛亚目睹哈斯所作所,悲痛欲,向耶和祷告后,得到如下默示:“卑微的人必因耶和喜,贫穷的人必因以色列的圣者而快。残暴之徒必消失,嘲者必迹,所有心怀者必被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