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49合集…先知心碎寻爱妻

“以法莲啊,我怎能舍弃你?以色列啊,我怎能弃绝你?我心不容我如此,因我满怀怜爱。” ( 何 11:8 )  

137.先知心碎寻爱妻…

 

Image result for 以法莲啊,我怎能舍弃你?以色列啊,我怎能弃绝你?我心不容我如此,因我满怀怜爱。

 

“以法莲啊,我怎能舍弃你?以色列啊,我怎能弃绝你?我心不容我如此,因我满怀怜爱。” ( 何 11:8 )  

最令人痛心的情故事  

冬天的日如醉鬼散光的眼神,他着同失神的眼睛走巴力神庙。

庙内比外面看上去要空深邃几倍,明的灯火如迷幻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烁,高大的巴力像因外面炭火的烘烤,通身出橙黄的亮光,双手永开,一的微笑。一个男人跪在巴力神像下面,口中喃喃低,把怀里一个啼哭的递给巴力祭司。  

在门口不知所措,如同迷失在野里的羔羊。一个祭司走近前,上下狐疑的打量他:“请问你有何干?”  “我在找我的妻子。”  祭司一身离开,片刻后一个妖女子走来,莞尔一笑:“你跟我来吧。”  他跟着走那女子的房,是神庙沿的众多房的一个。一

股奇的香味扑鼻而来,房里挂着男女交合的各雕像。他四下打量着,仿佛个房里藏着他的妻子。  “你要向巴力神献上什么祈祷呢?我待会融合可以向他大声出来。”  他如被浇头,耳朵都了起来:“我是耶和的先知,并不敬拜巴力。我的妻子也在

 

Related image

 

她叫歌蜜。”  “你妻子在里?她叫歌蜜?真好听的名字。” 那女子不解的看着他,坐在床,偏思忖着:“不我不得了,而且我里都用祭司的新名呢。她得什么子。”  “她是我遇到的最美的女子。”

他的喉梗了一下:“她面如百合,双眼如秋波,唇如朱红丝带,双如两瓣石榴。她的微笑令我倒,她的身影了我的心。她却离开了我。”  “既然如此,你何必再找她呢?“一嫉妒之光掠女子的眼睛,如闪电瞬逝:“她何离开你的呢?”  “我第三个孩子刚刚断奶,她就走了,走前没有带钱,跟了她心的男人,却不告我是

在三个孩子哭着找。我知道那个男人很快会倦她,所以来到里。”  

那女人眼中似有泪光如暗夜的流星一:“我得几个月前里来一个漂亮的女子,引得我每人都嫉妒她,因此她没有什么朋友,可是找她的香客每天不断。了,她的乳下是不是有颗红痣?” 她停下来,担心他无声扭曲的面容被痛苦撕裂。  “她?”他的声音如同被在山底下来。 

 

Related image

 

 “她不久前离开了,有个香客迷上了她,把她出去了。那人我倒得,不……” 她欲言又止。  

他伸手到衣襟里,从里面陆续摸出几钱银子:“我随身只有么多,你告我在哪里。”  那女人附身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然后站直身子:“你不要莽撞行事,也不要任何人知道是我告的你。

恐怕他不但不会放她走,也不会放我。我只是看你可怜,才……”   他辞出来,走深邃的神庙,巴力神像依然闪烁着梦幻般的橙光,亮的手掌上却托着一的肉,油烟缭绕,庙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香气。他看到一个儿的肋骨在火光中闪烁,如没有燃着的枝。

儿的父俯身在地,双手合十过头,如同死去一般一  他一路向市中心找去,于找到了女人告他的地址,那是一个陋的妓,如同周每一个妓样简陋。不有男人走进这条狭窄的小巷,如同做左看右看,又偶尔有男人从某个房门里出来,旁若无人的离开。  

 

Related image

 

他站在门口,坐在门口的男人抬看他:“你再等会儿,里面有人。”  “请问里面是歌蜜?”  那人站起来,面露凶光:“你想干什么?” 

 “我叫何西阿,在找我的妻子。”  屋内突然出他熟悉的声音,他瞬如被石膏筑,石样愣在原地,泪水如却如漫堤岸的雨水,无声冲下。 

先知  …什么偷情的女人都有相似的命运? “我要聘你永做我的妻,以仁、正直、慈、怜聘你。我要以信聘你妻,这样你必认识耶和。” ( 何 2:19-20 )  丈夫的声音似乎又从门外来,她的心狂跳起来。自从几天前他在门外大声找她后,她久已麻痹的思突然像冬雪融化后的大地,本被覆盖的一切都无情的暴露出来,而且再也无可遁藏。  

 

Related image

 

她那次本以他会破门而入,便本能地在屋内男人的下面,如同被堵在角的小鹿无望人的刀叉。可是他居然走了,安静地好像从来没有来,令她几乎怀疑是不是听到了幻  可他确了。妓的老板在客人走后,开门来,笑嘻嘻的上下打量她,仿佛第一次看到她裸体在床:“你的男人来了。

你猜他要怎么?哈哈,倒也好,倒也好,我不愁找不到别的女人,可惜很再找到你这样如花似玉的了。”  

在屋角,不敢多男人是她的第五个主人,从第四个主人那里把她来,和每个之前的男人一,先是如遇到宝,无日无夜的和她厮守,和她不尽的缠绵她再次相信于找到了真正懂她的男人。

 

Related image

 

她再次打开心扉,他极尽温柔,好留住他的心。可是他却像其他的男人,很快倦了,并且她心寒的狠:“哈哈,我把你重金来,道就是每天听你人的废话吗?我是要你赚钱来的。”  丈夫几天前来呢,她不得了。

她在的土屋里,一天的日子和一年能有什么区别?但比被到下一个人要好一些吧,下一个主人的拳恐怕要更厉害,他酗酒后的脾气恐怕要更可怕。可是丈夫什么要来呢?和他曾几年的夫妻光,在回起来,恍若隔世。虽然粗茶淡,虽然三个年幼的孩子她不得停歇,但竟丈夫是真正的疼着自己,那份疼他虽然不,她却是从来没有怀的。  

可是那份疼不能足她年的心。她渴望刺激,渴望每日被人渴望,渴望被男人追逐。她厌烦做妻子的单调责任,更厌烦做母的辛苦付出。

她不想一生被那两个角色捆,她要追求更大的快  可是,一切都晚了。她的一生已被四面的土之内,几年之后,恐怕遮身的土都不会再有,哪个男人会年老色衰的她多看一眼呢。  门开了,丈夫站在门口,赤裸的她低看地。

老板在门外大笑:“一百七十两子和三百斤大麦,真是不多啊。

要不是我看你在没了,才不会稀罕你的大麦,算作三十两子。不金既然交了,人就是你的了。去吧,老夫老妻的。以后可别再她跑了啊,哈哈。”  他走到妻子身,看到她原本紧绷发亮的肌肤如绸带沙磨,已得粗糙暗淡,原来黑的头发出不少白色的根。他把干的衣服放她身:“歌蜜,走吧,跟我回家吧,孩子想你了。”  

她抬看丈夫,泪水如枯井中突然涌出清泉,他老了多,眼角的皱纹如干涸的土地开裂,眼神却像娶她的那个夜晚同温柔。道他忘了她害他多深?他什么来找她,什么不去找一个新妇倾诉  他走出屋外,原本偏僻的巷子突然挤满了人围观,老板叉着手,咧嘴笑着,一言不

她低跟在丈夫后面,头发遮住她的  “人啊,你什么不族人用石打死人,什么不休了这让你蒙羞的妻子?” 于有人大声  

他停下,身面向问话的那人,目光却着众人:“以色列啊,耶和把你从埃及召出来,什么你们转而去与巴力行奸淫?你该寻求耶和的膀臂,什么反去与埃及和情?以色列啊,你不要这样嬉笑,不要像外族人那忘乎所以!因你的上帝不忠不,上帝的报应在路上了。” 

 “哈,他反而在呢。” 众人大笑,又有人:“谁给你的权柄这样对们说话呢?”  “因我是耶和的先知,他要我指出你的罪,等待你悔改。但你如倔强的野,始硬着颈项。因此耶和要撇下你不管,放任你述眉来眼去,直至被他,好挽回你淫僻的心。”  “耶和的先知管不住自己的老婆,反而管起我来了。你叫什么?” 众人又大笑。  

他把妻子拉到身后,众人:“我叫何西阿。耶和生在我身上,好成训诫。而我已再得到我的妻,她也再不会离开我。

但你,却要先品述人凌辱的痛苦,然后你才会真心求耶和。”  他歌蜜身离开,不知所  几十年之后,以色列因投靠埃及,被述攻克,亡国。大屠后幸存的百姓被走,如同根拔起。从此撒羞辱的代称,从此以色列的十族堙失在史中,直至今日。 

 

139.功悔余生  …

 

Related image

 

最有格狂妄的人,反思个真的故事 “我警告狂妄人不要再狂傲,告诫恶人不要再狂。不要再狂妄自大,不要说话傲气冲天。” (  75:4-5 )  

王的第十五代子西,已做王四十二年,年五十八。他来到了圣殿,已打定主意,要做件大和任何先祖都未曾做的大事。事,他想了很久,现时机成熟了,他不但最有这样做,而且会从此入史册,后来的子立下先例。  

这乌西王的祖父阿施,曾因他祖母雅的血腥屠,被大祭司耶何耶大在圣殿里保六年,成唯一的血脉存活下来。

阿施七登基,做王四十年,年轻时在姑父耶何耶大的佐下,一心尊耶和华为大,修葺圣殿,将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耶何耶大死后,他却被手下的奸臣说动异教舍拉厚兴趣,不但跪拜,而且委身。  

耶何耶大的儿子撒迦利,出于义愤,当众谴责约阿施背信弃阿施不好当下作,却指使一群流氓混圣殿外院,趁撒迦利,将他用乱石死。开之后,阿施手下有人痛恨他恩将仇,遂将他暗在床,耶何耶大父子了仇。   

 

Related image

 

阿施的儿子亚玛谢继年二十五,做王二十九年,登基后先死了暗的凶手,但按照摩西律法,并没有株的子,不像以色列的耶王那亚玛谢励精治,整治军队,率与以人作方一万将士,又将一万俘一个个扔下崖,活活摔死。

他大回朝,心中好不得意,居然开始跪拜以人的偶像。  

上帝因此怒,就放任亚玛谢野心膨亚玛谢遂以自己无所不能,向以色列王下了战书,以色列王大笑,接受挑,两境的伯示麦。亚玛谢,被活捉,耶路撒冷城被破,圣殿内珍藏的金器皿和王内的珠宝被掠。

亚玛谢被臣下追,死在拉吉,尸体被拉回耶路撒冷,葬于祖坟。  亚玛谢的儿子西亚继,年十六。他登基后尊耶和华为大,凡事求祂的引,并因此得到各福气。

他首先平定了西部海的宿非利士人,捣毁了其各大城。再征了南部的阿拉伯人和南的亚扪人。之后,他加固耶路撒冷的城,在角门、谷门等盖起塔楼,用于瞭望警。他又大兴水利,挖掘水井,畜养牛羊,增加耕作。  

西鼎盛期,国内精兵有三十多万,每人装盾,精盔甲,和良弓快箭。他又明了多种新型武器,比如攻城的甩石机和强弩。

 

Related image

 

西因此威名远扬,直达埃及。  西站在圣殿内院的祭前,回首去四十二年成就的丰功伟业,不由涌起一股豪情壮志,又有几

俱往矣,眼自己将入花甲之年,建功立月所剩无几,今后的是如何史上留名,并超越先祖。他今日早已胸有成竹,并要将变为现实  

圣殿殿之上,两根柱左右,照例勤的利未众祭司,神色慌又迷惑不解地注西王,因无人知他来意。

他身着王服,戴王冠,面色凝重却旁若无人,只走上台。登上几十后,他抬仰望十几米高的柱,待心跳平息下来,然后轻车熟路一,挑起殿门的帷幕,径直走圣殿的内殿。  望的众祭司大惊,是自圣殿建成以来,所未的大事。

 

Related image

 

按照摩西律法,只有利未支派的祭司才可入殿内,其他任何人无身份,均不得入内。之前的十五位犹大王,从未有人僭越此例,圣殿内的众祭司也因此从不防有人胆敢破坏此例。

于有人清醒来,早跑去向大祭司信。  西亚进入圣殿,不由好奇上下左右看,只殿内金碧煌,雕梁画闪烁穆静。殿内空,并无一根立柱,别有天地,左有金台,右陈设饼桌,殿内尽,在至圣所的帷幕下面,有一个金香上香烟缭绕

西亚压不住砰砰的心跳,他是圣殿建成二百年来第一个入圣殿的大是何等大的荣耀和尊。他感受到了众祭司注的目光,并将它们转内心的激一天,自己,犹大,是何等划代的日子。  

西的走到香前,躬身行礼,静片刻后伸手从坛侧拿起用的祭香,准正在缓缓的香火,把它点燃,然后插一个香炉。

 

Related image

 

之后他站直身子,望着手中炉内的香烟上,好似自己踌躇的壮志。  突然殿内响起沓的脚步声,西未及回身,早有声音来:“西啊,耶和华烧香不是你可以做的事,乃是承受圣做祭司的亚伦的事。

离开圣所吧!你已干犯耶和上帝,必不能从祂那里得到荣耀。”  

西大惊,从未有人敢这样对说话,不但直呼其名,而且加苛。他然回身,看到祭司撒利亚带着几十个祭司已走到近前,人人面露慍色,神情紧张  

西怒气填胸,大声反问亚撒利:“我神做的事情没有你多?”  “更多。”  “那我开拓的疆土没有你多?”  “我没有开拓任何疆土。” 

 

Related image

 

 “那我肩任没有你重大?”  “你是犹大的王。”  “那我何不可手向耶和华烧香?”  “因耶和定例于祭司。”  西,怒不可遏,大声责骂:“我看你是因此擅权。我今天却要打破你们这些祭司的权。”  

说罢西亚举起香炉,准回身,刹那之,他的额头突然如被看不到的手指点了一点,瞬了一个形的白斑。西早感到了皮肤的异常,空出一手去摸额头,感到那地方如同擦了石灰一粗糙,又如蚊虫叮咬一瘙痒,他不禁,又将手指伸到眼前,看到了如麦麸一屑。  

他正纳闷,突然听到周祭司恐怖的叫声,和他们躲离他沓脚步。他抬,看到撒利站在原,看到他的目光中夹着恐惧,鄙夷与厌恶:“西啊,你刚刚得了大麻病。你什么非要得罪耶和,得此报应。”  

西亚闻言,色煞白,再伸手擦拭额头上那个粗糙的斑点,仿佛要擦掉沾上的石灰,那斑却似乎已经变大。  “你不快走要承受耶和更大的惩罚吗?” 撒利亚严厉的声音再次响起。  西如梦初醒,冷汗早已脸颊流下,他低皇而走,走到殿外,阳光突然得格外刺目。

 

Related image

 

整个世界从此不再一,他没有想到局,却望地明白再也没有回路。  他回后,把王位让给了儿子坦,成唯一患大麻病的犹大王。此后十年,西住在离之内,与人隔,每日品的痛悔和羞耻,并承受麻病的侵  西,年六十八。因他患有麻病,不得与列祖同葬,被葬于列祖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