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47合集…大卫之家险绝嗣

“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 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 祂终必使正义得胜。” ( 太 12:20 ) 

 133.大卫之家险绝嗣 …

 

Image result for 太 12:20 )

 

“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 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 祂终必使正义得胜。” ( 太 12:20 ) 

的家差一点就断于她手  

六年去,耶路撒冷的圣殿院内第一次挤满人群,犹大各地的利未人和众老都来了。

五位事将先前分通知了他。众人看到那五位官就站在殿外的台之上。  

那五位官各一只分,守在圣殿周。自圣殿二百年前建成,圣殿院内第一次有刀出鞘的士兵守,众人不解其意,便都静默不

殿前只有缭绕的祭祀烟火,山微拂,将殿内祭司的吟唱远处  殿门开了,耶何耶大走了出来,他身穿大祭司袍,面容消瘦,髯垂胸,站在殿门的两根柱之,双目巡众人。

殿上的士兵陡然增加了几分气,将刀握在手中。院子里的众人屏住呼吸,定睛看大祭司。 

 “六年了,圣殿已六年,以至位六年来未得到此敬拜耶和。而六年前王生的事情,你们应该还记得。” 大祭司缓缓说道。  

 

Related image

 

众人一怔,有人咬牙关,有人涌出泪,却无人回。圣殿院内静得如同空无一人。  大祭司继续说:“六年前,以色列王耶了先王,消息回耶路撒冷,先王之子按例该继王位。你有人曾参与筹划。但是,我无人想到那个恶妇哈和耶洗别之女、巴力的忠信徒、太后她利雅,居然做出了比毒蛇还恶毒的事情。

她身  先王的生母,居然先王的众子,自己的众子下了毒手!她在一夜之,在王内把所有子和他们阖家全部死!”  圣殿院内响起了轻轻的啜泣,六年前那个血腥的夜晚,有人曾经历  “恶妇,在自己丈夫、先王哈兰刚刚登基之后,就恿他死了自己所有的兄弟。

之后,入侵的非利士人又死了先王的所有兄弟。至此,大之家只剩她的儿子一家。而她,又对亚的所有子下了毒手!她是要把神应许的大孙斩杀绝啊!”  院内有人嚎啕大哭起来。六年来被恐惧如石头压住了的于掉下崖。他知道犹大民族再也没有希望了。  

 

Related image

 

耶何耶大伸出双手,向下按,示意大家平静:“她利雅自以死了所有的子,就自己坐上了王座,直至今日。不但如此,她在耶路撒冷兴建巴力神庙,与巴力祭司坦苟合,生下儿女,妄以此世代做王。

但是,耶和却保留了大的血脉。”  院内的哭声然止住,如闪电之后天空中出奇的短平静。  “六年前那个夜晚,她利雅并不知道别示巴的女子西比亚刚刚产下一子,乃是先王之子。

孩子名叫阿施。那个血腥之夜,孩子的姑姑、先王的妹妹示芭,先跑到孩子母那里,将襁褓中的孩子同乳母一起出王,藏在圣殿内的一个密室。”  人群中响起不安和激的喘息,他都知道示芭不但是的妹妹,是大祭司的妻子。人起来。只有五个将和殿上的众首面不改色,他早准好了今天的一切。士兵如石雕般按而立。  

殿内这时吹响嘹亮的号角,声突起,殿门大开,一群祭司和乐师依次出来,立在柱两旁,躬身回下的众人起脚尖,抻脖子,因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从殿内缓缓走出。

 

Related image

 

 一个文静的男孩站在了圣殿的柱之,他白,身材瘦小,如一棵缺乏阳光照射的幼苗,双眼却焕发着一个六孩子本不有的郁和沉。他站在耶何耶大身,低下众人。人群中再次响起了啜泣,如沙沙雨声。 

 “看啊,就是王的独一后裔,就是幸免的阿施,就是耶和华为保留的大之后。王的儿子本做王,因为这是耶和华对应许。”  耶何耶大从身后的祭司手里拿王冠,躬身孩子戴上,又把摩西律法放在孩子手上。人群中爆出如雷的呼:“愿王万,愿王万。”   

声再次响起,主管音的祭司班唱起了大歌,众人泪盈眶,一起合唱,歌声出殿外,萦绕在耶路撒冷。  歌声突然停止了,院中众人都回看向院门,那里站立着一个人,戴王冠,十指珠宝金戒,身穿绚丽的王服,直直住殿上的男孩,怒火从双眼出。

 

Related image

 

她猛然撕裂王服,尖声大叫:“反了!反了!”  殿上的五个百夫率众兵团团围她利雅和她的随行。耶何耶大厉声:“里是圣殿圣洁之地,不可被这恶妇血玷染。你将她拖出,在城外先王的众子仇。”  她利雅被斩杀在耶路撒冷的门之外,因那门供牲口运送用,路上多是马粪

 

Related image

 

她利雅位六年后,倒马粪土之中。  大祭司耶何耶大又率众人捣毁了巴力庙,将其祭司死在庙中,又恢复了圣殿的利未祭司,恢复停止了六年的祭祀礼  

阿施在圣殿内藏身六年后,登上了王位,年。正如耶和华应许的那,他的子世代做王。 

 

134.先知临终发预言  …一个老人之死加速了一个国家的衰亡

 

Related image

 

 “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心等候神,因我的盼望是从他而来。” (  62:5 )  

以利沙老了,病在床上。日西移,室内昏暗,朝的窗户紧闭着,微弱的光线似乎照不到倚在西床上的老人。以利沙望向窗外,只能看到院中一无花果上挂着几片枯黄的秋叶。冬天快来了。  

以利沙却不再有体力走到外面去了,他的身体也如一片秋叶,孤零零躺在榻,瑟瑟抖,恐怕随被秋吹落。窗外的无花果曳,又一片叶子悠悠的落下。  最后的刻来之前,他静静的等着一人前来。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Related image

 

以利沙上眼睛,看到五十多年前以利来到家,收自己做门徒。那时师从西乃山来,以色列仍国力强盛。那,如果哈王真心悔改,以色列怎会有今日的凄凉?父却最失望着离开。  

五十年去,自己也要离开了。哈一家如言,烟云般陨灭了。耶做了以色列的王,却依旧跪拜金牛。哈薛也如自己言,做了叙利的王。他是何等残暴的公啊,在耶就占取了以色列在旦河的全部国土。

以色列原如一片绿叶,却只剩下萎黄的半片。  耶在位二十八年,世了。

位的哈斯做王十七年,也世了。哈斯啊,你像你父一跪拜金牛,甚至跪拜假神舍拉。神的怒气到你,哈薛像践踏土一践踏以色列,直至你国中只剩十辆战车,五十名兵和一万步卒。哈斯,即使这样,你是不悔改啊,直至哀哀死去。 

 

Related image

 

 以利沙拭去眼角的老泪,他听到了屋外的马车声,哈斯之子、以色列王阿施来了。  阿施在门口,等适屋内昏暗的光线后,看了蜷在床上的以利沙。他俯下身去,跪在床前,在老人的身上,涕泪横:“我父、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士啊!” 他哀哭的,止是要离开的老人。  

“你去取弓箭来。”  以利沙手按在王的手上,似乎恢复了往年的精力,声音沉有力。王照做了。  “你打开那扇窗。”  以利沙看着窗外,仿佛到了春天的气息。窗打开了,秋风飒飒  “你引弓射箭吧。”  以利沙如同令。  

一支箭出窗外。  “是耶和的得箭,就是战胜亚兰人的箭。因你必在弗攻打亚兰人,直到击溃。”   以利沙出了利的言。  王身,看以利沙,眼中有闪烁的泪光。以色列多年来没有胜绩了。

  “你再取几支箭来,握在手中。”  王照做了,手中握几支箭,等着老人的吩咐。  “你拿着箭,猛击这地面!”  王半跪在地,拿箭地。。湿的土花起,地上留下三个土坑。  

 

Related image

 

以利沙长叹一声,神的旨意怎能幸逃脱?拜假神的国家怎能得到真神的恩佑?  但以利沙怒了,因为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自己,也对约阿施。阿施啊,你何不能明白我的一番苦心!  “你什么不打五六次!那,你就可以底消灭亚兰人。但你只打了三次,所以你只能击败三次。”  

在原诺诺。以利沙不再说话,也已无,他看定窗外,秋他冰凉的手臂,又一片无花果叶瑟瑟落下。父以利离开,或许还着希望,而自己离开前,心已先死了,以色列走上了不路。  以利沙黯然死去。他束了神呼召以色列悔改的代。神开始任凭人蹂以色列,他呼召的先知开始传讲以色列的亡。  叙利王哈薛也死了,他儿子便哈达接他作王。  

 

Related image

 

阿施与便哈达交,三次击败他,收取了些先前失去的城邑,正如以利沙所言。但是在它的背后,一个强权如雨后的野蘑菇开始兴起,它,就是述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