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46合集…约兰悖逆咒真神

“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 ( 撒上15:23 )  

 130.约兰悖逆咒真神…

“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 ( 撒上15:23 )  

 

Image result for ( 撒上15:23 )

 

来自上帝是你的悖逆? 

以色列王约兰趁着夜色,登上城,向城外眺望。几里之外,着一圈军营,如失控疯长瘤,内灯火曳,亚兰人正在做晚,肉的香气如无形的虫,飞进约兰的鼻孔,直入他的胃,引起无助的挛。约兰,扶住城,旁一个官上前住他的胳膊。  城内早已粮尽了,亚兰全国之力,兵城下,却不攻城,反而将城如枯井一困死。几个月去,城内粮尽,每天都有人饿死,连鸽都成了人的食物,一斤到六钱银子。

亚兰对这些似乎并不知情,也不以意,好像一心要这样驻扎下去,直至枯井内不留一水气。  约兰扶着,着城一路巡,守城的将士尽力挺直身体,向王致意。约兰看到的却是一尊尊披着衣的骨架,只有眼睛流露出一活力。约兰欲哭无泪,些士兵即使不被饿死,也再无斗力了,以色列就这样像烈日暴晒的爬虫,要无声消亡了

以色列的上帝就甘心这样惩罚?那个以利沙,上次医好人的元又好心放走了敌军次看自己同胞饿死却袖手旁观吗  

 

Related image

 

一个人突然扑到王的面前,把他惊醒。那人二十多,披,拉扯住另外一个同女子,向王哭:“王啊,求您帮帮我。”   

王看那人虽双塌陷,流泪的双眼却如烧红的焦炭熠熠亮,又到她口中出怪异的臭气,不禁心中异,后退一步答道:“如果耶和不帮助你,我怎能帮助你呢?我既无粮也无酒。你有什么难处?”  

“王啊,个女人失信于我!我为邻居,又都在去年生了儿子,丈夫却都饿死。昨天晚上,她:'我们总归快死了,不如今晚先吃了你的儿子,然后明晚再吃我的儿子。

 

Related image

 

'我心想与其儿子活活饿死,倒不如死他痛快,就趁他熟睡,把他了,煮熟后,我和她分着吃了。她把我儿子的骨都嚼碎咽了!

到了今晚,我去她家,却不到她的儿子。她把他藏了起来!”  约兰忽然如同喝一口苦的海水,扶住城,弯腰呕吐,却只吐出海水一样浑浊的胃液。他站直身体,抬望天,双手猛然撕裂王服,出野般的喊。“如果今天以利沙的头颅还留在他颈项上,愿上帝重重惩罚我!”  王转头对的武士:“你速去以利沙的住,将他的用快刀下。我随后就到,要眼看他滴血的头颅。” 武士命而去。  以利沙的确留在城内,因上帝他等待今日。

他正与几个先知祷告,忽然停下,:“看啊,那凶手之子派出了手,正前来里,要下我。” 众人大惊,纷纷离座。以利沙又:“你们躲在门后,等那手开门来半个身子,你用门把他死死住。他身后的主人随后就到。”  众人刚刚闪到门后,门吱呀开了,一个身影入,被众人抵在门上,那人动弹不得,失声大叫。正在僵持中,门外有人梦般低吟:“既然这祸来自耶和,我何必再仰望祂?我是以色列王,你们暂且开门。”  

 

Related image

 

屋内众人看以利沙,以利沙示意把门打开,那手狼不堪,回到王前。约兰盯住以利沙,冷笑道:“一切不都是你的上帝致的?”  “上帝没有些,而是因你跪拜巴力,仍不悔改,将些灾难带给百姓。

但上帝要个兆头给看,好知道祂是真神。耶和如此:'明天候,在撒城门口,六斤面只钱银子,十二斤大麦也。'”  

约兰若有所思,低扶他的讥讽道:“道耶和直等到在,才想起天上有个窗,可以面粉掉下来?” 

 “既然你如此,所以你必眼看到,却不能吃到。”  以利沙转头:“事情已成就了,吧。”  约兰,没有再回城,也就没有注意到亚兰军营内升而起的土。  

半夜分,约兰突然被兵叫醒,守城门的官求:“才有四个麻病人,在城门外大喊大叫,昨晚在饿死前去亚兰军队那里讨饭,反正横一死。

 

Related image

 

走近军营,却发现敌营空了,做好的晚都没有吃。他们疯了一吃下内各种美食,又拿了数不清的金珠宝。吃后,又怕上帝报应,于是不敢隐瞒这样的好消息,就跑到城门我。我不知真假,特来禀报给王。”  约兰沉思,半晌后抬头说:“亚兰人必定以此惑我出城,却埋伏在暗。” 

 “王,我城内有五匹活着,勉强可以拉辆战车

不若派几个哨兵坐着战车出去,到敌营那里侦查,看周有没有埋伏。”  约兰称善。  城内轰动了,消息遍,希望点燃了人们仅存的活力,他都拿好了盆布袋,涌到城门口,等待探子来。探子迟迟,日慢慢升高,又慢慢落下,陆续有人倒地,仍然活着的人的希望像日,慢慢升高又慢慢落下。  

西,人几乎要望了。突然城上有士兵高喊:“他回来了!” 城门几个月来于被打开,昨天扶王的官跑下城,到城门口持秩序。人流却如崩堤的洪水,冲倒任何横亘在他和食物之阻。

那个官被践踏在地,无数只脚如雨点踩过他,他口鼻流血而死,死前看到了人流又如海潮回灌,涌入城内,每人手中捧着各食物。  那晚,人后,开始交易亚兰弃的食品。

六斤面只钱银子,十二斤大麦也  亚兰人之所以在前夜逃跑,是因耶和华让听到了滚滚战车和万,他不已,以是埃及救兵忽然来,于是慌不路,逃回叙利 神遣先知除王  …

 

131.上帝嘱托以利三件大事,他却只做了一件

 

Image result for ( 诗 59:12-13 )

 

 “他的嘴巴充,口中尽是咒言, 愿他陷在狂傲中不能自拔。求你烈怒毁灭除他,使普天下都知道上帝在雅各家掌权。” (  59:12-13 ) 

 以利沙来到了叙利的大士革郊外,并没有声,而是找了一住下,安静等待。他在等待一个人的出父以利在西奈山上与上帝对话,上帝嘱托他做三件大事,以利却只做了最后一件,就是收以利沙做徒弟。

其他两件以利了以利沙。以利沙知道候到了。  那人果然来了,叩门,以利沙开门。来人年纪轻轻,目光炯炯,黑髯垂胸,向以利沙躬身,叫身后的仆从上四十匹骆驼着各种重礼品。

以利沙道:“请问你前来何事?”  那人再躬身答道:“我是便哈达王的臣下哈薛,王近日重病在床,心情郁,听先生在此,特派我前来候,并送上些薄礼。便王想教,他次能否痊愈?”  “你回去告他,他一定会痊愈。

耶和又告我,你回去后,便哈达就要死去...” 

 以利沙住,住哈薛,真看他,仿佛很久前就认识他,又仿佛在看他身后的什么,眼泪却慢慢汪上以利沙的眼眶,再流他灰白的颊须,如秋露滚入枯草。  哈薛被看得不自在起来:“我主,什么哭呢?”  以利沙用粗糙的手掌拭去泪水,安静下,:“才,我的神我看你将如何加害以色列百姓:你要火的堡,屠戮他的壮丁,摔死他孩,又活活剖开孕的肚腹。” 

 “你仆人算什么,不是一条狗,怎能做等大事呢?”  哈薛似乎没有吃惊。  “耶和华还我,你要做亚兰王。”  

以利沙一字一句,出神原本要以利哈薛的这预言,却不再多,也没有按照神的命令膏抹哈薛,他不能膏抹一个人来屠自己的同胞。但他知道不能再拖延了,神定意要用哈薛做杖,打以色列人,好使他惊醒。  哈薛双眼如流星闪过,泛起光亮,却一言不,因后面仆从众多,又因以利沙谢绝他的礼物,便匆匆辞别,赶回亚兰,安慰病榻上的便哈达:“以利沙告我,你一定会痊愈。”

王神色稍  第二天,哈薛再次探王,商要事,王命左右侍从退下。哈薛坐在床,看王洗手盆内的水未倒掉,便把被角浸入盆中,趁王不,拿起浸水的被角,捂住王的口鼻。便哈达垂死扎后,停止了呼吸。哈薛因此位,登基做亚兰王。  

哈薛做王,犹大王沙法已去世八年,王位由其子哈接任。一登基就死了自己所有的兄弟,好巩固王位。他的王后是哈的女儿她利雅,生子

一心王后心,引了她崇拜的假神,惹神怒。神就驱动犹大西部的宿非利士人合南部的阿拉伯人,一起侵入犹大,走了耶路撒冷内的各宝物,走哈的众妻妾,又死他众子,只留下了她利雅和母子。

神又惩罚得了脱肛的病疾,子拖出体外,腥臭难闻,却无法顺畅排便。两年后在痛中死去,年四十,王位传给其子  和祖父,因,与以色列交好,常造访。哈薛登基后,以色列王约兰想趁机收复失去的国土拉末一,因其父哈最后一就死在拉末。

于是邀犹大王一起出兵。  哈薛虽做王不久,却头脑冷静,果断出兵迎以色列联军。双方苦约兰,退出前线,回到在耶斯列的夏

犹大王也借机退出前线,到耶斯列探望。前方由双方大将把守,呈胶着状  以利沙听到况,知道神嘱托以利的第二件事可以成就了,于是派出一个先知,到拉末找以色列的猛将耶  一日清晨,耶正在拉末和其他将开会商议战情,门忽然开了,一个年人跑来,手里提着一个油罐,环视众人后,户说:“将,我有

” 耶并不认识来人,却看出他先知的打扮,道:“你在和我们谁说话?”  “是你,将”,那人着,走到耶,把他拉内室,手把门关,走到房中央,叫耶跪下,把膏油倒到耶上,:“以色列的上帝耶和华对你如此,‘我膏立你做我以色列子民的王。

你要死你主人哈的全家,我的仆人们报仇,因他被耶洗别害。 哈全家必亡,不奴隶是自由人。耶洗别的尸体必在耶斯列的田被狗吃,无人埋葬。’”  油膏着耶头发滴到地上,室内洋溢着郁的香气,耶跪在地上,回味着刚刚听到的,那先知却不再说话身开门,穿众将,跑掉了。  

众将军转头看耶从内室出来,眼中似乎有烈火在燃,有膏油着他的头发流到衣上,众人到了郁的香气。

“你没事吧?那子来找你干什么?” 有人  耶的心猛跳起来,如战马羁绊它的缰绳,他强做平静:“你得他应该知道他来做什么。” 

 “我得他。告他来做什么。”  战马终脱了缰绳:“他告我,耶和已膏立我做以色列王。”  室内一死寂,随即爆出雷般的呼声,众将士脱下衣,在耶脚前,俯身称臣,又有人跑到屋外,吹起号角,大呼:“耶做王了。”  

止住众将:“你如果真的立我做王,就上回到你军营,不可使任何人擅自去给约兰风报信,同时严敌军。” 看众将走后,耶战车,又拣选精兵,然后跳上战车,一当先,扬尘而去,直奔耶斯列。  

户马不停蹄,一百多里的路程,半天即到。夕阳斜挂在耶斯列城之上,耶户终于看到了城上晃的士兵身影,便叫车舆长加快速。城门突然开了,一匹战马而来,到耶前止住,上哨兵道:“王派我前来询问,将是何来意?”  耶斥道:“关你何事?你跟在我后面。” 哨兵因为认得耶,便听命跟从。  又一匹战马而来,哨兵询问样问题,也被耶放到战车后跟从。  城门第三次打开了,两辆战车一前一后出。

看清前面战车上站的是以色列王哈,便放慢速,做好准。哈兰转眼即到,在:“将何故从前线赶来?可是喜?” 

 “国中到都是你母耶洗别的偶像和邪,何来喜?”  耶手握良弓,边说边向哈  约兰脸色惨白,迅速调转车头驱马逃命,向前来的大喊:“,耶反了!”  落,一支利箭正中约兰左背,快如闪电穿约兰,箭从前胸透出。约兰倒在战车之上,当即命。

正是其父占拿伯的葡萄园,已哈改成菜园。  耶却没有停留,他如追赶野兔的狗,双眼紧紧盯住奔逃的犹大王战车纵马狂追。   

 

132.耶血腥除王  …

世界上从此迹的女性名字耶和华对何西阿:“再不久,我就要因耶家在耶斯列的屠惩罚,消以色列国。” ( 何 1:4 ) 

 儿子被射死的凶信回了内,耶洗别刚刚跑出内室,就听到了隆隆的战车了外院。无路可逃了,耶洗别身回去,对镜打扮,很快又再出来,然一个花枝招展的美少。她一个美人胚子,自信靠美色可以那个造反的耶心乱神迷。她登上内的高楼,凭高下瞰,意在和耶户谈保持安全的距离。  

听到了楼上的喧举头望去,耶洗别盛装站在楼台上,身站着一排太和大臣。

死主人的叛徒啊,你好?”耶洗别的声音又媚又厉。  耶户对她身众人大叫:“你间谁站在我这边?” 有几人以目示意。  

“把她我扔下来。” 耶户对大喝。  那几人交一下眼色,一起抓住耶洗别,合力把她高高起,再用力出楼台。耶洗别出一声望的惨叫,又突然止于一声响。耶战车上探看去,耶洗别已经头骨碎裂,脑浆溢出,血四,迸到了城和耶战马上。城门随即打开了。  耶驱动战车耶洗别的尸体,入内。一天去,大事解决了,他要安心坐下吃  

后,耶突然想起什么,将士:“去把那受咒人埋了,她竟是西的公主。” 手下命而去,来到城外,却一群野狗正在那里吃得津津有味,不有后来的狗凑上去舔吃地上的肉渣。士一阵恶心,散狗群。地上只剩斑的血迹,托着白森森的骨和手脚的骨架。  

听了回,一声息,:“应验耶和借祂仆人以利亚说,‘狗必在耶斯列的田吃耶洗别的肉, 耶洗别的尸体必像耶斯列田便,无人能出那是耶洗别。’” 从此,天下父母无人自己女儿起名叫耶洗别。  

想到撒城内有哈的七十个子,耶一封,派人城内众首老,一名哈的儿子做王,好迎攻城的部

城内众首很快使者密信回来,愿意归顺,听从他的安排。于是耶再修一封:“既然你们归顺听从我,明天候,着你主人子的首来耶斯列我。”  

两天后的清晨,耶斯列城外赫然出两堆人,每堆三十五,汪出两滩乌黑的血水,人上的须发风飘扬,嘴空洞的着,似乎在无声息。空中旋着黑,成群的苍蝇时飞起又落下,野狗却不敢走近,只是远远发出无奈的叫。

原来些人哈七十个子的,在前夜被撒城的人送来,耶立刻叫手下在城外堆好,一来威百姓,二来自己立威。  首都撒于是归顺。耶杀红了眼,要借神的名义杀更多的人,好巩固自己的王位。他把耶斯列城内哈的属、大臣、朋友和祭司全部死,无人幸免。他无辜遇害,激怒了耶和上帝,因此言耶做王只到第四代。  

耶斯列既平,耶向撒亚进发,走到野外,遇到一行人使者打扮,正前往耶斯列。耶户问是何人。

答道:“我王的属,在去候王和耶洗别太后一家。”  

与手下将士交下眼神。原来些人不知道耶斯列城生的一切,也不知道犹大王战车逃命,被自己追的手下射成重,逃到米吉多身亡。耶大喝一声,叫手下捉住群不知所措的使者,把他拖到一个井。四十二名无辜全部被身亡。  

户进入撒,抓捕哈家中的男丁,包括仆人和奴隶,又把他全部死,一个不留,实现了以利言。  几天之后,以色列各地官吏向自己的百姓逾耶王的通告如下:“哈供奉巴力不够心,我耶要更加热诚,因此要在巴力庙向巴力献大祭。各地所有巴力祭司及信徒,必如期参加盛典。凡不来者,当以不敬定罪格。”  

日子如期而至,巴力神庙被得水泄不通,庙里的信徒都穿上了耶户发下的一祭服,每人都喜笑开,不承想受到如此殊荣,耶不但派重兵把守庙门,不信巴力的人连进入神庙的格都没有。祭祀开始了,耶献上祭物,然后把程序交巴力祭司,自己走了出去。庙门随后关上了。  

庙门突然又洞开了,庙里的众人受到惊回看。一群士兵手持短兵器,早的巴力信徒猛砍猛。庙内的人喊的胆量都了,本能向里面去,反倒士兵的砍更加容易。不到一刻功夫,整个庙内尸首横籍,血水横流,所有巴力信徒,全被耶户杀死,无人得脱。士兵把死尸拖出清点,又放火了巴力的神柱。那庙后来成公  

这样,耶户铲除了巴力崇拜,正如几十年前以利在迦密山上期望哈所作的一。耶除了哈一家,正如死拿伯后,以利在拿伯的葡萄园对亚言的一  

户连死众多无辜后,不再有后,安心做王。只是他忘了一事:哈的女儿、死去的犹大王之母、太后她利雅,在犹大如毒蛇的余孽,要兴起新的血雨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