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45合集…将军因信麻风愈

耶稣说:“在以利沙先知的时代,以色列国有许多患麻风病的人,但没有一个人得到医治,反而叙利亚的乃缦得到了医治。” ( 路‬ ‭4:27‬ ) 

128.将军因信麻风愈…

 

Related image

 

耶稣说:“在以利沙先知的时代,以色列国有许多患麻风病的人,但没有一个人得到医治,反而叙利亚的乃缦得到了医治。” ( 路‬ ‭4:27‬ ) 

神医治了人的症,只因他的信心 使女走的内室,内心忐忑不安,将军这次作回来,一直深居出,在室内。  将使女的脚步,从窗边转过身来。他穿着便服,使女上看到他的前臂布了大小疙瘩,像蟾蜍的背,又如深夜井台上的绿苔,闪烁着暗淡的月光。使女不知所措,站在屋角。 

 “是你告夫人,以色列中有人可以治愈我?”,将声音依旧洪亮,却添了几分凉。  “是的,将。以色列的撒附近,有位先知叫以利沙,他肯定可以治好将。”  “你因何如此肯定?莫非你见过他不成?” 将看着个被自己来的以色列女奴,半信半疑。

  “使女未曾见过先知,可是从小就听长辈们讲论他的事迹。他曾把旦河分开,又把耶利哥外的一苦泉甜,还让一把掉进约旦河的斧漂起来。

 

Related image

 

一个寡亡夫欠主要她两个幼子去做奴隶,可寡除了家里有瓶油,一如洗,就去求以利沙。先知看她可怜,她去借所有居的碗瓢盆。然后,先知她关起门,把家里那瓶油倒进这些容器里。所有的容器都装了!她清了,剩余的钱还够她养孩子。” 

 

Image result for 但没有一个人得到医治,反而叙利亚的乃缦得到了医治。 ( 路‬ ‭4:27‬ )

 

 “真的?“,将的声音有些快起来,“只是和治病无关...”  “将,他却有更大的神迹。以利沙常路过书念,那里有个富人的太太每次都款待他吃喝,还专他留了一时间久了,先知有心要回她,听她不能生育,就言她夫妻会生个儿子,而她一年后也真的生了!后来那孩子到几,却突然得了急病,死了。

那太太骑驴跑去找到先知。先知居然把她的儿子又救活了!

 

Related image

 

先知有更多别的神迹...”  使女的声音渺下去,将的眼睛却慢慢明亮起来,虽然以色列是国,而自己是亚兰的元,可亚兰一直在上,以色列王应该不会不送个人情。  

事情果然如他所料。以色列王约兰盛情接待了将一行。宴后,将亚兰王的笔信呈给约兰。信中写道:“以此信介我的臣仆乃到你那里,你医好他的麻病。”  约兰读信后色有异,缦暂且回休息。

等乃走后,约兰环顾左右大臣,将信中内容念众臣,众臣都低约兰突然离座而起,双手撕裂王服,大声道:“道我是上帝、能操人的生死家伙竟叫我医好他一个将的麻病!他道不知道以色列的麻病人只能在野外等死?他无非想找借口攻打我。”  

却不知道约兰望,以利沙的能力既然他的使女都知道,以色列王就更不会不知。他在王的高档酒楼里耐心等待,等待王去传唤先知京。  

 

Related image

 

约兰却度日如年,不知如何个心安理得的国元,只得派人每日陪酒陪笑。却有一日,一村人求见约兰约兰看那人土,没好气他来意。那人:“我是以利沙派来的先知,他有话对:你什么撕裂衣服呢?派那人到我里来,我要他知道以色列有先知。”  

按照约兰指点的方向,着自己的车队重礼物离开了撒,到下去找以利沙,边压隐隐的怒气。原来去几天约兰不但没有召以利沙,甚至不愿意派人陪同前往。害得自己一行人在荒郊野岭,到处问路,好不狼  

以利沙的住处终于找到了,是个低矮的土屋,门低矮的甚至会碰到山羊的羊角。将坐在上,等仆人屋去通,仆人很快出来,先知的一个门徒随后出来。将,不声色看那门徒。那人走近,躬身军说:“先知已知将来意,将军请旦河里沐浴七次,病患自会痊愈。”  

怒火几乎把将的眼睛点燃,如果是在叙利,他早派人去把那先知斩为两段了。可竟是国,而自己不一行访客,不可造次。将怒火,拨马就走,走于开口道:“真是个老子。

不然的,他起码应该出来迎接我,再奉他耶和的名我祷告,好医治我。他反倒好,居然只派一个徒弟出来,指使我到一个又旦河去,道我在叙利找不到更加清澈开的河流道我是他的奴才,被他这样使唤吗!”  “将再三思。”,到先知的仆人:“了治病,先知如果你做困的事情,你肯定毫不犹豫就去做了。

 

Related image

 

在先知你去旦河沐浴七次,不是很容易什么不照做,身体痊愈呢?”  将军转头定睛看仆人,又低看自己裸露的手臂,几只苍蝇在糜的皮肤上吸吮黄色的水,他却毫无知。他憎的将苍蝇赶走,又朝望去。旦河在那里,需三天行程。他沉思片刻,拨转马头,向旦河方向走去。

 

Related image

  

旦河静静地流淌着,将一行望着河水,似乎想从河水中看到奇的光芒。河水却依旧浑浊的翻滚。将,脱去衣服,赤身走河水,河水比他想象的要冰凉些。他不禁打个冷噤,慢慢走深水,直到水没了他的。他又游回岸,走上河岸,真看自己麻的患苍蝇的手臂有了麻酥酥的感闪烁着晶的水珠。  

 

Related image

 

恍惚成了孩子,突然不再着自己的病患。他身又跑回旦河,扑起缤纷的水花。仆人都笑了,一起数着沐浴的次数。旦河水奔向南,一只水鸟躲树荫下,斜这这些不速之客,得莫名其妙。

  “到了七次了”,仆人一起喊起来。乃走上河岸。众人定睛看他。他也低看自己的手臂。手臂上如同疤初愈,曾糜的地方如泥被冲去,露出白皙的嫩肉,光滑如初。众人目瞪口呆,仿佛看到了异象。  将的眼角滚出泪,他装作抹去上的水珠擦去泪水,尽量平息自己的声音,:“回去,重新去找以利沙。他信的耶和是真神。我要去拜祂。” 

 

129.师徒巧兵  …他只要神迹的果,却无神迹的原因 “

 

Image result for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  ( 约‬ ‭9:41‬ )

 

稣对们说:「你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能看』,所以你的罪在。」”

(  9:41 )  

是个古城,地平坦,四周山。瑟曾在里找到十一个放羊的哥哥,却被他扔到一个土坑里,然后卖给去埃及的商人做奴隶。八百年去,个地方展成一个小城,却依旧水草丰美,气候宜人。  

鸡鸣刚过,清晨的云雾还飘在山,城内人家都在酣睡。吱扭一声,却有个年男子打开了一个土屋的房门,手里提着水罐,向城外走去。他要去打井水,好回来给师傅洗漱做  

他站在井,放下井提水随意向不远处的山丘望。山丘上一夜之怎么到冒出了黑森森的树丛?他困惑不解,揉眼再看,没有树丛摇动?再看,他的心突然随着水桶直井底。

 

Related image

 

根本不是树丛,山上是密密麻麻埋伏的军队乌压压的如同苍蝇房梁的角落,自以无人看  

心虽然狂跳着,他却尽量用正常的步伐回到城内。傅已早祷完,站在院子里。“傅,大事不好了,我才出去打水,发现城已亚兰军队!他肯定是昨晚就来了。”  以利沙看着惊惶的徒弟,微微一笑:“我早已知道他要前来。” 

 “傅,那你什么不像前几次那,提前告亚兰人的兵力部署和行方向,我好如原来一跑去告以色列王?不次他好像不是来包王的,因在撒。”  “次他的确不是来剿王,而是来剿你我。”  有狗突然在远处叫起来,徒弟被吓了一跳,着哭腔:“傅,那我死定了。” 

 

Related image

 

 “你不要惧怕!与我同在的比与他同在的更多。“   以利沙将以利他的旧外襟束,望天祷告:“耶和啊,求你开少年人的双眼,使他能看。”  那少年人着以利沙的手指望去,城外突然漫山遍野如同燃起金色的火焰,他惊呼一声,回头东看,太阳却仍然在山后。他转头看,看清闪烁的火焰后是隐隐约约无数的战车战马,他看到了以利沙在以利升天看到的天  

以利沙拉住徒弟的手:“徒儿,不要害怕,你看到的是耶和军队。神若不,无人可以害你我。来吧,出城去,迎见亚兰军长。”  城内的狗吠此起彼伏,乱作一。人都跑到街口,惊恐的看亚兰军队如黑色的水流流下山坡,慢慢汇拢到城外。有孩子的哭声陆续响起,都很快被母亲们用手住,男人都不说话,呆呆看着走的以利沙徒二人。  年人跟着以利沙,迎着敌军走去,他听到大声祷告:“神啊,求你使亚兰而不。”

 

Related image

 

他却不知何意。,二人走到城外,亚兰人如河水绕过青石又合,将二人中。 战车上的军长问以利沙:“我以利沙在城内,你他。”  

以利沙:“不是那路,也不是那城。你跟我去,我必到所找的人那里。“ 说罢,以利沙着徒弟,走出重亚兰军一言不,跟在后面。  

升高了,撒的城门大开。以利沙派徒弟跑到前面,告城内会有大前来,只需照以利沙的安排去做。全城的守都戒起来,将重要路口守住,又重重住王,只留下了城中的广没有防。

百姓一律呆在室内,有胆大的爬上屋向下望。只 亚兰军队蜿蜒如蛇,跟在以利沙身后,穿城内大小街道,却如梦游一般,眼睛直直望着前面,看到街道两的以色列士兵如同看着野外的树丛  

以色列王约兰坐在城中广战车之上,一言不,看以利沙带领亚兰军队如引河水流入水,全部入广。以色列军队无声的住广,如石堰住水沙法向约兰示意,然后抬望天祷告:“耶和啊,求你开些人的眼目,使他。”  音落下,广上突然响起一片惊呼,然后刀枪陆续落地,哭声由小大慢慢成哀亚兰军长如梦初醒,愣愣地看自己被以色列军队水桶般密的包,又抬看到以色列王冷冷的注

道:“你们为兵入侵?”  军长流下冷汗:“亚兰王之前几次埋伏军队要偷您,我却每次都扑个空。

王就怀疑他周有奸。有大臣却告王,原来是以色列的以利沙每次都能知王的安排,并派人告您如何避。于是王派我去多以利沙,却不知因何到了里,被您包。求您开恩命。”  以色列王不再答,却转头问以利沙:“我父啊,我可不可以击杀?”  “不可击杀!即使你用刀用弓来的俘,都不可戮,何况是他前来呢?当在他面前设摆饮食,使他吃喝好后回到他的主人那里。”  

 

Related image

 

约兰称善,于是缴获对方所有的兵器,同派人安排食。约兰人早已渴,都低狼吞虎咽,然后狼离开。  

夕阳西,撒城又安静下去。徒弟跟在以利沙身后,向多走去。以利沙一言不,低走路。徒弟好奇,道:“父,人若下次再这样埋伏我,怎么?”  “他不会了。只是,他要明刀明入侵。”  弟子沉默片刻,再:“他们为这样仇恨我呢?”  以利沙也停片刻,再答:“因以色列的王如同今天的亚兰人,耶和华视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