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44合集…南北二王命运迥

 “虽然许多人攻击我,祂必救我平安脱离险境。永掌王权的上帝必鉴察并惩罚他们,因为他们顽梗悖逆,不敬畏上帝。” ( 诗‬ ‭55:18-19‬ )  

125.南北二王命运迥

Related image

 “虽然许多人攻击我,祂必救我平安脱离险境。永掌王权的上帝必鉴察并惩罚他们,因为他们顽梗悖逆,不敬畏上帝。” ( 诗‬ ‭55:18-19‬ )  

…同犯罪,认错梗的不同命运哈兵死后,犹大王沙法逃回耶路撒冷,先知耶前来谴责说:“你怎能帮助哈,那憎恨耶和的人呢?你这样做已激怒上帝了。”   

沙法听后痛悔,走遍各城各,把耶和的律法教导给百姓,又任命敬畏神的法官、祭司和老。   

神于是重新祝福犹大国。那犹大部的摩押和亚扪趁着犹大新,渡死海,入侵犹大,一直攻到距离耶路撒冷只有一天行程,全城震恐。沙法百官和百姓到圣殿,自向神祷告。  

神的话临到利未人雅哈希:“你不要因敌军强大而惊恐,因为战争的胜败不在乎你,而在乎上帝。明天你下去迎,会在耶伊勒野前的谷口遇

但你不用交,只要守住阵势,站立不,看耶和华为施行拯救。“  于是第二天犹大出兵,走到谷口,与相拒,沙法在军队前面安置乐团,大声歌唱美上帝。

歌声在山谷回旋,神使敌军神志不清,开始自相残至尸横谷,无人逃脱。犹大军队敌营中收集物,三天后没有拿完。第四天他来到一个山谷,一起称上帝。那里从此名叫比拉迦谷,直到今日。  

沙法一歼敌军,从此周各国不敢再觊觎犹大。

神又祝福沙法政的最后八年,国泰民安,四境无虞。  却以色列王哈死后,其子谢继位。摩押那也背叛了以色列,在东边不停侵事搞得精神恍惚,一日在王的楼台上失脚跌落,多骨折,摔成重,躺在床上多日不骨疼痛中,听西非利士人的以革神庙中供奉着王别西卜,能掌管生死,就派出几个使者前往,占卜自己何日痊愈。  

几名使者遵命出,却在第二天早上回到王困惑不解,去以革来回不可能仅仅两天时间。使者解道:“我们刚走到郊外,有一人在路上截住我,要我回来告你,耶和华对,‘你差人去求以革的神明别西卜,是因以色列没有真神

因此你再也不能下床了,必死无疑。’”‭‭  大惊,忙使者:“那人何以知道你的使命?”  使者也困惑摇头:“那人并没去哪里,而是直接。”   :“那人相如何?”   使者:“那人瘦骨嶙峋,一脸长髯,目光炯炯,身穿皮外襟,腰束生牛皮

那人身后另有一人,秃头,面色拘。”  大怒,道:“人必是以利,父亲亚哈已被他言身亡。次不管如何,我要言我的身体痊愈。”  

派出一个官和五十名士兵,前去捉拿以利

第二天,有人匆匆跑对亚谢说:“王啊,我昨天在野外放羊,看到王的几十名御林军围住一个小山,山上坐着先知以利和他弟子以利沙。那以利亚说,'神人啊,王命令你从山上下来。',以利  却回答,'我若是神人,愿天火降下,烧灭众人。'

落,就有火舌像闪电样击中了些人,他身体黑冒烟,倒地身亡,无人幸免。耶和华实在可畏,我看得心惊肉跳,因此放下羊群,赶来告一切。”  怒火一瞬间让亚了身体的痛,他出新的命令:“来人啊,再派出一个官率五十名精兵,去捉拿以利亚进宫。”  

第二天,那个牧羊人又跑对亚:“王啊,您昨天派出的五十个士兵,和前天派出的一,全部被神用天火死了。

 

Image result for 耶和华实在可畏,愿王在神面前三思。”

 

耶和华实在可畏,愿王在神面前三思。”  不置可否,再次派出了同数目的士兵。他不相信自己居然一个赤手空拳的先知。  那命而去,在同的地方到了以利。那官上前,双膝跪在以利面前,哀求道:“上帝的仆人啊,求你了我和你的五十名仆人的性命。前两次来的人都被天火死了,在求你我一命!”  

 

Related image

 

以利站起身来,对军:“你不用害怕,才神的话临到我,叫我随你进宫。”  谢终于在病床上到了以利,以利身穿旧的皮外襟,束腰,面若沉水,走到王的病榻前,对亚谢说:“耶和话对,‘你差人去求以革的神明别西卜,是因以色列没有真神可以求问吗?因此,你再也不能下床了,必定无疑。’”  

从以利口中听到了和使者的一,也是神对亚不敢奈何以利,却至没有悔改,没有求神赦免。他被自尊和自怜淹没,逐渐进入昏迷,几天后死在床上。  在位两年,无子位。王位被其弟约兰继承。  以利却老了,他知道自己离世的日子近了,和弟子沙法道别的时间近了。 

 

126.师徒二人别离  …

 

Image result for ( 诗‬ ‭73:25-26 )

 

夕阳下,古道,他乘彩云离去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呢? 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慕的。虽然我的肉体和心肠渐渐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和福分,直到永。” (  73:25-26 )  

以利老了,年轻时曾指望哈王可以离弃假神,带领百姓回耶和,却心看到哈至死都在离真神,直至神的到。  以利心知离世前再不会看到以色列回上帝,就着弟子以利沙来到吉甲,在那里约书亚四百年前与十二支派立的石碑,以色列百姓曾在里行割礼,立志属耶和

二百年前,先知撒母耳又在里膏立了以色列的第一个君王扫罗俱往矣。

沉夜初逝,晨星廖寥,山吹拂徒二人的髯。山之上,以利向南眺望,转头对以利沙:“徒儿,你留在里吧,耶和吩咐我去伯特利。”   以利沙不善言辞,却分明看到傅眼中的留恋与面的悲戚,就:“我凭永活的耶和和你的性命起誓,我决不离开你。”   

前二人到了伯特利,当地的先知接待了他。以利趁人独自到山上去了,去找八百年前始祖雅各在星空下梦到神的天梯所睡的那平石,那里神与雅各立:“我与你同在,无你去哪里,我都会保你,你返回片土地。我必实现对你的应许,决不离弃你。” 山依旧,山石依在,神啊,以色列却已弃了你。

们还会失去片土地?假如那,你何故里?  饭间,人像以利沉默,他虽知以利要离开了,却找不到比沉默更好的方式挽留光。后,以利以利沙:“徒儿,你留在里吧,耶和差我去耶利哥。”   以利沙拙嘴笨舌,照样说:“我凭永活的耶和和你的性命起誓,我决不离开你。”   

傍晚分,二人到了耶利哥址。四百年前崩塌的城早已消堙于流水般的光里,曾煌几百年的大城只剩下它倚重的土丘,在夕阳下似乎沉思凉的往事。以利沙跟以利,恐怕傅突然离开。耶利哥的五十位先知也来了,迎接二人。以利看天色晚,转头对以利沙:“你留在里吧,耶和差我度过约旦河。”   以利沙依然:“我凭永活的耶和和你的性命起誓,我决不离开你。”   

于是二人在夕阳下继续前行。五十位先知远远跟随,恐怕打光。  旦河水奔涌向南,以利站在河,眺望岸,那里曾有四百万先祖排等待,准过约旦河,那里曾有祭司肩扛神的柜,踏急流,止住了奔涌的河水。

Image result for ( 诗‬ ‭73:25-26 )

以利脱下老旧的外襟,卷成一卷,高高起,如同鞭,弯腰抽打河水。河水如同一条巨大的粗蟒,被断,分作两段在原地抽搐,留下中无水的河床。  

以利亚带以利沙走河底,来到河岸,身后的河水复合,奔涌如前。以利树丛,回西望,夕阳挂在山,正涂抹出最后一道残。别了,以色列,别了,众乡亲

以利望天,天上聚了一彩云,如同一片巨大叶,正缓缓下落。“候到了”,以利亚转头问以利沙:“在我被接走之前,你要我你做什么?”

  “将你的灵加倍地我,我好接替你。”  以利沉吟道:“个要求很。不,我被接走的候,如果你看得我,就可以得到,否就得不到。”  以利亚继续走,边对以利沙些道别的。以利沙心中惆,忽然看到一刮起,旋之上是那巨大的彩云,那旋将以利罩住,眼中出有火一般的战马,拉着火焰一战车。以利沙看到以利已坐在战车之上,须发如旌旗飘动,随着旋脱离地面,扶直上。  

 

Related image

 

以利沙眼含泪,仰大喊:“我父,我父啊,以色列的守者,你就这样离开了!”  以利沙没有听到回音,傅不了,旋消失了,彩云也升高不了,以利依然抬仰望,忽然一件西掉下,以利沙看,是傅的外襟,是他穿了几十年的皮外襟。以利沙睹物思人,泪流面,悲苦中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撕做两半,将傅的外襟披在肩上,走回旦河。  

河水奔涌如旧。以利沙高高起手中的皮外襟,如傅一抽打河水,河水起几朵水花,依旧奔涌向南。以利沙仰天大叫:“以利的神啊,你在哪里?” 然后再次抽打河水,河水声断开,露出河床。  河西岸的五十名先知看以利沙穿着以利的外襟,平地走过约旦河,又看到他上的泪痕,心知以利离世,都俯身拜他:“以利的能力了以利沙。” 

 以利沙在耶利哥住了些日子,当地人求他治好当地的水源,因那里的水咸,不庄稼。以利沙要了一个新碗,里面装了,走到水源那里,把倒在水中:“耶和如此,‘我洁水,从此它不再使人死亡,也不再使土地瘠。’”  那水从此就甜了,直到今日。  以利沙离开了耶利哥,回到了伯特利。从那里,他去了迦密山,他去那里,要看傅以利神的祭,要看神用天火的祭  

 

127.三王神迹  …

真神敬拜的穆,和假神献祭的血腥 “摩押啊,你要被攻占,因你倚仗自己的成就和富。你的神明基抹及供奉它的祭司和官都要被去。” ( 耶 48:7 )  

以色列王,哈之子约兰,率大军进了犹大,与犹大王沙法的军队联军进入犹大南的以,以王将自己的军队也合在一

三只联军穿,一路向北,入摩押境内。  原来,哈生前在事上有建,摩押弱,每年向以色列进贡十万支公羊的羊毛和十万支羊羔。哈死后,摩押王米沙借机反叛,不再进贡约兰出兵,一来想逼米沙进贡,二来要在列国重立威  

三国联军顺着摩押和犹大交界的一条河谷向北挺,本意取水河谷,无奈河谷干涸。摩押王米沙凭借天地利,避开联军锋锐,以逸待

果不其然,联军七天后水尽,人干渴耐,而烈日好似要烘烤出每人最后一滴汗水,陆续有将士中暑倒地。联军掘地挖井,却找不到任何水源。  “完了,完了”,约兰满脸望,对约沙法和以:“我们现退不得,摩押王随可将我们斩杀绝。” 沙法和以王都低  沙法打破沉默:“里有没有耶和的先知?我可以托他求耶和。”   

约兰的一个臣仆耳尖,着答道:“我知道先知以利沙在附近,以前他是以利的助手。”   沙法素以利沙大名,舒口气:“耶和必定会借他向我们说话。”  于是三王由那臣仆路,去找以利沙。那以利沙身披以利的皮衣,站在树荫之下,早知三人来意,对为首的约兰说:“我什么要帮你呢?你去求你父母跪拜的巴力先知去吧。”  约兰:“却是不然。因为这是耶和华让陷此境,任凭摩押王宰。”  

以利沙却对约兰说:“我凭着我事奉的万之王、永活的耶和起誓,如果不是因我敬重犹大王沙法的故,我断然不会你,也不会帮你。在,你去找个琴来。”  很快,琴来到树荫之下,抱琴而坐,奏以利沙吩咐的曲。琴声激昂,拍急促,忽如众水滔滔,又忽如万不可。听者无不慷慨涕下。以利沙在声中开双臂,抬望天,长须微抖,口中喃喃低祷。沙法早已泪,下跪敬拜耶和约兰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神情局促,踱步不安。  

曲停下后,以利沙容光焕发三王:“耶和吩咐你要在山谷中到挖沟蓄水,因耶和华说,‘你虽不见风,也不雨,但谷中必到有水,人畜都会喝。’”  三王相,面露喜色。沙法道:“感耶和的拯救,请问战事如何?”  些事耶和微不足道。祂要把摩押人交在你手中。你必攻陷摩押所有的城重,砍倒各种佳美的木,堵塞所有水泉,用石头毁坏一切良田。”  

于是三王拜,辞别以利沙,回到军营。第二日清晨,犹大和以色列二王向耶和献祭,同安排军队列好阵势,准备饮水。祭司将祭牲在祭之上,油烟缭绕。正在此,干涸河谷之内,从南向北,有河水由以境内缓缓流来,漫河床,填军队 前晚挖好的大小沟渠。三大喜,人畜如久旱的禾苗突遇甘霖,取水痛,一解干渴。

之后,三按照令,坐在原,刀在手,却不得出任何声音。

山谷之内,一片寂静。  正在此,旭日初升,越摩押高地,投射在河谷中的大小水坑中,映出血的光线,被摩押的探子看得一清二楚,赶回去禀摩押王。

原来,自联军入境以来,摩押王率全部军队,日夜跟随联军,只是在暗,居高下,等待机,前几日早看到联军水尽,心知其兵内必因缺水哗变  

探子早跑回摩押大,向摩押王米沙禀:“大王,我们刚刚看到军营内有异:他所在的河谷突然出几百血水,每血水周都倒了一圈士兵,手中都握有刀。他必是因缺水而自相残内一片死寂,想必已覆没。”  

米沙听完,大笑不止:“果然不出我神机妙算,联军不攻自,其留下的重却只好坐享其成,哈哈哈!各位将,有各位一趟了。”  

于是摩押大争相恐后冲向河谷,人人都恨自己少了两只空手拿西,眼众人冲到近前。联军营内突然一声号响,坐在地上的联军腾地跳起,喊,向摩押人。

摩押人得横魄散,以死人复活,在原的早被联军砍倒在地,醒悟得早的身逃命,如海浪没有涌上海就散作零星水花,留下凌乱水沫。  

联军,每攻占一城池,就把郊外的良田用石头压死,又堵塞泉眼,砍倒果林,这样联军势如破竹,直逼最后一城,就是摩押首都吉.哈列  

摩押王在城内拼死抵抗,无奈联军派出甩石精兵,将城团团围住,将卵石如雨点一般向城和城上守,城崩坏。米沙城破只在旦夕,集合了勇士七百人,欲突破最薄弱的以东联军,却始不能突,再被逼回城内。  联军破城心切,争相要立功。

忽然摩押城上燃起一烈火,又人的声,如阴魂之曲透人骨髓。联军三王不知由,止住三。只之上,摩押王米沙形同枯槁,面如骷,披,站在一柴火面前,身后一圈基抹神的祭司,口中人的低吟,肩扛一个五花大的年男子,将他平放在米沙身前的城之上。  

那男子不到二十,虽眉清目秀,却面如死灰,双目紧闭。三王中有人得那是米沙的太子,正不解米沙何意,突米沙起双手,又寒光一,米沙已将手中匕首重重刺入儿子胸中,再紧紧压住抽搐的儿子,在他耳喃喃低

太子的身体刚刚平息,米沙又大叫一声,抽出匕首,再次刺入儿子胸部,片刻后剜出一血淋淋的心。他双手捧着心,放到火焰腾腾的祭之上。  

城下的约兰沙法早已被冷汗浸透衣衫,如立在寒冬栗,身后的将士随着米沙每个出本能的惊叫,有人掩面不敢直,有人低声哭泣。  联军,无心再攻城,而退兵。  ,以色列王约兰亲历了耶和的拯救,也目睹了假神崇拜的血腥残忍,却于没有悔改,也再没有经历类似的利。而犹大王,在若干代后,却居然要如法炮制,死自己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