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40合集…上帝赐恩所罗门

 “耶和华掌管君王的心,易如支配垄沟的流水。人自以为行事正确,但耶和华衡量人心。” ( 箴 21:1-2 ) 

 114.上帝赐恩所罗门

 

Image result for ” ( 箴 21:1-2 )

 

上帝赐恩所罗门  “耶和华掌管君王的心,易如支配垄沟的流水。人自以为行事正确,但耶和华衡量人心。” ( 箴 21:1-2 ) 

 神分一国二半  …

神不允,却容入侵 门死了,登基时轰轰烈烈,死却如烟云逝,生前国达到鼎盛,死后国家却走向分裂。他得到了神祝福的智慧,却失去了与神同在的福气。他随着妻子跪拜各假神,却不怕一再得罪保以色列的耶和  

耶和于是将反叛之心放在以法支派的耶波心中。

他听门的儿子波安即位做王,就从逃亡之地埃及回到以色列,召集了北部十个支派的老,一起到耶路撒冷,要求刚刚做王的波安减税和傜役。波安不但没有安,反而加苛  波一不做二不休,以色列众老回到家,号召各支派造反,十个支派云集响立耶波做王,定都古城示,国号以色列。

 

Related image

 

这样十二支派中,只剩下犹大和便雅两个支派继续拥立所门之子波安,国名犹大。波安在耶路撒冷听北部造反、役,不由半信半疑,于是派前去,命令他速速复工,追的工期。

北部百姓早恨入骨,他仍大不可一世,新仇旧恨涌上心,将他用乱石死。  

波安闻讯,怒不可遏,率精兵十八万,浩浩荡荡向以色列扑来,意在一平息叛乱。大军刚刚要走入以色列界,士气不由肃杀起来,遮天的土翻滚,如狰狞的巨蟒行。日正中午,一个髯老者住了去路,士兵状,将他波安乘坐的战车前。老者躬身  “我是耶和派来的先知,名叫示雅。耶和今日有话对这样说,‘你不要上去与以色列同胞交,都回家去吧!今日的情形是出于我的旨意。’”  

 

Related image

 

波安早就耳雅的大名,今日他神采奕奕,传递神的话语时凛凛,不由踌躇沉思良久,示雅在路旁定睛看王,等他最后决定。波安本来对战事就忐忑不安,一旦听到先知传递神的劝诫,心中的忿怒慢慢平息下来,也认识到己寡众,自赴死地,必凶多吉少,于是雅回礼称善,命大军转头,回到犹大。  

波安一旦回到耶路撒冷,上加固境内各个城池,存储战备,又增派驻军境警戒,以防以色列犯。自此以色列分裂南北两国,军队虽互相敌视,百姓倒也可以随便南北往来。  

几个月去,北部以色列境内忽然有大量利未人涌入南部犹大,漫山遍野如走散的羊群,虽拖家口不慌不乱,但人人面有忿色。

波安听消息,派人将入境的利未带进宫内,询问缘由。几个老代表到犹大王,皆老泪横申道:“耶波昏庸无徳,背弃神道,他做王不久就弃了耶和华设立的利未祭司制度,反而他本族的以法人担当。以色列五百年的承被他于一旦。

不想与他的罪有份,只有舍弃了我祖上下来的卑微地,全族搬迁回犹大,求您能够开恩收留。” 言泪如雨下。  

波安赶好言相允安排他的去附身恩,又言道:“耶波的大罪不止一。他恐怕以色列百姓到王所在的耶路撒冷献祭,怕日子久了失去民心,就造了两个牛代替耶和真神,一个立在伯特利,一个在但,百姓跪拜。不但如此,他自立期,与神的开,企慢慢迷乱百姓的心智,避免他前来耶路撒冷。”  

波安听了,先是一惊,又转为窃喜,耶波行如此得罪上帝之事,其王位必不得久,也必不会犹大形成致命威。他于是心安几个老:“耶路撒冷乃圣殿所在名城,每年三次期,全以色列百姓中敬畏耶和的,必要前来献祭,敬拜上帝。

 

Related image

 

利未支派能够回,必定大蒙神的祝福。我也会尽快安排你在犹大境内安下来。”  

此事,利未支派对罗波安心存感激,竭力效忠,达三年,犹大国力慢慢复,再次强盛。波安慢慢安于享,不再慎侍奉上帝,也渐渐冷淡了利未祭司。于是上帝在他做王五年后,激怒埃及法老示撒攻打耶路撒冷。示撒率一千二百辆战车,六万兵及无数士兵,一路攻城略地,直逼耶路撒冷。  

时战况危机,犹大各首聚集在耶路撒冷与王事。示雅先知再次求见罗波安,他走入王王和众将领说:“耶和如此:你既背弃了我,我也要离弃你,把你交在示撒手中。”全朝震恐失色。   

 

115.真假先知枉   …

 

Image result for ,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否出于上帝,因为世上已经出现了许多假先知!” ( 约一 4:1 )

 

一个先知死于非命 “亲爱的弟兄姊妹,不要什么灵都信,试验那些灵是否出于上帝,因世上已多假先知!” ( 一 4:1 )  

埃及大军压境,先知示雅来到朝堂,犹大王波安言要来的灾:“你父所门不神的警告,任凭以色列百姓跪拜各假神,于是神的惩罚临到,将你的国一分二。

而你,不但不思改,反倒犹不及,不但任凭百姓继续竖立神柱和舍拉神像,甚至任凭其中充斥男妓,勾引百姓行淫作,做尽无耻可憎之事。既然如此,神必任凭埃及大攻入耶路撒冷,戮!”  

朝堂上下,文武百官色煞白,雀无声,波安的额头慢慢渗出冷汗,他抬看示雅,看到了神的圣洁可畏,不由喃喃道:“耶和是公的,我罪有得……”然后又低下去,仿佛等待示继续宣判。

雅听后神色稍,平静片刻后,又道:“神的话刚刚到我,如此:“既然波安他们谦卑下来,我就不灭绝留一条生路。

 

Related image

 

我也不会借示撒向耶路撒冷倒我的怒。然而他必做示撒的仆人,好事奉我和服侍世上的君王的不同。” 这话,示身离开。  

局果然如示言的那样发展,示撒带领的埃及大攻入耶路撒冷,却主要宝,入黎巴嫩林后,将所门打制的象征国力的二百面金大盾牌(每面重十四斤)和三百面金小盾牌(每面重七斤)掠一空,波安又上金无数,借以向示撒好求和,甘愿成埃及的附庸。

示撒心意足、满载。从此犹大成埃及的附属国,与几十年前埃及献上公主与所结为,成为绝刺的比。  波安受此羞辱,一蹶不振,用复制了五百面大小盾牌,却大多中保存,此后并无留下大事记载,十二年后死去,在位一共十七年,葬于大城。

 

Related image

 

他的儿子比雅即位。  分两支,却北部的以色列王耶波做王后踌躇志,他凭着先知希雅的言,利登上王位,自然有舍我其的自得意,了巩固王权,就前无古人的独了几招,首先自制了两个金牛,代替耶和华让百姓跪拜,又赶跑利未祭司后将祭司官化,自己做了祭司自立了八月十五的期,希望以此百姓不需要离开以色列就可以完成各祭祀活,从而使自己的王位治久安。  

 

Image result for ,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否出于上帝,因为世上已经出现了许多假先知!” ( 约一 4:1 )

 

一个八月十五的清早,耶波率百官在伯特利的祭金牛献祭,按照自己立的程序香跪拜,正在热闹,忽然有人大声喊道:“祭啊祭,耶和如此:必有一子生于大家,名叫西,他要在你之上些祭司,又要在你上面焚的骨。” 众人大惊,循声望去,却一个逸的陌生人站在他

道:“你是何人,来自哪里?”  那人淡然一笑,道:“我是耶和差派来的先知,门从犹大赶来警告你,望你速速悔改。

 

Related image

 

耶和一个征兆,好明我言之确这坛必破裂,上的灰必撒出来。”  波凭空被陌生人当众羞辱,好不恨,他伸手指向人,大声喝道:“我捉住他!”完,他伸出的手臂如同枯枝被冬寒住,动弹不得,僵在原

波正在徒劳挣扎,那焚的祭断的木炭,隆一声,向内坍塌下来,缤纷的火星和灰烬,了耶波一身。众人状,皆大惊失色。  

 

 

 

波狼不堪,无奈之下那先知:“我祷告,求你的上帝耶和使我的手复原。”  那先知面如静水,望天祷告,片刻之后王的手如僵蛇复,恢复原状。耶臾之间经历了三个神迹,不敢造次,念一想,不如收买这个先知己效忠,就堆上笑先知:“先生不辞辛苦道而来,与我一起回先吃些西,再容我辞你的好意。”  那先知却:“你就是把你一半的富送我,我也不跟你去,因耶和吩咐我不可在伯特利吃喝,也不可原路返回。” 这话,先知

身离开,慢慢消失在蜿蜒的山路  先知凌晨早起赶了半天山路,到耶波完成使命后,又上走上回路,体力慢慢不支,看看日色已午后,就找了一棵橡,坐在树荫下一休息,一吃身上的干粮。山路寂静,忽然身后一阵驴子蹄声哒哒传来,先知回,看一个白老者坐在背上急急赶来。

老者近前,翻身下先知道:“你是上帝从犹大派来的仆人?”  看先知点称是,那老者接着又:“先生道而来,回我家吃休息。”  “我不能跟你去,也不能在你家吃喝,因耶和吩咐我不可在里用喝水,也不可原路返回。”先知如回答。  

老者道:“先生,我和你一,也是先知。耶和却派天使来吩咐我,我前来你到我家用水吃。”  先知听了,不由真看老者,却不知道老者才是撒谎骗他,目的是他回去一起谈论些先知之道,好些名声。

先知一来看老者满脸诚恳又是同行,二来听他奉天使差派心内已无戒,三来自己确肚内渴身体乏力,就不再计较神的警告,而是起身与老者走向他家。老者家中的几个儿子到先知家,赶殷勤招待,原来他几个早上在祭前已了一切神迹,才回家告了老父,老者才骑驴追赶。

老者与先知坐在一起,有吃有喝,谈论正在兴,忽然老者停下来,发愣片刻后,道:“耶和话刚刚临到我:你背了你的上帝耶和的命令,没有遵从祂的吩咐,竟然在祂禁止你吃喝的地方吃喝水,因此你的尸体必不得安葬在你的祖坟里。”先知听完,大惊,与老者匆匆作别,走上路。此天色已晚,先知正低赶路,不料一头狮子从林中冲出,扑向先知,将他咬死。

消息第二天回老者家中,老者长叹一声,没有想到神的一天内全部应验,内心惶恐不安,急忙赶到现场,将先知尸体拉回,葬在自家的墓中。自此之后,被神差遣的先知,无人再敢乎神的话语    

 

116.神借先知  …

装打扮,却听到最坏的消息  清晨通往示的山路上,一个中年跚走着,黑色的巾裹住她大半个,只露出憔悴郁的双眼。她左臂着一个子,子里装着几,几糕点,和一罐蜂蜜。她巾上蒙了一,汗水混着土如油将糊住,口半着喘

气赶路,双腿却不听使,反倒越走越慢下来。  

她最心的儿子病了,病来的很突然,而且很快就病入膏肓,躺在床上苟延残喘,原本像牛健壮的身体,几天后就萎成一把骨了。她几天来像照新生的儿一伺候着他,心却比身体更快的一天天憔悴下去。有哪个母能忍得自己的孩子受罪,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束手无策?要想尽所有法啊。丈夫无奈中她去示找一个老先知叫希雅,只有他或许还法救儿子一命。  

罗终于到了,个本来偏僻的小城因着二百年前以利和撒母耳在此守神的柜,成为辈出先知的名人左找到了老人的家,原来坐落在子的外,是个老旧的低矮石屋,门虚掩着,人弯腰向内看,屋内几乎家徒四壁,只有一个干的白老人坐在里屋的床上,如同一片枯枝。

他已听到有人叩门,却只有眼白在眼眶内漂移,原来他因年老早已失明了。  

人站在门,正要寒暄好,老人倒先说话了,却是洪亮异常,不似出自那干的身体:“以色列的王、耶波的妻子啊,你来吧,什么这样费尽心机装改扮呢?我已失明多年,但耶和提前告我你要前来。”  人听了既惊又喜,神居然这样在意件事情,提前告了先知,或儿子真的有救了。她走屋门,着老人躬身施礼,将礼品放在他旁,向老人述儿子的病情。老人置若罔继续说:“二十年前,耶和派我做先知,言你丈夫耶波要做以色列的王,你丈夫也果然成了以色列十个支派的王。”  

希雅停一下,似乎在回历历往事,又似乎在平心的辛酸,然后他转头,直接内的耶发预言:“耶和如此:我从百姓中擢升你,立你做我以色列子民的王。我把国从大赐给你,你却没有像我仆人大遵守我的命,全心听从我,反而比前人行更甚,自己立其他神明,造神像,把我抛在后,惹我怒。

所以,我要降祸给波家,除你家所有的男子。我要像清除便一,把你家焚烧净尽。你的家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啄。是耶和华说的。”  波之妻听了,目瞪口呆,没有想到自己远远赶来听到的是这样的噩耗。她念一想,希望老人能病危的儿子安:“先生暂时搭救我病危的儿子可否?”  希雅却:“你在回家去吧,你一城,你那孩子就会病逝。全以色列会他哀悼,把他埋葬。耶波家中只有他将得到安葬,因耶和人良善。

耶和自己立一位君王治以色列,他必除耶波一家。

耶和打以色列,使他像水中的芦样颤抖不已。耶和将把他从祂赐给祖先的佳美之地根拔起,抛散到幼拉底河的彼岸,都是因制造舍拉神像,惹耶和华发怒。”  

波之妻听完,不再祈求,眼含着泪,哽咽着与希雅道别,一步步挨着走回王。一切如先知言的那,她儿子病逝的消息,在她城后来。  

政的晚年,犹大的王是比雅。双方常常交,最后一次,比雅率四十万,大波的八十万大死其中五十万。耶波从此一蹶不振。  之后,犹大王比雅病逝,其子位。

两年后以色列王耶波去世,其子拿答位。再一年后,拿答率与非利士交,手下巴沙趁机叛乱,死拿答,自己做了以色列的王。巴沙一做王,立刻诛杀波全家,无人得脱,应验了耶和希雅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