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29合集…牧羊少年大卫斩巨人

 “耶和华看人不同于人:人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 撒上 16:7 ) 

89.牧羊少年大卫斩巨人

 “耶和华看人不同于人:人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 撒上 16:7 ) 

 

Image result for ““耶和华看人不同于人:人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 撒上 16:7 )

 

赶了半天山路,于快走到战场了,日高挂,前方山坡隐约传来两喊,如大森林。

的男孩十三四,一头红发,牧人打扮,短衣紧裤,腰挂着甩石弓,嘴里咀嚼着上的面包和奶酪,眼睛四下里望。

前面就是以色列的阵营了,事激烈,他要找到三个哥哥,把父放在里的面包和奶酪送哥哥  

个男孩名叫大,耶西的儿子,排行老八,家住犹大的伯利恒,因排行老末,从小被父指派在野外放牧牛羊。

 

Related image

  

几年前,年老迈、白发苍苍的撒母耳独自走伯利恒,神情穆,献完祭后走耶西家,他和儿子一起吃祭肉。因为场严肃,而且牛羊需要照看,耶西并没有把大从野外叫回来陪席,就把老大到老七介绍给撒母耳,撒母耳一边细细打量一边轻轻摇头。耶西不解其意,但也不好多,正在纳闷,撒母耳他所有儿子是否都在。耶西才提起老八大,匆匆派人把他叫了回来。

撒母耳看到大卫进门,穆的眼神突然欣喜起来,打开着的橄油,像膏抹君王一膏抹了大,并且再三嘱咐耶西一家不要透露声。  当的父和七个哥哥大惑不解,全以色列最被神重用的撒母耳老人怎么会如此尊一个十来的牧羊童呢?

他第一次到大就膏抹他,虽然有神的指引,却耶西一家百思不解。再不久,扫罗征兵,大的大哥二哥三哥被征入伍,随着扫罗一起到西的前线与非利士人交。耶西心中惦记三个儿子,就派大卫带上面包和奶酪看望他  战场夹在两山之一个平坦山谷,以色列扎东边一个山,与面山的非利士对垒。大,两分别列出阵势,各自喊。

 

Related image

 

卫寻着声音,找到了三个哥哥,把上的食物送。三个哥哥看他来的不是候,怕他乱,又怕他吃,拿了西后就斥他几句,他赶回去。大个没趣,却因第一次来到前线,想多看几眼,就找了一个相的,聊起来。刚刚开个话头,山脚下忽然一,前面的以色列士兵纷纷往后跑来,如同一石子丢进地上一群喳喳叫的麻雀中,麻雀哄的起来散去。以色列中一片沉寂,人人色低沉。沉寂之,山下来洪亮的辱声,先是辱耶和神,再是羞辱以色列人胆小如鼠,最后是挑衅寻战  

站在高着声音往下看去,看到叫之人是个非利士勇士,身高足足两米开外,如同一座塔矗立,细鳞甲熠熠光,肩背铜标枪,腰佩,手持木矛,前面一个门拿着巨盾他掩

他站在前,趾高气昂,眼如铜铃,声如洪,用矛指着以色列将士继续。大听他辱用辞不堪入耳,看周各人却都听而不,不禁异,就悄声一个士兵:“ 他这样放肆辱耶和神和我以色列,大家怎么如此懦弱?”  那人听了,低声回答:“你今天才第一次听到,我却已听了四十天了。

他四十天来每天这样,挑有人出去和他决。可我哪里有人他呢。他叫歌利,是非利士最著名的巨人和勇士,多年与我,从无手。我扫罗许诺只要有人死他,就把自己的女儿嫁他,并且免他全家税。即使这样,却是无人敢于迎。”

 

Related image

 

听了,不禁大声:“个未受割礼之徒竟敢如此放肆,我要死他,除去他带给的耻辱。”  两人说话的声音被周人听到,人们纷纷侧目,大的大哥一在弟弟面前没有面,二听弟弟如此口吐狂言,不禁怒,大步走到弟弟前面斥道:“你怎么还赖着不走!里是战场,不是牧。你把几只羊撇下不管,反倒来添乱?你赶回去看那几只羊吧,里不是你吹牛的地方。” 大听了,涨红起来,分辨道:“又不是我自己要来的。”  

早有人把大扫罗扫罗有人应战,自然高兴,赶派人把大叫去,等看到大身量,不禁由喜变忧,正要他回去,大卫抢道:“大王,您的仆人我要去与那非利士人决。” 扫罗不忍他白白送死,就道:“你是个孩子,从未上过战场,歌利却久,从未有过对手。”

头对扫罗说:“我虽年幼,在放羊也遇到过狮子和熊吃羊羔,我用甩石弓身,死了子和熊。耶和既然救我脱离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脱离非利士人的手。” 扫罗看大毫无惧色,不禁容正色道:  “你既如此,就去吧!耶和必与你同在。” 于是脱下自己的盔甲穿戴上。穿好盔甲,好似羊羔套上虎皮,着走几步,如被捆住,步履跚,就脱了下来,还给扫罗说:“我穿戴些反而不方便,因为还习惯。”

 

Related image

 

就照常短衣紧裤,到地上起五块鹅卵石,放在腰的皮袋,又取下甩石弓,拎在手中,另外一手拿着牧羊杖,辞别了扫罗,出了阵营,走向平地上挑衅的歌利歌利看到有人走近,止住辱,等看清大的年和打扮,先是异,然后狂笑起来:“你乳臭未干的小儿,手里拿根火棍,是把我当只狗逗着玩?来吧,我倒要把你的肉空中的和田吃。”

完,他又把四十天的辞重复一遍。大听了,不禁大怒:“你来攻我,是靠着刀;我来攻你,是靠着万之耶和。 今日神必将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死你,下你的,使天下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又使众人知道争胜败全在乎耶和。”歌利听了不再搭矛,步向大卫杀来。大卫见了,不但不避,反而扔下手里木棍,大步向方跑去,从袋子里摸出一块鹅卵石,放在另外一手拿着的甩石弓里,甩起石弓。眼看两人只剩十步之距,歌利经举矛,准大,正要力。

 

Related image

 

说时迟 那快,大手指一松,弓中石如利箭射出,不偏不倚,正中歌利亚额头,怦然一声,石嵌入额头。歌利奔跑中被猛然中,失去平衡,面门朝下,訇然倒地,如大被砍到,起一阵尘土。,大冲到歌利,把尸体腰的宝鞘中抽出,高高起,咔嚓将歌利砍下,然后两手高高将沉重的头颅举起,缕缕鲜头颅的脖淌下。大惊。片刻死寂之后,非利士阵营大乱。    

 

90.新婚妻救夫郎  …

 

Image result for 救我的生命脱离少壮狮子。”( 诗 35:17 )

 

“主啊!你要看多久? 求你救我的性命脱离他的残害,救我的生命脱离少壮子。”(  35:17 )  

牧羊少年大卫杀死巨人歌利,两,非利士军营大乱,以色列趁,大非利士,直追方境内方才收兵,大  功宴上,扫罗的儿子与大惺惺相惜,相恨晚。

把自己的刀送,大无可回,只有心中感激,他如哥哥一般。扫罗赏识,留他在内侍为扫罗弹琴奏,又提拔他做千夫

随着扫罗南征北,神的灵与大同在,他做事精明能干,作身先士卒,手下照无微不至,深得众人戴。  

一次役得胜归来,大随着扫罗回城,城内百姓夹道相迎,男人们击呼,女子彩衣起舞,声高唱:“扫罗杀敌千千,大卫杀敌万万.....”歌声响全城,大拱手致 

 

Related image

 

扫罗听在耳中,先前的笑脸渐渐阴沉下去,凝成一块锈铁,女人的歌声再次触痛了他最敏感的神

自从坐上王位之后,他自卑的心灵土壤被手下大臣奉承天天灌,早已权力礼膜拜的参天大,而撒母耳先前两次的警告更失去权力生巨大的恐惧。

个大是不是撒母耳言的要取代他的那人呢?踞在扫罗内心的权欲巨之下,开始生绚丽的嫉妒花扫罗听着歌声,又羡又恨,开始算除掉大法。  一日扫罗再次被邪灵侵疼欲裂,就令大来到琴奏

扫罗手拿矛,来回踱步,看到大卫弹雅,自得其,而自己如此躁不堪,不由升起无名怒火,如公狮发飙,将手中茅狠狠向大卫掷去。

 

Related image

 

机警的大早看到苗条不躲闪标枪着从他耳旁闪过,牢牢在身后的上。大不敢怎,赶溜了出去。扫罗大步上前拔出标枪,再次向大卫掷去,无奈大早已逃  扫罗再生一,想到当初曾许诺把女儿嫁给杀死歌利士,后因看大出身卑微,就一直迟迟没有成全事。就借此找到大,提起先前许诺,要把大女儿米拉他,还订好了婚嫁之日。事,却又将大派往前线,目的是因内心感恩而舍身斗,以此死于人刀下。  大心中虽然激,口中自然推辞不敢迎娶,等上了战场,果然身,以一当十英勇杀敌,反而大扫罗听到况,不等大回来,将大女儿嫁了另外一个大将得列。

 

Related image

 

米拉嫁去之后,先后生了五个儿子。多年之后,五个儿子却要因为扫罗犯而被一同活活死。是后  扫罗见平安回来,既尬又怒,只好再次提起婚嫁之事,又许诺将小女儿米甲嫁假意心疼大,提出唯一的聘礼是要他死一百个非利士人,无非是想像上次一借刀人。

听了,恐怕再次失去姻良机,就赶紧带了手下,到前线杀死了二百个非利士人,回来功。扫罗听了,无可奈何,只好水推舟,把二女儿米甲嫁。米甲深,只要他在家中,便与他形影不离。  扫罗眼看不能死大,反而上两个女儿,心中又怕又恨,只好把死大的想法告左右信和儿子,好一起出划策。单见居然有如此荒唐的想法,大惊,就暗自告需提防父亲扫罗,又自向父亲为求情,求他以国家大义为重,放扫罗被儿子得理屈词穷,只好答不再为难  

不久,扫罗借故再次把大召回中,琴作。大心中虽然疑惧,却不敢不来,只好边弹暗中提防。扫罗果然故伎重施,掷枪

 

Related image

 

有了上次教,早已躲过,二,跑出王,回到家中,告妻子生的一切。此已是深夜,米甲深知父秉性,料知事既至此,父亲绝不会善甘休,就暗自到院子里向外望,果然看到她家已被包  米甲做事冷静果断,料想些刺客夜不至于强闯进来,到了天亮却必要下手,就悄悄回到房中,叫醒大,告情,看到丈夫半信半疑,就催促他:“今夜你若不赶逃命,明早你必要被。”

这话,米甲把大卫带到窗,窗外即是城下。米甲拿来子,系在窗棱之上。大因夜深人静,不敢作声,与新婚妻子这样分别,心中百味陈杂,凝妻子片刻,身抓住子,着爬下城,来到城外,跑进浓重的夜色之中。  米甲看丈夫安然逃走,回到床,将家中的一个偶像放到床上,用被子盖,再把山羊毛放在木偶上,扮作头发然一个熟睡的人形。这样做完了,米甲坐以待旦,等待刺客敲门。  

这样被妻子米甲救了出来,逃到城外,野。此的他没有料到与妻子这样匆匆一别,却要久分离。两人再次相,已是几年之后。

的米甲已被扫罗嫁作他人  茫茫夜色之中,大跌跌撞撞摸索着疾走。整个世界似乎抛弃了他,渐渐吹得了,远处隐约的狼嗷。大,猛然停住脚步,茫然四大世界,哪里才是容身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