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与新约故事第28合集…寻驴路上被膏王的扫罗

“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 (林前 1: 26 )  

85.驴路上被膏王的扫罗

“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 (林前 1: 26 )  

撒母耳老了,子却依然清晰,腿脚也麻利。

天,他一早从家来到,召集了三十个客人,在山上把一没有瑕疵的公牛死,由祭司把脂油和内脏烧在祭上,献祭耶和,然后他就下山到里休息去了,留下年人烹煮献祭剩下的牛肉,做。他嘱咐除了留下右臀尖献祭的祭司外,门留下左臀尖中最好的一大,等他回来一起吃  

撒母耳独自走在下山的路上,他次前来有重大使命,神早在前一天告他,今天要在山路上遇到一个人。人不但要取代他做以色列的袖,更是要做以色列史上第一位君王。  

前不久,以色列的众门来到撒母耳家,要求立一个王,好和其他国家一。撒母耳心沉重,把事向神明,神安慰他:“百姓向你的一切,你只管依从。他不是弃你,乃是弃我,不要我作他的王。

自从我出埃及到如今,他常常离弃我,事奉别神。”撒母耳向来服神,就把神警话转众人听,来前都了心,不达目的不会回去,:“不行!我一定要像列国一,有个王治理我统领。”  如此重大的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

走后,撒母耳向神求王的来。当神告他答案,他再次住:十二个支派,神单单拣选了便雅支派。便雅不但排行最末,而且多年前几乎被其他支派族。他中一群暴徒奸一个路的女子,致女子惨死,便雅全族因护这些暴徒,被得只剩下六百男丁。

如果不是其他支派物色妻子,便雅支派今天早不存在了,可是神却拣选个支派。撒母耳虽不明白,却甘心服神的旨意。

门来到要成全个重要使命。  眼看午饭时间到了,撒母耳独自走出子,回到山的祭,正在路上,看见对面一主一仆急急走来。那主人年看去三十左右,表堂堂,身材魁梧,高出他的仆人整整一肩。那仆人二十开外,一看就明伶俐,手里拎着空粮袋,跟在主人后面,东张西望。撒母耳打量,忽然心有所感,听到神:“人就是我早先告你的,他要统领我的百姓。”  

撒母耳走上前去,未开口,那高大子早已上前,躬身施礼,恭敬道:“请问里有个先住在何呢?”,撒母耳回答:“我就是你要找的先

”主仆二人互看一眼,那子接仆人上的一,献撒母耳:“您接。我离家已三天,一路找我父走失的子,子没有找到,我干粮却吃完了,只剩一。今天我走到里,本想回家,免得老父惦记

我仆人却说这里有个先,就一路找来。没想好在此相遇,求您指点我们驴子下落。”  撒母耳定睛看他,回答:“扫罗,你家三天前失的那几头驴,已找到,你不必再惦记此事。你今日到此,却要与我同席共餐,今晚也要睡在里,明早我有重大事情相告。以色列众人所仰慕的是呢?不是仰慕你和你父的全家?”  扫罗虽听得莫名其妙,却也听出撒母耳要委他重任,但不好然多,就心答道:“我不是以色列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我家不是便雅支派中至小的家族?您这样说话呢?”

撒母耳却不做回答,着主仆人一起回到祭了客堂,等待的三十个客落座,却单单让扫罗坐上主座,又厨役把先前留的左臀尖端给扫罗。于是主会宴,有。撒母耳暗中扫罗,看他外表豪爽耿直,内心却似有计较,就不住暗自向神祷告。  

后,扫罗主仆二人依从撒母耳安排,与他住在一起,一夜无。第二天一早,撒母耳二人送行,一直送到城外,便停住脚步,叫扫罗仆人先回家平安,却要留住扫罗几句。仆人高高兴兴走了,路上只剩撒母耳与扫罗这时朝阳初升,百出林,山徐徐,以色列山河大部被尽收眼底。撒母耳拿出一瓶香膏,叫扫罗跪下,把香膏膏在他上,又扶他起来,脸颊道:“耶和命我膏你做他百姓的王。

你要统领,救他脱离四周仇的手。”  扫罗听了,满脸惶恐,不由重复昨天的答辞:“我何德何能?怎能承担如此大任?”撒母耳缓缓答道:“你只要心仰望耶和,神既拣选你作以色列的王,你就不可推脱。些事情可以做神你的据:第一,今日你与我分手回家路上,在便雅境内的拉墓附近,会遇到两个人,他会告失的子已找到,你父反在担心你的安危。

第二,你继续前行到他泊的橡那里,必遇三人往伯特利去拜神,一人着三只羊羔,一人着三张饼,一人着一袋酒。

候你,送你两张饼,你收下便是。之后,你走到神的山下,那城内有非利士兵,你会遇到一群先知从山上献祭回来,一路琴奏,耶和要与你同在,神的灵要大大感说预言,并你一新心。

由此你就知道神确要立你王。

你回家之后,再去吉甲,七天后我去那里与你商大事。”  事情都如撒母耳所言,一一应验了。扫罗回家却没把事向任何人透露,只是如来到吉甲。撒母耳七天后与扫罗,把他到神的殿中。柜不在了,撒母耳在他大的殿中,把神的律法,典章,律例拿出来,一一教导给扫罗,叮嘱他遵守。  

一切准,立王的日子到了,撒母耳把全以色列会众召集到米斯巴,每个支派依序排列,要一起见证撒母耳抽抽出他的第一位王。撒母耳使以色列众支派都近前抽,抽中了便雅支派; 他又使便雅各家族近前抽,抽中了特利族;再抽,中基士的儿子扫罗  众人一片呼,如雷声滚去,便雅悯长老走向基士家,要一起拥护扫罗到撒母耳受膏抹,行王,登王位。

却看到基士家人各各神色慌,走来走去,看到来,大声道:“扫罗了,不知去向。”  众人大惊。    

 

86.扫罗僭祭司  …

 “不要惧怕!你虽然行了这恶,却不要偏离耶和,只要尽心事奉他。耶和既喜悦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弃你。” ( 撒 上)  

撒母耳在以色列会众面前抽,抽中扫罗做王。人们欢后,却找不到他。大家前后左右找,最后发现他猫在会众后面的器具堆里,低垂胸,满脸。众人把他推到撒母耳那里,他站直身体,如同群,高出众人整整一,撒母耳众民:“你看,耶和拣选的人,众民中有可比他的?“ 众民声高呼:“愿王万!”  立王后,众人回到各自家,各个支派纷纷派代表到扫罗送礼庆贺,有抱之人也陆续效忠保,跟随左右。但也有不服气的匪徒出来:“就他?能救我们吗?”

扫罗听了,不置可否,继续在家里牛耕地。  一个月后,旦河的宿敌亚扪人挑衅河的雅比地区人,要剜掉他的右眼。亚扪王拿轄先前曾将河两个以色列支派的所有男人右眼剜掉,既羞辱他又使其失去力,只有七千人跑到了雅比。

次拿轄听说扫罗做了王,就拿雅比人开刀,给扫罗威。  早有人跑到扫罗乡报信。

扫罗刚好从田赶牛耕作回来,听到消息,勃然大怒,神的灵感他,他将一牛切成肉,派人送到以色列各城各信到:“不来参者,同此下。”神的威到整个以色列,一共三十三万人集扫罗那里。  

第二天凌晨,扫罗兵分三路,趁着亚扪换岗之机,发动总攻。亚扪人在睡意朦,看到天盖地的来,大惊,四散逃命。以色列人追到午正方才休兵。此一役,亚扪大挫,不再成以色列患。此役也形成了扫罗王重兵恃勇,正面攻,乘斗特色。  那,西的非利士人已经统治以色列超百年,不但禁止以色列有打生意,在以色列腹地的很多高山立兵站,居高下,不但窥视以色列静,又形成兵力的前线,其最前端已前伸到基比以南,俯视约旦河。

以色列百年来逆来受,西狭窄的境内早已失去任何深。  扫罗做王几年之后,了不引人注意,挑了三千精兵,两千人由扫罗,守伯特利山口,另外一千人由扫罗长,布置在家基比,南北呼。在基比的北面山脉之上,有一非利士的兵站,叫迦巴,再往北有另外一站叫密抹,横亘在扫罗两个地之

胆大,率兵除掉了迦巴兵站。扫罗闻战讯,大喜,吹号遍以色列,定到吉甲聚兵,由撒母耳在神殿中献祭祝祷之后,再应敌。撒母耳从家话给扫罗定七天后在吉甲会面,共成大事。  

非利士与此同战车三万,兵六千,步兵无数,气汹汹,如入无人之境,迅速集到以色列境内的密抹高地,腰阻断了后方吉甲的扫罗和前线迦巴的间联系,在局上先声人,券。  集到吉甲的以色列人闻讯,似乎看到自己身首异的惨死,散,几日之,如沙堆坍塌,逃了大半,甚至不敢逃回家,只是藏到山洞,墓穴,地,更有胆小的,逃到旦河去了。  

眼看留下的士兵如雪后地上的落叶,零零散散,扫罗苦等撒母耳前来,好靠他鼓舞士气,等得度日如年,于熬到第七天,等到中午,可仍然看不到撒母耳踪影。扫罗终于失去最后一线耐心和希望,兵士们杀掉祭牲,自己装扮作了祭司,些半文半土的祭辞,不不尬地献上祭品,自然也没有任何神的话语临到他。

好不容易收,士气反倒更加低落。扫罗暗暗气,正擦拭额头上汗水,忽然看到撒母耳跨门而入,也是一汗水,满头  

撒母耳看见扫罗和乱糟糟的祭,早已明白生的一切,不由悲怒交加,胡须颤抖,跌足摇头:“我定今日面,你怎么反倒自作主,自己献祭?成何体?你失信与我事小,僭越于神事大。你做了糊涂事,没有遵守耶和吩咐你的命令。”  扫罗既已做王,肯当众向撒母耳认错,就分辨:“我看逃兵太多,你又迟迟不来,而人就在密抹, 我恐怕没来得及向神求人或已攻打到此,因此就....”  

撒母耳看扫罗刚愎自,毫无悔改之意,不由被神感言:“你若遵守神的命令,神必定立你的王位直到永。但你既然如此,你的王位必不得久。耶和经寻得一个合他心意的人,要立他作百姓的王君,只因你没有遵守耶和所吩咐的。” 这话,撒母耳起身,直接回到基比去了。  扫罗颜地,却无可奈何,他看到所剩士寥寥无几,就重新点人数,最后点得六百人。扫罗的性格使他宁死不会后退,他六百:“你跟我来,我去迦巴与我儿会合。”  前面等待他事将如何展开呢?     

 

87.神助二人出奇兵  …

 “神啊,你是我的王。我靠你要推倒我人,靠你的名要践踏那起来攻的人。” (   44:4-5)  

扫罗带六百士兵在迦巴找到儿子,随即向南后撤到基比仍然留在迦巴,与北密抹高地的非利士人峙。非利士人并不把千数来人看在眼里,一来兵强壮,二来地最高,就派了哨兵,分别看各个方向以色列人静。  

线,反复思考如何应敌,却无奈我力量殊太大,而且除了自己和父,手下人基本没有兵器,只能拿些棍棒壮胆。他心忡忡,夜几乎没有眼睡着,天色未亮,就走出篷,从地瞭望北的密抹高地。

他随身的着他的兵器,站他身后,一起向北望。  从迦巴到密抹,最直的大路是坡,地平坦,靠却有一个山谷,谷深山陡,有一个隘口最狭窄,两各有一个峭壁,朝南的叫播薛 ,朝北的叫西尼。

非烈士在播薛山之上布有哨兵。在晨曦微光之下,播薛如伏的巨人蓄  瞭望完,心有所感,回看身后兵,指着播薛慨然道:“我不如到那些未受割礼之人的防那里去,或者耶和华为施展大能,因耶和使人得,不在乎人多人少。” 那兵不假思索道:“随你的心意行吧。不你走到哪里,我必跟随你,与你同心。”  听了,思忖片刻,对护:“就我两个前去吧。我要爬上隘口到那去,使他。他如果们说:'你站住别,等我到你那里去',我就站住,不到他那里去。他:'你到我们这里来',我便上去,因那是耶和将他交在我手里的信号。”  

于是两个人趁着天色微暗,好兵器,走到隘口,小心翼翼爬下西尼,越狭窄的山谷谷底,再手脚并用爬上播薛峭壁。这时朝霞天,山谷充霞光,山风轻抚,播薛峭壁之上的非利士哨兵早已听到峭壁下的静,纷纷走到峭壁边缘,朝下看,看到只有两个以色列少年力攀爬,先是好奇,然后指指点点,数落起来:“整个以色列只有两个家伙活着,想必他藏在洞穴里太久,憋坏了。我们让上来,耍完了再死不。” 于是有人弯腰,大声二人叫道:“喂,你两个家伙,上来里,我有事相告。”,完又是一哄笑。  

兵听了,会意互看一眼,下意扶正背后的腰刀,不而同加快了攀爬的速度。小声对护:“你随我殿后,神已把他交在以色列的手中。” 不一,二人爬上了播薛壁,立定在山之上,周一圈叉手笑的非利士哨兵,有人伸手要推  

说时迟快,大吼一声,拔出身后腰刀,向最靠近的非利士人劈去,瞬血光四,不等那人倒地,的快刀已砍向第二人。非利人吓得大叫,四散逃命。

之上,如同卷起一股旋中散着血雨。中左砍右劈,那,收拾没有死去的兵。眼之,山之上一亩见方的地上,有二十人命。  

非利士密抹大最高,距离里不千米,内都听见这命之人死前的哀,更有众人眼目睹二十人被屠的惨状。莫名的恐惧突降到每人心,如冬的寒流突夏日的花园,内无人不惊悚无人不栗。随着他们颤抖的双腿,大地和山体也瑟瑟震起来,如糠。一切都从神而来,正如先前所。非利士人如蜂被惊逃离蜂巢。  密抹非利士内的喧哗传扫罗在基比地。

扫罗心知必有事,急数点人数,单单少了儿子和他的兵。扫罗命令随祭司向神求如何应对,等待答案之敌营愈烈。扫罗心急,止住祭司,六百士兵向密抹。密抹内早已大乱,神使  非利士人全无斗志,心智昏乱,互相砍,狼向西逃命。

扫罗见状下令,全前不得吃,好争分杀敌,否则军置。因兵分两路,不知此令,在路上吃了野蜂蜜充

沿途以色列听非利士人战败,都从藏身的洞穴中出来,一起喊,加入追伍。  那天以色列大,一直追到几十里外的,到了傍晚才停下做扫罗会合后,听他经过,看他立了功,心中暗自不,又听说约单违令,吃了蜂蜜,由忿怒,当着众人要杀约以正军纪。众士苦苦求情。

扫罗既然明知是神助,又怕犯了众怒,就不再追究儿子令之事。  

此役,拉开了以色列推翻非利士治的序幕,也吹响了扫罗展开一系列役的序曲。扫罗的王权因此巩固,他功好、擅做主性也愈。他最后要脱的,是唯一可以束他之人的羁绊    

 

88.扫罗违命遭神弃  …

 “耶和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如喜悦人听从他的呢? 听命于献祭; 于公羊的脂油。”( 撒上 15:22)  

西,撒母耳在山间蹒跚行走,面容憔悴,口干舌燥,他倚着手杖,搭手向吉甲瞭望,看到山上有升起的烟火,不由了口气,老泪又汪上眼眶。  

昨晚神告撒母耳,扫罗不遵从神的,犯了大罪,神不会再保守他做王。撒母耳听了,心中愁夜哀求,求神回心意,神却没有答。撒母耳辗转,不能入眠,天未亮就起来,上水和干粮,去扫罗的家基比找他,好眼看看扫罗做了什么。  

刚刚几天前,撒母耳为扫罗出征献祭送行。扫罗挟先前大非利士人的余威,昂首步,率二十一万以色列士,向西亚玛进军。此役的目的是神通撒母耳命令扫罗,要他必全歼亚玛力人,并杀灭其境内所有牲畜。

扫罗临行前,踌躇志,指着身后大撒母耳朗声笑道:“不要,我些士兵恐怕境内的每只蚂蚁都能死。”  亚玛力是以色列始祖雅各的哥哥以的一个子,后展成大族,横亘在埃及和以色列之

四百年前,摩西百姓迦南,途径亚玛力,亚玛力人因祖先故痛恨以色列,趁以色列缺水少粮,偷伍中落后的老弱孺,并沿途不断侵,后又与迦南周各族形成联军,持与以色列为敌。神撒母耳告诉扫罗他趁着国力兴盛,一灭这个宿  扫罗战胜的捷很快就了回来,几天后撒母耳听说扫罗回家,却迟迟没有等到他派人前来通

正在半半喜之,神却在昨晚把坏消息告了撒母耳。撒母耳心忡忡,就一路来找扫罗,午前走到了扫罗的家基比,却找不到他,有人告撒母耳:“扫罗回来后先是去了北的迦密高山,在山上自己碑立,然后他又上去了吉甲。”  撒母耳听了,心扫罗去迦密自己碑立尚可理解,他去吉甲莫不是又僭位做祭司献祭去了?他上次这样做,已被警告,会明知故犯?撒母耳眉头紧皱,不休息,拼着老腿,一步步又向吉甲走来。  

撒母耳爬上吉甲的山头时,已近傍晚。他走自小就生活在其内的神殿,恰好看到扫罗刚刚从祭上献祭下来。扫罗嘴里正嚼着一牛肉,突然看到撒母耳出在眼前,不由大惊,但上恢复静,迎上前去,出笑容:“愿神祝福你。神命令我做的,我都做到了。”  撒母耳内心悲,他眼前的扫罗,已与当初寻驴的年人判若两人。

来一肉香,也隐隐传来牛羊的叫,撒母耳住怒气,对扫罗说:“你既然完成了神的使命,就当除灭亚玛力人和其境内所有牲畜,我怎么反倒听有牛羊声音呢?”

扫罗脸上泛起慍怒,勉强道:“是因百姓们爱惜上好的牛羊,好把它耶和你的神祭品。除了些,我尽了……”  撒母耳打断扫罗说:“你住嘴吧。昨晚神已我真相。

耶和差遣你去除灭亚玛力人。你何没有听从耶和的命令,反急着物,行耶和眼中看为恶的事呢?你何急着掠牛羊,失去全歼亚玛力人的良机,反倒逃脱呢?”

完,撒母耳身要走,扫罗却抓住他的衣袍,想留住他夜,明天一起回去,好不人看得太过尴尬,以维护自己王者范。撒母耳看扫罗拖住自己,:“我不同你回去,因弃耶和的命令,耶和弃你作以色列的王。”  拉扯之,撒母耳袍子的衣襟被扫罗呲啦扯断,扫罗手拿断袖,怔在那里,不知所措。撒母耳厉声:“据此象,耶和必使以色列国与你断,必将与比你更好之人。

以色列的大能者必不致说谎,因他迥非世人,决不后悔。”   

从此,撒母耳与扫罗分道扬镳,至死不再相扫罗顺着私欲高抬自己,不但再次僭位献祭,而且因为贪财放跑了众多亚玛力人,失去了唯一除此族的佳机会。他自作明,却不但因此悖逆了神的命令,更是以色列的子几百年后几乎被亚玛力人的后代族。  从此,扫罗在以色列独断行,再也不需要忌惮撒母耳。神的灵离开了扫罗,他就常被邪灵骚扰疼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