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26合集…利未腐败拜银偶

 “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 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 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 (罗‬ ‭1:21-23) 

79.利未腐败拜银偶

 

Image result for “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 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 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 (罗‬ ‭1:21-23)

 

 “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 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 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 (罗‬ ‭1:21-23) 

橙色的夕阳暖暖映照着以法的群山,山风渐起,飞鸟归巢。密林深,一行五人从南爬上山,擦去额头汗水,四打量眼前的小。山上小散落着几十以色列人家,家家冒着炊烟,其中一宅院格外气派,高门院。

五个男人互看一眼,不而同走向那里。这该是今晚住宿的最佳选择了。  

五人迈大门,院子里静悄悄的,正房紧闭,一个房的门半掩着,里面出咿咿呀呀的声音。领头的把门吱扭推开,只屋内光通明,一个少年盛装打扮,正朝着屋子中一个闪闪的偶像下跪,跪拜念念有

开门声把他吓了一跳,他惊地看着陌生来人,怯怯到:“请问各位从何而来,到那里去呢?”  

首的壮听了,叉手在胸前,粗声道:“哈,我倒要先问问你从何而来,因何在此?你好生奇怪,说话明明是南部犹大的口音,看你穿着又分明是利未祭司打扮,却怎么个偏僻的以法山区人家里?”  那个利未人也听出了方的但族口音,知是犹大的族,就放心下来,五人落座,慢慢解道:“我的确是犹大的利未人,家在伯利恒,出身名门。家中兄弟众多,我因排行靠后,是做些无足重的事。怎奈我胸有大志,不甘辱没先人苟活一生,就辞别家人,自己一路往北闯荡过来。去年经过这里,遇到家主人,名叫米迦。

他母亲颇有些子,早先他用五斤子包了一个神像,他就开了家神庙,附近乡亲跪拜,收些香火我是正利未人,就留住我作祭司,每年付我二十五两子。

 

Related image

 

自从我来后,个神庙名气越来越大。你几位,莫不是也慕名而来?”  五人交一下眼色,其中一人不置可否道:“我要往北行公,途经这里借宿。你既然在里,就神,看看我前面的旅途通达不通达。”

那利未人机灵的重新打量众人,屏气凝神,心等他说话,不由缓缓一笑道:“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去,你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面前的。

我看你几位一路辛苦了,来,我把你见给我主人米迦,你好早些吃休息。”  于是五人与米迦相,被米迦一番款待,酒足饭饱后睡下,一夜无

次日,五人早早起身,拜谢过米迦,朝北方山区走去。那利未人看五人言辞慎神色秘,心中纳闷,却也不好多,他走后日子久了,也就忘了事。  一晃半年去,正是一个深冬清晨,以法山上了一晚薄雪,把近的山峦勾画的落有致,整个小镇还在酣睡,各家各户躲在家中。那利未人也坐在神庙中,烤火取暖,望着屋中呆,突然,房门当一声被推开,凛冽山,激得利未人一个寒,回头细看,门外堵着无数士,个个戎装,手样闪亮兵器。

 

Related image

 

早有五个壮径直闯进,示意利未人不要做声,把屋中各神像搬走,抱在怀中。利未人五人是半年前借宿客,心猜大概不会有性命之,就慌慌道:“好久不各位了,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首一人道:“你不要害怕,也别做声,我正是你而来。上次你的吉利话应验了一半,次我你做我的祭司。

你估量一下,是做一家的祭司划算,是做我但全族的祭司划算。” 年人听了,察五人神色,真心意,又门外诚恳看他,不由心落地,堆出笑脸说:“承蒙你们这样高看我,我自然意跟从你容我稍微收拾一下。”,于是收拾整,从方手里接过银像,抱在怀里,跟着他走出神庙。外面六百士一起起行。前面往北的山路正走着长长队妇孺老人。  

利未人走在尾,既知没有危,就小心探:“你但支派什么要全族往北搬迁呢?”有人答道:“我支派几十年来一直被非利士欺,参死后,几乎失去生存空,被迫找新的安身之。上次我五人就是侦查地形去了,次是全族要搬迁到上次物色好的地方。”

利未人好奇追道:“那是什么地方呢?有多?” 方不耐回答:“不要多嘴,等到了你自然知。”  离开神庙大概半个辰,伍后面来一片噪声音,殿后士停步回看,只几十号男人正急匆匆赶来,那利未人早领头的是自己的老主人米迦,不由抱神像,紧张躲往五人身后。

 

Image result for “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 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 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 (罗‬ ‭1:21-23)

 

五个探子站定,等米迦走近,冷冷道:“我好好走路,何你在后面大呼小叫,聚集么多人追赶我?” 米迦气喘吁吁,眼里冒着怒火,上勉强出笑容:“各位,几个月前你,我好生招待。次你再次经过,怎么不打个招呼,就把我家的祭司和神像都给带走了?我等于什么都没了,你怎么倒我要做什么?”  “你真是婆婆妈妈,小肚鸡肠。你看没有,前面我有多少好,都是火爆脾气,你这样吵嚷,小心惹,上来二,把你放倒,我也是不住的。”

几人完,着祭司,身离开。米迦想再争,可眼着几十个面目狰狞的兵士着看他,心知再争只会吃,只好低悻悻人回去了。  

十几天去,五个探子一路着全族往北行,最后一个傍晚,折下山,俯瞰山下,只平原上一个孤城,名叫拉亿,西面北面依山,旦河从南至北穿城而,城外麦田整整齐齐,城门大开,居民正在忙着做晚说说笑笑,怡然自得,仿佛世外桃源。

那利未人正在纳闷但族人是否要城借宿,却那六百士早面露机,各兵器,按照定,一声喊,争相冲入城内,人就,不分孺老幼,眼城内哭声四起,血利刃,死者狼藉。

那利未人惊不已,栗,与殿后的天黑前,炊烟依旧袅袅,哭声却早已沉寂,但族的士正忙着把城内原居民的死尸拖出城外。  

但支派就这样屠城,占了拉亿,更名叫但,成以色列最靠北的市。那利未人把米迦的神像安置在城内新建的神庙里,做了全城的祭司。

此后几百年,但的百姓一直跪拜此神像,直到神等其悔改的赦日期足,但族被  那利未人的先祖是摩西,名叫,从此把但的百姓入歧途。以色列的精英阶层,利未支派,其堕落程度,由此可一斑。   

 

80.恶徒强暴无辜女  … 

 

Image result for “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 21:25 )‬

 

“那,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 21:25 )  

山谷深幽暗沉寂,急促的蹄声回响在崎的山路上,夕阳如同玩累了的孩子,扯片云朵擦拭上的红尘,急着要回到山后休息去了。两只子走了半天,毛皮被汗沁湿,无奈被前面一个仆人着,只好低头继续赶路。背上坐着一男一女,焦急地望着远处。仆人指着东边的大城,对驴背上男主人:“天上就黑了,我们进耶路撒冷借宿如何。”  “那城

不能的,里面的居民都是暴徒,是以色列的宿

加快脚步绕过它,再往北赶十来里路就安全了。

基比城就在那里,属便雅支派,我在那里借宿,住着放心。” 男主人背上,略歉意的仆人。男主人又转头对女人:“你父挽留我一直多住了四天,今天又送行,吃完午,都日偏西了。

决要走,要不又走不成了。”  “多住一天又怕什么?你的老婆那我,你也不敢管,气得我跑回娘家,你怕老婆,耽那么多天才敢来找我,我爹爹不但没有责备你,反倒天天好吃好喝招待。你呢,却急着要回家。真是一日不,如隔三秋啊,哼。”  男人的脸红了一下,斜着眼睛瞄下仆人,仆人似乎没有留意,而是紧盯脚下,小心赶路。日下山了,山风渐起,天色暗了不少。

 

Related image

 

男人低声音女人:“别乱,你明明知道我最疼你,谁让你又漂亮又明呢。我急着回去,是因我的利未家族上要勤了。以后你可别这样赌气了,多我着急。天黑了,我们进了城就安心休息,明天就回家了。”  三人了基比亚时,天已完全黑了,街道上冷冷清清,偶尔几人走,歪着打量他,却没人打招呼。他们转了几条大街,家家户户却都着门。

不敢然敲门叨,只好回到城中的空,坐在那里,准露宿夜。  三人正坐着吃西,一个老者扛着锄头从田回来经过,看,就停住,低声:“你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那利未人站起来,恭敬道:“我从南的伯利恒而来,要回到北以法山区的家中。我是利未人,是我的小妾和仆人。我本想借宿,可无人收留,只好露宿里。不自己着食物,有酒喝,子也有草料,睡在里也无妨。”  

老者左右望一下,利未人:“真是得,我也是以法人。你在我家夜吧,我招待你一无所缺。你千万不要这样露宿街。” 于是就去牵驴子的缰绳

三人喜不自禁,连连,一路跟着,到老者家中。老者家中的老和女儿早做好了晚有客人家,又忙着倒水客人洗脚,加做了菜。

 

Related image

 

主坐下,吃吃喝喝,有有笑。  眼夜深了,老者招待好客人躺下,正要熄灯休息,门突然怦怦被敲得山响,震得屋土簌簌落下。睡下的人都一激灵坐了起来。老者已下床,走到门,等其他人都穿戴好了,示意他不要做声,把门吱扭开了一个。门一下子被撞开,门口挤满了无数利的眼睛,齐齐盯住屋内的利未人。  横在门口的老者出笑门外众人:“各位兄弟,么晚了,你怎么不睡?” “少罗嗦,你坏了我的好事,如果不是你把那个美男子带进你家,我早在街上把他弄了。

你把他交出来!睡了他。”  老者仍然横在门口,声音更加低卑:“兄弟,不要行此事。他既然了我家,就要受我保。看啊,我的女儿是黄花女,人的小妾,我可以把她随意,只是你不可作我的客人。”

 

Related image

 

完,有人伸手抽了他一个耳光,有人要推开他,有人叫喊:“把那个小子交出来。”  

那个利未人吓得抖,扭看自己的妾,她更是吓得在一起,抖成一到他的怀中。利未人急中生智,抱起小妾,走到门门外的人:“你先玩她吧。”

然后把她推出房门。那个女人在地上,瞬被无数双手抱起来,她的身体如同橡胶,开始朝无数方向延伸形。

有人开始怪笑,有人狂喊。男人离开了,她被扛在肩上,消失黑夜,最后一眼想再看看心的男人,却看到他匆匆推开老人,上了房门。  那个夜晚漆黑一片,声吹隐约有起伏的笑声传进屋子。

利未人整夜战战兢兢,恐怕人再来找他。天蒙蒙亮,他似乎听到有人断断续续敲门,好像枝被吹弯敲打窗,若有若无。他又惊又怕,凝神再听,敲门声又消失了。他身冷汗,在一角,如同了一晚的弓,于耗尽了心力,仿佛昏死一睡去。  

Related image

他猛然醒来,天已微亮,阳光射,昨晚如同噩梦,人醒了,梦也如消散,危似乎从来就不存在。主人一家在沉睡。他穿好衣服,准离开,就悄悄叫醒仆人,一慢慢打开屋门,恐怕屋外有人埋伏。门慢慢开了,一只纤细柔美的手臂着门滑落,在门上,僵硬的上下抖一下,停住不了。

利未人着看去,他的小妾身子伏在地上,望着门,上身微微撑起,那只僵硬的手直直伸门内,她死了。她死前,惦记着自己的男人,就扎着爬回来,想敲门他开门,好告走了,不会再欺他了。  

上帝把以色列从埃及移植到迦南,如同栽培心的果,等它开花果。没想到,它的根却慢慢腐,叶子也慢慢凋零。面对这棵即将死去的枯,神将如之奈何呢?   

 

81.犹太内战殒一族  … 

 

Image result for (  创 49:27 )

 

“便雅是匹婪的狼,早晨吞吃物,晚上瓜分利品。” (   49:27 )   

整个以色列都惊悚震了。十二家支派,每家都收到了一个包裹,打开包裹,里面赫然一血淋淋的女尸残体,或是手足,或是肚腹,刀口整。犹大支派收到一,是个年女子,依稀可其生前眉清目秀,死后的眼睛却似,透出一股怨情。投送包裹的,全是利未族人,青,呈上一信,信上把利未人的小妾在基比城内惨死的经历大致叙述一番,各个支派仇伸冤。  

整个以色列都耸动了,他们汇集到基比的米斯巴城,一起开会商讨惩处办法。死里逃生的利未人声泪俱下,向众首那个夜晚的悲惨遭遇。死去女子的父想到几天前与女儿送别竟成别,更是几次昏死去。

众人听完,无不汗毛直立,怒,切齿扼腕:“与所多和蛾摩拉的罪相比,是有之而无不及!”,“便雅啊便雅,你害死的是以法内的利未人。利未是神的祭司,以法的父亲约瑟是你唯一的同母哥哥!”,“以色列中居然做出了事,我再不惩处这恶就要像酵母蔓延到以色列全境了!”。  

 

Related image

 

几天之后,便雅支派的首领们收到以下信:“我是十一支派代表。你境内怎么做出如此事? 你们务必要将基比的那些匪徒交们处死,从以色列中这恶。”

便雅人看完信,不声色,因早就听十一支派的四十万精兵集到了米斯巴,看来果然来者不善。便雅人自古以来的娇纵脾气刻集体爆出来,他孤注一,将全部兵力一共二万六千人,集到基比城,与城内的七百精兵会合。

不到三万的便雅人,敢于对阵四十万的联军,不仅为了自尊,更是因有祖传绝技,能从远处甩石人,分毫不差。  

以色列联军没有想到便雅如此凶,于是进军到基比城外,与其决

犹大支派率打头阵,最有担当,仿佛当年犹大了弟弟便雅甘愿留在埃及做奴隶。便雅人却将往事抛在云外,人,不等前,排排精兵有条不紊,将蛋大小的石如闪电甩出,纷纷击方士兵的面门,石石命。便雅人前后几排,攻。联军仿佛被石雹吞没,几乎没有喘息空隙,如竹林被片片砍倒。当晚收兵,联军阵亡二万两千人,而便雅人几乎一兵未  

 

Related image

 

第二天,联军再次列阵对决,不但了初衷,更要昨天亡的兄弟仇。联军更加勇猛,便雅士气更加高昂,战场更加惨烈,况却如昨天的翻版,联军不但不能靠近便雅,却有一万八千士兵命。两天下来,一共亡四万人,占到兵力十分之一。当晚,联军营内一片凄然,人既悲且怒,更恨自己没有破良策。

照此速度,四十万人再有半月就几乎全了。各个支派的首聚集起来,到北的伯特利去求神。神的柜和大祭司都在那里,人禁食祷告,献上祭祀,跪着向神哭。然后他大祭司:“明天我该继续打仗呢,兵回家?”

神借着祭司告:“你当上前争,因我明天必将他交在你手中。”  听到神的许诺,将领们忽然开了心,基比不是离东边的艾城很近?便雅人不是如当年的艾城人一样驱杀以色列人约书亚不是用巧才攻下艾城

 

Related image

 

什么不用相同策攻下基比?将领们于是一起详细战计划。第三天,联军行事,伍照常到城下叫,等便雅将士全部出城迎,却装作害怕子,身向北逃命。

便雅人有了两次利,无暇多想,径直追杀过去,一直追到城外几十里,却只死三十多个联军战士。突然,有便雅人惊呼:“城内失火了,基比被他攻破了。”

猛然惊醒,回看去,基比城内早起冲天大火。原来一万联军精兵埋伏在城外,趁着城内空虚,一起入屠城,城内起火之,早已成死城。  便雅人看到大火,士气崩,四散逃亡,身后的联军见埋伏成功,士气大振,掩杀过来,城内放火的精兵也早喊着围杀过来。

便雅人首尾不,陷入死境,近三万人几乎全部亡。只有六百人得以逃脱,不敢回到家,直向野逃去,集合到一个山口,叫门磐,靠打糊口。  以色列联军首先屠城基比死去的女子了血仇。

的眼睛却被复仇的火焰的血,他们还死去的四万弟兄仇,他不再求上帝,恐怕上帝阻止他,恐怕失去复仇的机会。他向每个便雅镇杀去,向每个便雅去,不男女老少。

追命的快刀比逃命的脚步更加快速,索命的刀声比哀求的哭喊更加尖利。一天之内,便雅境内被屠城殆尽,无人幸免。  

 

Related image

 

整个便雅支派,因基比的暴徒行,反被自己同胞血洗,只剩逃亡的六百残兵。以色列因跪拜假神,道德底线致自相残于内

十一支派联军,看着脚下无数尸体的血浸透土地,猛然惊醒:便雅支派,几乎被他们灭族了,已无任何女子幸存,无人再宗接代。一股恐怖的愁云突降到他,他几乎毁灭了以色列的十二支派之一。

而十二支派,是神立、保、命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