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20合集...十二支派分地土

”亚伯兰九十九岁时,耶和华向他显现,对他说:“我是全能的上帝。你当在我面前行走,作完全的人,我要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我要把你现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 全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永远为业;我也必作他们的上帝。” ( 创 ‭17:1-2 )  

61.十二支派分地土  …

七年去了,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在迦南南征北,开拓疆土,一共消了三十一个王,迦南境内不再有大的事。这时约书亚八十,体力衰,而神交托他的使命没有完成。神把西的海和北方大片未得之地指给约书亚看,要他把已占得的土地分以色列十二支派,然后由各个支派分别去开拓自己的土。  

十二个支派中,利未人作祭司不占有土,他散居在十二支派的四十八座城里,负责祭祀,日常所需便根据摩西的律法,从百姓祭祀的肉食和素食中分得。

们专门事奉神,其他十二个支派便一起供养他所需。  瑟支派因先祖瑟所受的冤屈,得到父雅各临终前双倍的祝福,雅各把瑟的两个儿子拿西和以法看作自己的儿子,因此瑟支派分出两个支派。拿西分得的土地最多,在旦河西各得大片土。弟弟以法莲紧紧依偎在哥哥拿西的南  

犹大支派分得最靠南的大片土地。摩西四十五年前派出的十二个探子中只有犹大的迦勒和瑟支派的约书亚进入了迦南。这时迦勒已八十五,但雄心未已,他找到约书亚,提起摩西当年许诺给他的:“那日,摩西我起誓:‘你脚所踏之地必要你和你的子远为业,因心跟从耶和-我的上帝。’,今天我很健壮,像摩西当年差派我出去那天一你将耶和那日许诺山区我。有残余的巨人衲族人,和他们宽固的城,神必照他所的与我同在,我定要把他赶出去。”  

约书亚看着与自己出生入死、浴血奋战的老友,赞许他的壮志雄心,就把希伯和周的土地分迦勒。迦勒果然除了希伯的巨人族衲人。希伯名城,直到今日。  

西当年和弟弟利未屠百姓,滥杀无辜,个支派的分地完全被犹大包,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失散在犹大支派中,应验了雅各临终前的言:“他火爆的烈怒可,他凶残的恨可咒!我要把他分散在雅各中,使他散居在以色列。”  便雅在各支派中分地最小,正如他的始祖便雅排行最小一

的分地在正中,被六个哥哥拱,成最安全的土地。多年后,却因排行老小常容易犯的任性之罪,些被十一个哥哥们灭族。  

旦河,摩西在去世前,便因为吕便、迦得和拿西半个支派的求,把所得的土地分两个半支派。在大局已定,境内平安,不再有大的事,两个半支派就回到了原来分得的土地。

在跨过约旦河,他立石坛见证神的作,好后代念神的大能。  

其他各个支派在会幕门口,通分到了自己的土地。最后到了约书亚约书亚属于瑟支派,分到了以法境内的一座山城。约书亚就修建城,住在其中。  

于是以色列十二支派全部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初步完成了神五百年前对亚伯拉罕的应许。但他们还没有完全得到神应许的所有疆土。即使在他分得的土地中散居着神要他完全消的七族迦南人。各个支派似乎而易就可以完成几乎唾手可得的功  

光荏苒,出埃及后,身的以色列第二代人入了晚年,有些士因病先后离开人世,健在的老人们终于沐浴到后的和平光,得以安心享受迦南地土

代人是整个以色列史上最煌的一代,他一起经历了以色列史上最多的神迹,孩童出埃及,过红海,在西乃山下看父母与神立,吃哪,过约旦河,踏平耶利哥。

眼看到神的管教,便油然生敬畏之心,因此也得到神最大的祝福,从无到有,从奴隶到神的百姓,身,开拓出以色列国土的大部,除了因贪图神的钱财,在艾城吃了一次仗,就再也没有悖逆神。  

前半生在埃及奴,再四十年因同胞的拖累而流浪荒漠四十年,接摩西的重任、入迦南,虽豪情壮志,却只能戎七年,便英雄暮,双斑白,看到们陆续离开人约书亚知道,自己的时间也快到了,和下一代人交托身后事了。神的划、未竟之要靠年人去实现了,约书亚要把最重要的嘱托    

 

62.百姓示再誓  … 

“至于我,我已献,离世的候到了。 那美好的仗我已了,当跑的路我已跑尽了,信的道我已守住了。” (提后 4:6-7 ‭)  

约书亚老了,一百一十了,他召集了以色列的族、法官、老和官来到示,要把重要的。示剑这个老城,分约书亚所在的拿西支派。  人都到了,流上前约书亚

十二支派分地之后,便各自在自己的土地上休养生息,安居乐业,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多年不约书亚须发皆白,曾雄壮威武的他只剩风烛残年,思路虽依旧清晰,声音却不再洪亮,眼睛早已浑浊,手臂上的道道疤因皮肤的萎形。些官明白是最后一次约书亚了,就各自坐好,怀着敬重的心情看着他。 

 约书亚环顾众人,内心激不已。些几十年前一起浴血奋战的老部下老友,多年不,都老了,背了,拄着手杖。然而他的声音没有,那些熟悉的声音一下子把约书亚带回他一起攻耶利哥,智艾城,奇南方五王,火北方联军的一幕幕往事。  

约书亚装作入眼睛,偷偷逝去溢上眼角的泪花,不是儿女情刻。离世的日子近了,千言万,要从何起呢。约书亚深呼口气,缓缓说道:“我年老迈,要走每个世人要走的路了。”  约书亚稍微停下,继续说道:“你和子后代平平安安住在迦南也有几十年了。

知道片土地是神应许给先祖伯拉罕的。

后来耶和神把我的祖先雅各和他十一个儿子带进埃及,二百年后又差遣摩西和亚伦两个兄弟带领的父离开埃及,得到自由,走过红海,入迦南。”  里,约书亚眺望旦河下流的远处,仿佛看到他过约旦河,入迦南的渡河口,仿佛再次看到旦河水断流成堵。月悠悠,往事如梦,老兵虽老,壮心不已。但神却永远长存。

  “神是信的神,你们亲经历了神把对亚伯拉罕和摩西的应许变现实。因神的帮助,我和迦南七族,一人追赶千人,无人能。神又把土地分和子后代。我豪宅,却不是手建造,我花园,却不是手种植,我享用果,却不是手栽培。

这样恩待我,不是我配得,而是神要我们记得祂是一的真神。除他之外,别无他神。 

 “我离世的时间快到了。你紧紧跟随耶和守遵行摩西写在律法上的一切强壮胆,不可偏离左右。你若依靠耶和,神应许的一切福气必定到你,你若是背耶和与你所立的,去事奉别神,敬拜它,耶和的怒气必向你们发作,你必在他所赐给的美地上迅速亡。

但你认为事奉耶和不好,今日就可以做出选择:你是要事奉你列祖在埃及所事奉的神明,是要事奉所住地的摩利人的神明呢?不如何,至于我和我家,必定事奉耶和。”  

约书亚语重心长说完,停下来,环视众人。众人纷纷站起回答:“我们绝不离弃耶和去事奉别神。

耶和-我的上帝曾的祖宗从埃及奴之地出来,在我眼前行了大而可畏的神迹,并一路保们进入迦南。耶和又把住在里的摩利人从我面前赶出去。所以我也必定事奉耶和,他是我的上帝。”  

约书亚,内心稍得安慰,面色却更加凝重,因他早就听各个支派内都存留着散居的迦南七族人,些支派因为贪图力,就没有除他,甚至有人已开始敬拜他的神明。

是最让约书亚不安的后患,于是他加重气,大声:“你们话听,却是不能事奉耶和,因他是神圣、忌邪的神。你若不赶除你地中所剩下的民族,反倒与他往来,就要确知道,耶和必不再将他从你面前赶出;他却要成网、圈套、肋上的鞭、眼中的刺,直到你美地上亡。”  众人听出了约书亚责难,就一起对约书亚证说:“不,我要事奉耶和。” 约书亚便:“你既然选择耶和,要事奉他,就自己作吧!”他们说:“我愿意作。”

约书亚于是手下滚巨石,放在一棵橡下的圣所旁,作以色列人神誓言的见证。会议这样束了,约书亚解散他各自回家去了。  不

多日子后,约书亚呼出最后一口气,到列祖那里去了。再不久,和他同代的祭司,亚伦之子,以利撒也去世了。以色列人埋葬了他,又把从埃及出来的瑟的骸骨埋葬在了示实现了三百年前瑟的愿。

墓地一直保留至今。  于是约书亚,和他的下一代人,就是在野地出生、打迦南的第一代以色列人,逐渐过去了。新的一代以色列人在迦南出生大,他把迦南理所当然看作自己的家  他的命运会如何呢?以色列的史如何一步展开呢?

 

63. 贪恋巴力弃真神

 “所以,上帝任凭他随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羞辱自己的身体。他将上帝的真实变为,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 (  1:24-25 ‭‬ )

 约书亚那代人去了,他飘荡四十年,然后入迦南征七年,事平息后分得了自家的土地,在和平的光下入晚年,先苦后甜,历经神的带领,信心越老越醇,如瓜熟蒂落一平静离开人世。  

之后的那代人,被父母着抱着入迦南,刚刚成年,就随着父母住豪宅,享用迦南丰的物。他羡慕迦南当地人熟的炼铁、耕种技,就故意背摩西和约书亚的嘱咐,舍不得逐残余的迦南人离开,而是做苦工,做自家的帮手。时间久了,  自然有通婚。通婚之后,就有以色列的丈夫或者妻子慢慢被迦南配偶的文化和宗教崇拜吸引,最后下跪在他的神像面前。  

迦南的神像有男神巴力和女神。巴力人身牛面,怀抱他喜悦的活祭品,迦南人相信他主管丰收。录长发巨乳,迦南人相信她主管生育。因以色列人摧了迦南人原本遍地都是的神庙,加上他知道耶和上帝命令以色列人死任何下拜巴力的人,些虔的迦南人就偷偷跑到野外的山谷,在夜幕的掩下悄悄行宗教式。因为爱来的牢固信任,与他通婚的以色列人也被邀参加。  

春天是迦南人敬拜巴力祈求丰收的季,也是以色列祝逾越念耶和救恩的季。那些因贪图美色而与迦南人通婚的以色列男人出于好奇,加上被引,就陪着迦南的妻子一起走到野外的山谷秘密聚会。  

夜深了,出城在外、担惊受怕的迦南人于不再担心城内的以色列人看,完全放松下来。谷溪水潺潺流,人在山石,在翠下点起簇簇篝火,与天繁星互相映。春绸缎人的肌肤,夜色如露水浸着他们炽热的心。烤肉吃完了,醇酒也喝完了,他原本明亮的眼神随着跳的篝火迷离起来,两也被映照的微微发烫,夏天似乎突然来了。

 身强体壮的迦南男祭司来到篝火中,他赤裸上身,鼓的肌肉如同泛的春情一找出口,似乎要爆裂开紧绷的肌肤。一个胸部丰,身体窈窕的女祭司围绕他翩翩起舞。坐着的青年男女吟唱起来,掌合拍,空气被激起来,篝火也似乎在随之舞。懵懂无知的以色列人原本想冷静旁,到了这时注意到自己妻子炽热的眼神旁若无人、紧盯着祭司,出于嫉妒,他也开始大胆著女祭司的人身段。  

歌声如有一种魔力,祭司随之起舞,长发披散及肩,眼睛紧闭,如梦如痴,口中念念有,不仰天长啸,汗水慢慢浸透上身,如披上一釉彩,熠熠亮。他突然停下来,如梦初醒,开双眼,环顾众人,留下一行泪:“我抛弃巴力神太多年了,我冷落女神太多年了。他却没有抛弃我,每年照旧赐给丰收。今天我们终于来到了里,得以重新祈求我上千年来敬拜不的巴力和。可恨我不再有神庙,可惜我们这样窘迫,他眼向我们发怒,悔罪吧,出起初的忱吧,用最热诚的祭祀来取悦他心吧。”  

以色列人听了祭司的谈论而内疚自候,周的迦南男女已而同站立起来,他的妻子似乎不再认识自己的丈夫,而是着魔一拉住另外的男人,着男女祭司跳起来。篝火因无人料理慢慢暗淡下去,余光只能照出男女的性别,每个人的入黑暗之中,眼睛却如星光一明亮起来。他的舞步整一致,地面似乎也被弹动起来,以色列的男子本来费劲的四处张望妻子,却不知不被其他迦南女人挽住胳膊跳的人流。 

 以色列人被震撼的口无言,以色列的期虽然盛大,却非常穆,由亚纶做祭司,主持圣洁的礼,无非是宰祭献牛羊,带领会众一起祈祷赞颂,朗摩西律法,提醒百姓遵守西乃之,警戒会众不可跪拜别神。些迦南人明明在跪拜假神,可他的祭祀在是吸引人心。耶和神啊,求你不要降下天火,不要裂开大地。  

天上星空依旧璀璨,地上的篝火在逐。人不再需要火光,舞步不再整,最内圈的一群男女已双双坐下,成一圈,在地上上他身上剥下的外衣,圈内男祭司和女祭司已躺在他衣服上面,夜色朦,他一个蠕的黑影。以色列人于明白生了什么,来的声音令他的心要跳出胸膛,他突然想到自己的妻子,本能要喊,可是,黑夜似乎吞噬了他的声音,或,在他们发声之前,另外年貌美的女人已饱满的嘴唇堵住他无助开的口。  

耶和的使者从吉甲到波金来,百姓:“我从埃及上来,到我向你列祖起誓应许之地。我曾:‘我永不弃我与你。 你不可与地的居民立,要拆的祭。’ 你竟没有听从我的。你们为这样做呢! 因此我:‘我必不将他从你面前赶出。他必作你肋下的荆棘 ,他的神明必成的圈套。’”  

耶和的怒气向以色列作,任凭他自己的情欲,又在他四周兴起仇,把他交在仇手中 ,致使他在仇面前再也不能站立得住。 他往何去,耶和的手都以灾,正如耶和警告他所言。他就极其困苦。  刚刚一代人去,以色列人就入一个欲不能的漩中去。他继续付出何等代价,才能醒悟呢?

 

64. 以笏只身刺大王

 “压伤的芦,祂不折断; 将残的灯火,祂不吹。 祂必信来正。” (42:3 )

  以色列没有遵守神的命,没有听从摩西和约书亚遗训,没有把迦南人从他赶出去。他有人和些民族通婚后,慢慢向偶像巴力跪拜,并随众犯了淫乱。些事情如同酵母蔓延到整个以色列。神就任凭他肉欲,践踏人,也不再保不受外族侵略。  

于是以色列北部的古珊.利田王(位于今天的叙利)奴役他八年。以色列人向神呼求,神就兴起迦勒的侄子俄陀拯救他。俄陀聂击败了古珊王,于是以色列国内太平四十年。  

太平日久,以色列新的一代年人又重蹈覆,跪拜巴力,无不作。于是神任凭以色列南方向的摩押王伊叽伦亚扪人和亚玛力人,一起入侵以色列,占了耶利哥地区。伊叽伦王奴役以色列十八年,每年强迫以色列进贡上好土和金珠宝。十八年后,以色列遇到罕大旱,庄稼欠收,伊叽伦索取的品却毫不减,以色列百姓食不果腹,向天哭号,求神拯救。  

以色列的犹大地区本来盛小麦,素称粮,却因天旱,遍地民。其中伯利恒一人名叫以利米勒,娶妻拿俄米,下两子,分别名叫玛伦和基 。两个幼子嗷嗷待哺,麦地却几乎收,拿俄米因饥饿不能下奶,两个儿子眼看要饿死,叽伦王供奉的日期又近。以利米勒走投无路,将自家的荒地典当看管,又乞求朋好友多凑出一点盘缠,携妻抱子往摩押乞讨为生去了。  

麦收完后,供奉伊叽伦王的日期也到了,以色列人推出以笏人把品送到摩押王那里去。以笏属便雅支派,便雅是雅各最年幼的儿子,所分属地最小,紧邻耶利哥。以笏是个左撇子,身材瘦小,少言寡,做事却深思熟,行敏捷。他着一行人肩挑推,把上好的品一路送到耶利哥的新城。摩押王役以色列人在那里他建了一个两的行,被棕榈树环绕,依山傍水,美,既便于治以色列,也便于每年的品送到保持新。摩押最精的御林密布在行,保王的安全。  

摩押王已中年,十八年前他英勇善,意气风发,一攻下以色列河城,又筑城河西,扼住以色列咽喉。十八年去,因久无事,犹太人又如羔羊般温岁岁,去年的美物没有吃完,今年新的品又及送到,不由不海吃海喝,身材渐渐发福。他天分外高兴,因他两个刚刚出生,姐姐名叫俄珥巴,妹妹名叫路得。伊叽伦王要挑最好的后方的一千金送去。  

以笏不是第一次朝摩押王,次相,看到摩押王比去年更加肥胖,走路都已困。公事很快完,以笏一行人离开,回到以色列境内。走到吉甲,以笏看到当年约书亚率大军驻扎的大本营遗址,想到当年那代人无不,又想到如今乡亲们被摩押王凌辱,遍地是面黄肌瘦的灾民,不由扶住一巨石,潸然泪下。同行人看,虽不甚解其意,却也猜出几分,便都低

 以笏拭去泪水,随行人:“我有一事需要回叽伦,你不要等我,却要速速到以法莲长老那里去,通知各家,等我回来商大事。”嘱托完,以笏回向耶利哥方向走去。  

士将以笏再次带进宫时,摩押王已在二楼的王内乘凉,一享用刚刚送来的品。看到以笏来,王笑到:“你莫不是忘了什么西在里?哈,你今年送来的无花果真是又大又甜。” 以笏并不接,却回看左右,: “大王,我有密事需要当面禀告,只是....”。王上会意,左右:“ 你们暂且下去,等我叫你,再上来。”  内只剩下王和以笏,旦河流水声透隐约传来,夏天干燥的室内,王安然坐在王座内,俯以笏,眼睛熠熠亮,猜着以笏可能要透露的机密,缓缓以笏:“在你可以放心把密事告我了。” 

 以笏面色平静,身上前,走近大王,低声:“ 我奉耶和的命告你一件大事。”王不由从王座上站起,听,以笏右腿突然前跨,左手迅速伸向大腿,着大腿抽出一把一尺的双刃匕首。王没有看清楚以笏一串的作,以笏已利的匕首重重的刺入王的肚腹,速度如此之快,刀尖从后腰透出。以笏本想抽出匕首,再王致命的刺,却抓不住随着王沉重的身躯倒下的刀柄,刀柄已被肥厚的肚皮遮住,如同融入肉中。  

烈的痛苦如此迅猛,王在倒地前都没有时间发出本能的尖叫,就上陷入了死亡前的深度昏迷,一血慢慢从王的后背渗出,散出腥臭的气味,有苍蝇从窗外嗡嗡飞来。以笏看到王必死无疑,便从门走出,反上二楼房门,从容不迫下楼离开,了吉甲,看看身后无人,便向以法莲飞跑而去。  

王的士看以笏离开,却不王的静,就在楼下等待,慢慢到腥臭,看到苍蝇飞来,以王在楼上出恭,更不敢冒昧打。一个去,臭味愈加烈,王却安静异常,们终于感不妙。打开反的房门后,看到王倒在王座前,汪在一片血泊之中,腹内被扎破的青色子从刀口漏出,没有消化完的食物残渣落在地上,趴满黑色的苍蝇  

摩押王暴,他的御林士如没头苍蝇手足无措,正在商议对策之,以笏率的以色列人已旦河的渡口,摩押最精卫队逃命无门,有一万多精兵被击杀旦河西岸。这样,神兴起了以色列中最小支派中的左撇子以笏,单枪了摩押王。  从此摩押一蹶不振,以色列得享太平八十年。而逃到摩押的伯利恒人以利米勒和他妻子拿俄米的故事却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