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故事第13合集… 摩西求情神同行

“你们要跟从你们的上帝耶和华,敬畏祂,遵守祂的诫命,听从祂的话,事奉祂,倚靠祂。” (申13:4)

40.摩西求情神同行

八十的摩西手木杖,再次爬上西奈山,回向山下望去,山下篷井棋布。百姓知道自己了,也明白真神绝对不可以用假神代替,敬拜假神只会人心沉迷,肉欲横流。  

西奈山上,神告摩西:“我会差遣天使走在你前面,们进入那奶蜜之。但我不会跟你一起去,免得我在途中就把你们灭绝了,因固不化的百姓。

你回去向以色列百姓宣布,‘你们这固不化的人,我就是跟你在一起待一刻,都恐怕会灭绝在你要摘下自己身上的物,我再决定怎样处置你。’”  摩西没法求情,再次下山,告山下百姓。百姓听了,心情沉重,纷纷摘下佩戴的首,那是他离开埃及,埃及人因恐慌白白送的。

那是神保,祝福他据,在祝福的源,神,却要离开他了。他沉迷的心来,想到神在去几个月带领的所作所,明白如果没有神,他即使勉强回到了迦南地,又如何能幸存于周的强悍民族中呢。

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佩戴金  摩西在地外面搭了会幕,是他在外面神的地方。摩西每离开地,百姓都恭敬站立,目送他入会幕。

神的云柱降到会幕之上,神在会幕中和摩西交。百姓们则俯伏在自己的敬拜神。  

因着百姓们诚心的悔改,一天,在会幕中,摩西求神带领以色列入迦南:“你若不与我同去,就不要离开里。

你若不与我同去,会知道我和你的子民在你面前蒙恩?不是你的同在才使我不同于地上其他民族?”  

神看到了以色列人的敬畏之心,也听到了摩西情真意切的求,祂既然赦免了他,就要和以色列人重新立,再次重申律法的定。神就摩西:“你要出两石版,跟你之前摔碎的两,我要把前两石版上的字刻在上面。 你要预备好,明天清早你要上西奈山我。”  

第二天清早,摩西出两石板,登上西奈山。山之上,起云涌,耶和在摩西面前经过,宣告:“我是耶和,我是耶和,是有怜和恩典的上帝,不怒,充,无比信,向千万人彰,赦免罪犯,但决不免除罪。”  

摩西急忙俯伏在地,:“主啊,如果我在你面前蒙恩,就求你与我同行。

虽然百姓固不化,求你赦免我犯和罪,接做你的子民。”

:“我要与你立,我要在你的同胞面前行奇事,是天下万国从未有的奇事,你周的外族人必看你做的大而可畏的事。”  

神把十刻在石板上,再三警戒摩西不可百姓敬拜周民族的假神。摩西在山上呆了四十昼夜,如同上次,记录下律法条文,然后着新刻的石板下山了。次山下百姓穆庄重,远远排列整,等候摩西。

到摩西,他却面露惧色,无人上前。

摩西叫亚伦和众老近前,才从他口中知道自己光,如同明灯照耀。摩西于是拿帕子盖上,叫来百姓,把神第二次宣告的十和律法条文,详细众人。  

最后摩西告百姓,神赦免了他上次的集体背叛,答与他同行,带领们进入迦南。百姓听,呼雀,喧声震天。

摩西再详细百姓,神如何会在他建造的至圣所内,由祭司百姓行各种祭祀与典。  百姓听完,欢欢喜喜,回到自己篷,拿出金,各色毛线,香料精油,奉献在摩西面前。最后,摩西令全:“大家不用再圣所奉献礼物,原料已经绰绰有余。”。百姓才停止奉献。

摩西又挑出能工巧匠,把神设计蓝图。他而造,做完了圣幕所需的一切,又制了祭司祭服。  出埃及后近一年,第二年的一月一日,整个圣幕完工,交由祭司使用,整个会众在圣幕前聚集,由亚伦家族的祭司献祭,大家敬拜真神。  

,有云彩遮盖会幕,耶和的荣光充了圣幕。  以色列于要拔离开西奈山了,下面的征程会有什么等待他呢?    

 

41.百万民众怨言  

着: ‘人活着不是靠食物, 而是靠神口里所出的每一句。’ ” (太 4:4  )  

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后第二年的初一,圣幕和其中一切都建成了。摩西再次向百姓宣告神的命和律法,并亚伦一家大祭司。  

一月初八,全体会众聚集在会幕前面。亚伦献完罪祭、燔祭和平安祭,民众祝福,走下祭

之后摩西和亚伦会幕,又出来民众祝福。这时神的荣耀向所有民众显现,有火从天而降,尽祭上的燔祭和脂肪。民众看见这景象,都呼,俯伏敬拜。  

一月十四傍晚,犹太人在西奈山下,第二次度逾越月之下,春寒料峭,篝火旁,他吃着羊羔肉,回想一年前在埃及的最后一夜,也追之后的种种神奇经历。一七天,他吃喝祝,念神的拯救,祝得到自由。  

一周之后,二月一日,神摩西统计十二支派超出二十的男丁人数。瑟的两个儿子各算一个支派,而利未支派因袭为祭司家族,没有被统计在内。

统计结果,十二支派一共有六十万三千五百五十个男丁。他都被记录在册。  二月二十日清晨,嘹亮的号声穿破寂静的地,人走出篷,聚集在摩西前面。在西奈山下扎了近一年之后,神要他离开的时间到了,一直罩在会幕上方的云柱缓缓,徐徐向去。按照摩西指令,扎在会幕东边的犹大支派拔先行,成,  一只利未分队紧随其后,肩扛拆卸下来的圣幕幕。

然后是便家族。其他家族依次出,直到但家族殿后。  朝阳初升,春风渐起,二百多万希伯来人蜿蜒逶迤,步走在荒野之上。

前面是路的云柱,自离开埃及后就一直引。他身后是高的西奈山,在山下他与神立,并被神管教。伍之中,男人们牵牛赶,女人们怀抱孩子,默默跟着家族的老,走向陌生的前方。  

越走越了,不有人回看去,别了西奈山,磐石中流出的泉水依旧流淌,摩西摔碎的石板碎片依然散落在山脚,自己留下的足迹很快会被抹平,而黝黑的西奈山从此只会留在他民族的记忆。他离开了里,就再也未曾回来。  

看到前方引路的云柱,他离开的惆怅转变为莫名的紧张

神会把我们带向何方呢?摩西念念不忘的是神在四百年前先祖伯拉罕的应许,是号称流奶淌蜜的迦南。迦南,真的那么肥美?它不一个陌生的名字了,因何止我的父都全部生在在埃及,什么非要“回”迦南不可呢?  

入迦南的代价又是如何呢?摩西统计了我的男丁人数,他可是统计了适合打仗的男丁啊。迦南那么肥美,住在那里的民族怎么可能拱手相?他肯定有门的军队等候,那是他的地,而且以逸待,我们这六十万奴隶怎么可能打

即使神能帮助我道我能免于  神什么不留我在埃及做奴隶?起不需要上战场啊,而且他军队不是一起也保?在埃及我吃的喝的道不比神哪更好吃?我再苦再累不是也比死沙  

而且神的管教,在是太苛刻啊。我们仅仅是拜了一个金牛,一天之内就被严惩

可是埃及人在祭拜太阳神,在金光闪闪的偶像前跪拜,在祭庙里与美的庙妓行乐时,是多么快淋漓啊!可我在埃及住了二百年,不要连亲见识一下的机会都没有,什么神不去管教他  

这样想着,他却是不敢言,因为亲经历神的作太多次了,他知道神确圣洁可畏,神的话语不容疑。他只有把怨言在心中,只有低跟着摩西往前走。  

第一个夜晚就那了,人们驻扎在野外,困乏不堪,吃完用哪做的晚,都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云柱又继续前移,他起行。

第三天仍旧一,到了夜晚露营时,疲不堪的人看着里的哪,心中的于找到宣泄之,整个地弥漫着此起彼伏的怨言:  “我就是累死饿死,也不想吃哪了!吃的胃都犯心了。” 

 “我在埃及的候,不花就可以吃有黄瓜、西瓜、韭菜、葱和蒜。” 

 “在呢?除了哪就是哪!光吃个怎么够补偿消耗的体力?”  摩西听到了各个篷里出的冷嘲热讽,他精疲力竭,无可施,于是向神祷告,大脾气:  “你什么难为我?我做了什么得罪你的事,你非把管理他的重担放在我身上?

道他是我的生骨肉?什么我要像父儿子一,把他抱到你应许给祖先的地方? 他都哭着向我要肉吃,我去哪里找肉吃!你与其这样对待我,倒不如开恩了我,别我受罪了!”  

残月挂在天,平静的野之上,一阵东悄然兴起,将以色列点燃的万点篝火吹的扑朔迷离。    

 

42.欲壑填喜悲  … 

“虽然经历一切,他仍然犯罪; 尽管看见这些奇事,他仍不相信。他再三探神, 使以色列的圣者忧伤。 他了他的能力 ,就是他救脱离人的日子。” ( 78:32)  

夜深了,星空璀璨,野本安静下来,但几十万顶帐篷如沸的蒸,噪的抱怨和牢骚汇合在一起,如蒸里冒出的汽,弥漫在地上空,又如百万只看不的夏蝉,尽情的不 

以色列百姓们经历过金牛事件,知道不能冒得罪神,所以没有一人走出篷,却篷里彼此呼,将腔怨气化作冷嘲热讽  

连续三天的摩西早已精疲力尽,外面的怨言更如决堤的河水,汹涌入他的蓬,将他淹没。摩西心力交瘁,几乎窒息崩。他向神苦:些百姓不是上个月刚刚连续七天祝逾越

不是刚刚经历了圣幕落成和祭祀典礼?他不是刚刚吃完羊肉牛肉?他怎么会把从天而降的哪看作平常?即便如此,他们为何不能心平气和的申何一定要如此毒的诋毁上帝的引何要口口声声的怀念埃及?  

摩西召集七十个老,到会幕集合,神不但要授权他从此与摩西一起分担管理的重担,并要他们见证以色列人供一个月肉食的神迹。

神告摩西:  “你要百姓:‘你们应当自洁,预备明天可以吃肉,因哭着向耶和华说:“谁给肉吃呢?我在埃及多好。”所以耶和肉吃。 你不是吃一天两天,不是吃五天十天,也不是吃二十天, 而是吃整一个月,直到肉从你的鼻孔里出来,成们厌恶西。”  

七十老依次来了,环绕站在会幕周。云柱如火炬罩整个会幕,神的灵从云中降到摩西和每个老身上,他就大声言,美之声如馨香之气,融入云柱。

祷告和美声中,摩西惴惴等待神的许诺实现。一个月的肉食,二百万嘴,荒漠深,神如何供呢?  祷告声中,沙漠深南方向,隐约吹来。片刻之后,会幕的帷簌簌抖,地上的沙被吹移,在夜色下如朦的水雾荡漾。

越刮越大,地内几十万顶帐篷内的咕抱怨如光被吹熄。人屏息静气,听外面的声大作。

片刻之后,澄明的夜色仿佛被巨大的云遮住,地一片漆黑,声之中夹着奇怪的声响,如大森林,又如暴雨打湖面。时时有撞和落地的声音,如鼓面破开,又如冰湖开裂。黑暗之中,人不知所措,却没人敢探出去看个究竟。  

天蒙蒙亮了,夜未眠的人走出篷,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整个地如同漂浮在灰黑色的海洋之上,离地三尺有无数只鹌鹑上下翻,如海水的波浪翻。放眼望去,视线所及,到是肥胖的鹌鹑

鹌鹑啾啾的叫和翅膀的扇动汇合成奇的声浪。神兴起,把本来生活在海周鹌鹑,迁移到了以色列人的地中  

以色列百姓木然呆,如同站在腰深的海水中,手足无措。摩西和七十个老站在地的不同支派前面,大声呼喊:“是神所的食物,你要自洁,感神,照着家人所需,捉捕当天的食量。神会一直供整一个月。”  摩西的呼喊似乎醒了他,原来是神所的食物,原来不是神的惩罚

起初的揣和犹豫被他们彻底抛到后。他如同好久没有到酒香的酒鬼突然跳酒海,又如同破的守奴突然看到金山山。他始而微笑,之狂笑,手舞足蹈,突西撞。他抓住鹌鹑,把它折断,然后速速扔到自家篷门口。

不是打,因为鹌鹑伸手可及,他倒像是在比心和体力比,眼睛和手脚比,自家和居比  

每家篷前堆的死慢慢堆高了,主妇们眉开眼笑的挑了最大的几只放在火上烤,整个地升起缭绕的炊烟。不等肉完全烤熟,不手上沾着便、血和土,男人匆匆拿起整只,不等坐下就狼吞虎咽的肉来。

们边边贪婪四,吃肉不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要死所有的,不一只逃走“浪”,他的目的是要自家的堆最大最高,出人地。  吃完午,男人又匆匆跳入抓的漩中去。

黄昏很快降篷前的死堆慢慢有半人多高了。

摩西和老游走在地中,警告人:“神的律法要求我肉食要当天作熟,剩下的熟肉最可以留到第二天,然后必埋掉。

么多死干嘛?明天再捉活吃不是更新鲜吗?”  男人似乎被叫声吵了,没有一人注意摩西什么,没有一人回看摩西一眼。夜色降了,他不知疲倦,继续投入捉伍。整个夜晚,人声鼎沸,鸟鸣如潮,夜色掩盖了遍地的死出的内。黎明再次降,每家篷前的死堆已比人高了。男人混身沾满鸟毛,散着汗臭和血的腥味。  

仍旧是肉,哪依然降了,但无人留意,也无人拾取,尽被在脚下,与毛混在一起。初夏的日升起,堆开始隐隐的腥臭。但是无人留意,男人们继续投入捕伍。

只要有活,他就不会停下来。  日高照,摩西枯坐,不再呼喊,看着奔走的人,他内心戚戚:上帝的祝福,因着人的婪和不信,上要成为对人的判了。神应许给一个月的肉食,他怎么居然不相信呢?怎么恨不得抓住所有眼前的西呢?  

第三天的日照常升起,依然如海水翻,以色列人每家前的死堆已高出了篷,堆深经传出明的臭气。

妇们烧肉,不再有灿烂的笑容。人到了腐臭的尸味。男人抓捕了两天一夜后,于累了,也于明白他就是累死也捉不完

机械地嚼着肉,木然地看着翻鹌鹑着弥漫的臭气,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是太晚了,有人吃着吃着,突然呕吐不止,吐出刚刚咽下的肉。

们额头冒汗,白,先是跪在地上,然后扑倒在地,抱着肚子呻吟,在地上滚来滚去,身沾呕吐之物。慢慢的,他停止呻吟,挺直身体,僵硬成死尸。  地里的哭声弥漫开来。人,没有填自己的欲壑,却上了自己的性命。    

 

43.初探美地人兢  … 

“到底是却悖逆了呢?道不是被摩西从埃及带领出来的那一切人? 神又向谁发怒了四十年之久呢?道不是那些犯了罪、尸首倒在野的人? 他又向起誓,他们绝不能入他的安息呢?道不是向那些不肯信从的人?” (来3:16-18)  

离开埃及一年半后,二百万以色列人于走到了荒漠的边缘,来到了迦南的南部野。他向北望去,看到了高连绵山地,也看到大朵白云投在青翠山谷湿的阴影。  

自二百多年前雅各带领七十多家人离开里,再也没有以色列人回此地。

今天,他们终于看到了迦南的廓,是神在四百多年前应许给始祖伯拉罕的地  

却都扎在原地,虽是沙漠的边缘里离北最近的城郭有几天路程,而且偏离任何大路,因此杳无人迹。虽是二百多万人停留,却没有惊任何迦南的城邦。神的云柱停留在会幕之上不,已四十多天了。  

停留在原地,惴惴不安,因知道前面等待他的将是争,神把迦南应许给,但没有应许不要打仗,不要受,不要死。入迦南,就必然要和当地人争,就必然有流血,有亡。  

惴惴不安,是因在等待摩西派出的十二个探回来。他出去四十天,如果没有意外,早回来了。摩西从十二个支派中每个支派挑了一个代表,都是明伶俐,机智勇敢,体力人的好

摩西指着远处的天然路,告大致的行程,们观察各的地形地貌,人口城郭,气候土等等。  

等待中,天近黄昏,一天又快去了。开始打井水,用哪做各式晚。有眼尖的男人忽然站起来,指着北,大声:“是他!他回来了!”  确是他一起回来了。

摩西走上前去,亚伦随后,各个支派的老跟在后面,众人都了上去。十二个探子看到,神情激,他伸出手,把手里拿着的石榴,无花果,葡萄分大家品  

摩西吃完一粒葡萄,:“你看到了什么。”  环视乡亲们又忐忑的眼神,探子们说出好消息:“我四十天没有停留,从南到北,着僻静小路把各地走了个遍。

迦南真是美地,有山地,有峡谷,有平原,有湖泊,有海岸。到绿色的林,庄稼和草地,牛羊成群,鸟语花香,真的是流奶淌蜜啊。

不但如此,那地方的土也如此丰,你看,以各谷的一串葡萄有多大,我需要挂在枝上,两个人一起抬回来。你看葡萄粒多大多甜啊。”  众人听了,口水不由再次分泌出来,他一年多没有吃到水果了,都低看那枝上挂着的葡萄串,就摘下来品,果然汁多肉甜。  

摩西不声色,接着:“那里的城市和人口呢?”  探子色沉下来,七嘴八舌的  “迦南么好地方,自然很多民族住在里,亚玛力人住在南;赫人、耶布斯人、摩利人住在北山地;迦南人住在西面的海旦河沿岸。

虽然民族不同,但他的城却都高大固,刺入云端。他都人高壮,城市密集,互倚角,哨所和关卡遍地都是。我如果要攻他,真是如同以卵石。”  音落下,如深夜雨后,屋檐余留的雨滴落在石之上。

以色列人都仿佛停滞了呼吸和心跳,整个地一片沉寂。他们脸白,眼神直,紧盯着探子,等他们说下去。  

犹大支派派出的迦勒打破沉静,上前几步,众人:“乡亲们,神既然四百年前就应许始祖,既然一路从埃及走到里,既然行了么多神迹奇事,神就必定会带领们进入迦南。

随着云柱的指引,一起上前,占那地。

神必。”  摩西定睛看迦勒,不由暗自赞许。他不愧是犹大的后裔,如同子般勇猛,在关键时刻敢于担当,如同当年犹大挺身救小弟便雅  

迦勒落,瑟儿子以法支派派出的探子约书亚,也是摩西的护卫,大声道:“只要你不背叛耶和,就不必怕那地的人,我征服他必定如同囊中取物。耶和必与我同在,我害怕。”   

其他十个探子听了,住迦勒和约书亚:“你真是信口雌黄、不自量力!乡亲们,我甚至在那里看到了巨人,就是传说中的巨人。我站着,只到他肚子那么高,就如同蚱蜢一样单薄渺小。不但如此,他间经常血就无比残暴血性。

呢,只有吃哪的体力,在埃及只会放牧烧砖。我们进到那里,必定如同羊羔群...”  

众人不等听完,一片然,如同雨后初歇,突降暴雨。除了摩西,亚伦,迦勒,约书亚,没有一人不哀,没有一人不捶胸,没有一人不跌足。他支派中最勇猛,最精干,最成熟的子都这样颤抖,道他其他人能改局面

回想去一年多吃的种种苦,想象着前面的刀光血影,他看着摩西,亚伦,迦勒,约书亚,不由愤懑满胸,够了,真的够了!了他四个的雄心,我们难道都要陪上性命  夜色悄然降,人回到篷,却没有人睡去。

们盘算着,思考着。天明之前,他一定要想出策!